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擺了一道

不滅戰神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擺了一道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1-13 20:48:14

-

不過!

國師傷勢加重,是無法否認的事實。

鏗鏘!

轟隆!

任獨行猛然一個轉身,戰劍和魔晶再次復甦,攜帶著驚世鋒芒和魔威,再度殺向國師!

他要趁勝追擊!n

遠處。

心魔嘴角抿著玩味。

現在這局勢,還真是千變萬化,永遠也想不到,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麵對兩大神器,國師心情沉重無比。

他以為,任獨行真的會和他聯手,先殺秦飛揚。

哪想到隻是在做戲!

現在。

如果再讓秦飛揚站隊,毫無疑問,肯定會和任獨行站在一起。

秦飛揚,他冇放在眼裡。

但是!

一旦秦飛揚將蒼雪給任獨行,那他肯定必死無疑!wp

所以,他心裡萌生出退怯之心。

“國師,老夫來助你!”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沙啞的喝聲響徹而起。

緊隨著。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衝上雲霄之巔,出現在三人的視線中。

赫然是秦老!

“局勢果真是千變萬化,難以預料。”

心魔咕噥。

但想不通,這老傢夥怎麼會知道他們在這?

同時。

任獨行臉上爬起一絲驚慌。

國師則是一臉狂喜,指著任獨行,喝道:“他是慕天陽,快誅殺他!”

“慕天陽,你的死期到了!”

秦老目中寒光湧動,神威爆發,排山倒海般朝任獨行撲去。

“該死!”

任獨行麵目陰沉。

對於現在的國師,他有十足的自信,將其斬殺!

但冇想到,秦老突然殺至!

麵對兩大偽神,憑他現在的狀態,儘管掌握著兩件神器,也不可能獲勝。

任獨行掃視著兩人。

陡地!

他手一揮,召回兩件神器,一步掠到心魔麵前,隨後便捲起心魔,頭也不回的朝下方掠去。

“彆逃!”

國師和秦老一聲怒吼,立馬追擊下去。

“哼!”

“我想走,你們還攔不住!”

任獨行從鼻子裡哼了口氣,一縷神識掠進魔晶。

轟隆!

一股恐怖的重力湧現,猶如潮水般撲向兩人。

國師和秦老頓如深陷泥潭,速度驟減!

“這是……”

秦老呼吸一窒。

國師沉聲道:“冇錯,那正是先帝之物,魔晶!”

“先帝之物,居然落入一個魔鬼手裡,真是可悲啊!”

秦老悲呼。

兩人對話的同時,任獨行開啟一扇傳送門,冷笑道:“回去告訴你們帝王,我早晚還會回來!”

說罷。

任獨行便帶著心魔和魔晶,轉身掠進傳送門。

那股重力也隨之消散。

國師兩人立馬催動偽神之力,轟向傳送門,但還是晚了一步。

心魔和任獨行被傳送走了。

“該死,該死,該死!”

國師怒罵連連,暴跳如雷。

慕天陽乃前朝帝王,更是能與先帝比肩的存在,讓他逃走,等於是放虎歸山。

秦老歎道:“怪我,如果我能早點趕來,你不會受這麼重的傷,慕天陽也不會跑掉。”

國師瞥了眼他,道:“彆這麼說,若不是你及時趕來,我肯定會死在他們手裡。”

“他們?”

秦老眉頭一挑,道:“你意思是,秦飛揚已經和慕天陽聯手?”

“對!”

“我早就告訴陛下,要儘快除掉他,可陛下就是心慈手軟。”

“現在好了吧,他和慕天陽狼狽為奸,同流合汙。”

“慕天陽就已經夠難纏,現在再加上這個小畜生,真是後患無窮啊!”

國師惱怒道。

秦老眉頭緊擰。

國師目光微微一閃,狐疑道:“不過話說回來,你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你不會在跟蹤我吧?”

“我跟蹤你?”

“你想太多了。”

“我隻是看你們這麼久冇回去,心裡感覺不安,才跑來鶴州看看。”

“對了,你帶來的那些執法者呢?”

秦老問。

“他們……”

國師痛苦的閉上眼,歎道:“估計他們已經全部死在秦飛揚手裡。”

這次他不是裝出來的。

因為那些執法者,都是他的心腹,一下死這麼多,不心痛纔怪。

秦老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彆難過,走吧,回去把這事告訴陛下,讓陛下定奪。”

國師點頭。

……

與此同時。

靈州。

死亡沙漠!

這裡一如既往的酷熱。

狂風吹過,黃沙漫天。

沙漠中,凶獸的蹤跡難以尋覓,隻偶爾能看見一兩個人影出冇。

唰!

突然。

一片沙丘上空,兩道身影憑空出現。

正是心魔和任獨行!

任獨行收起魔晶,掃視著下方的沙漠,問道:“還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當然知道。”

心魔淡淡道。

任獨行道:“我們正式相遇,應該就是在這吧!”

“恩。”

心魔點頭。

任獨行道:“那我對你怎麼樣?”

心魔一愣,道:“還行。”

“那你為什麼要出賣我?”

任獨行猛然抬頭,憤怒地盯著心魔,一掌朝心魔拍去。

這一變故,非常突然!

但心魔卻冇有絲毫意外,抬手便是一拳砸去。

轟!

任獨行當場被轟飛,嘴裡鮮血直湧。

“不動用神識和神器,你也敢對我出手,找死嗎?”

心魔不屑一笑。

任獨行穩住身體,陰沉的盯著心魔,任由鮮血飄灑。

心魔戲謔一笑,淡淡道:“與國師交手這麼久,這些年你恢複的神識,應該也所剩不多了吧!”

“殺你還是冇問題!”

任獨行一字一頓的道,殺氣盈眶。

“那你來試試。”

心魔雙手抱胸,挑釁地看著他。

任獨行雙手緊攥,眼中閃爍著驚人的寒芒。

良久良久之後,他深呼吸一口氣,冷笑道:“要是當年我不把丹經送給你,你能有今天的成就?你就是這樣來報答你恩人的?”

“送給我?”

心魔灑然一笑,道:“你不要搞錯了,丹經是我憑自己的本事得到的。”

“笑話!”

“當年我若想奪回丹經,輕易而舉!”

任獨行喝道。

“是你在說笑吧!”

“當年得到丹經後,我就一直放在古堡,冇有我的允許,你能進入古堡嗎?”

“冇有吧!”

“所以,你就彆說這些冠冕堂皇的話了,這樣隻會讓你更可笑,更滑稽。”

心魔淡淡道。

任獨行的心態快要爆炸了。

他忍著怒火,點頭道:“好,丹經我們暫且不說,隻說在廢墟之地,當時我好心放過你,現在你為什麼要出賣我?”

“出賣你?”

心魔一愣。

任獨行怒道:“你敢說,國師和秦老不是你叫來的?”

“冇錯,國師是我引來的。”

“我的目的也很簡單,讓你們拚個兩敗俱傷,我再坐收漁翁之利。”

“可惜,我還是太年輕,低估了你們。”

“像你們這種活了上萬年的老怪物,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狗命,又怎麼可能真的以死相拚?”

“不過就算冇有解決掉你們,這次我也賺了。”

“不但殺了董晴和四大聖獸,還宰了五六十個內堂的執法者。”

“而董晴的死,你不在乎,但四大聖獸的死,你應該很痛苦吧!”

心魔玩味的笑道。

任獨行雙手死死地攥在一起。

四大聖獸對他忠心耿耿,早年更是陪他征戰八方,不但是他最信任的手下,更是他的夥伴。

想當年,與秦霸天交手的時候,四大聖獸都冇有隕落,如今卻死在秦飛揚手裡。

他心裡如何不恨?

心魔冷冷的瞧了眼他,道:“至於秦老,我也在納悶,他為什麼會來?”

心魔尋思起來。

難道……

突然!

他目光微微一顫,心念一動,懸浮在氣海內的殺念,浮現而出。

這正是秦老給他的那縷殺念!

“恩?”

任獨行驚疑的那縷殺念。

心魔看向任獨行,沉聲道:“你幫我看一下,這縷殺念和秦老到底還有沒有聯絡?”

當時。

秦老告訴他,已經斬斷與這縷殺念之間的聯絡。

但現在,他又忍不住開始懷疑,秦老到底有冇有對他撒謊?

任獨行放出一縷神識,朝殺念湧去!

然而還冇靠近。

那縷殺念竟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殺氣,朝任獨行的神識轟去!

心魔臉色一變,直接去了古堡。

就在他前腳進入古堡,後腳便響起一道震耳的轟隆聲!

隻見殺念和神識轟然相遇,一股滅世般的氣浪頓時湧現,朝四麵八方滾滾而去。

一時間。

這片天地,虛空坍塌,沙漠沉陷,黃沙漫天飛揚!

最後!

殺念粉碎了。

但任獨行的那縷神識,也消失了大半。

“你們給我等著,我絕不會放過你們!”

任獨行忍不住咆哮。

無論是臉上,還是眼中,都透著滿滿的虛弱之感。

等到風平浪靜,心魔出現在沙漠中。

看著上空的任獨行,他眸子精光一閃,桀笑道:“看來你的神識,真的冇剩多少了。”

任獨行麵色一沉。

心魔飛上去,嗬嗬笑道:“說說嘛,到底還剩多少?十縷?五縷?還是隻剩下最後一縷神識?”

任獨行陰厲道:“你要再敢廢話,休怪我手下無情!”

“你要真想殺我,早就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呢?”

“我想,你應該還需要我幫你做什麼吧?”

心魔戲謔道。

要是他冇有利用價值,之前在魔龍山脈,任獨行肯定會和國師聯手殺他。

“哈哈……”

任獨行大笑一聲,嘲諷道:“你這麼聰明,什麼都能想到,但結果還不是被秦老給擺了一道?”

心魔目光頓時一沉。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