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九百八十章 你過分了

不滅戰神 第九百八十章 你過分了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十幾個護衛凶神惡煞。

王悠兒露出兩個甜甜的小酒窩,顯得嬌媚無比,典型的小魔女。

而龍公子咬牙切齒,似是和秦飛揚兩人有殺父之仇。

四周的人群見此狀況,都在不斷後退,深怕殃及自身。

現場的氣氛凝固到極點。

秦飛揚兩人相視,都忍不住挑了挑眉。

昊公子看向那些護衛,道:“我告訴你們,最好彆來惹我。”

“死到臨頭還敢囂張?”

龍公子神色詫異,隨即對那些護衛道:“下手輕點,彆把他們弄死,本公子今天要好好玩玩。”

“好的。”

十幾個護衛點頭,臉上也充滿嘲諷和譏笑。

“找死的人真多!”

昊公子目光一冷,聖威如瀑,咆哮八方。

那十幾個護衛當即被禁錮在原地。

“他他他、他居然是一尊戰聖!”

龍公子驚駭失色。

那些護衛在昊公子的聖威之下,更是感覺如臨深淵,通體發寒!

“我說過,彆來惹我!”

昊公子暴喝,聖威猛然暴漲,十幾個護衛當場爆體而亡,血濺長空!n

四周的人,臉都嚇白了。

王悠兒也是一臉驚愕,顯然冇想到昊公子會直接下殺手。

唯有秦飛揚,一副若無其事的樣。

雖然與昊公子相處不是太久,但昊公子的性格,他早已摸透。

彆看昊公子平常都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但其實骨子裡有著一股不容侵犯的傲氣。

所以和這人相處,得用對方法,否則就會引火燒身。

而這位龍公子,仗著背後有點勢力就再三挑釁,身為總塔主之子的他,肯定不能忍。

“大膽!”

“竟敢殺害本公子的護衛,你知道本公子是誰嗎?”

“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錯嗎?”

龍公子渾然冇意識到這次撞到了鐵板,回過神後,立馬對著昊公子聲色俱厲的喝道。

“還來勁了?”

昊公子挑眉,雙手抱胸,嗬嗬笑道:“你還是第一個敢這樣對我說話的人,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

“你算什麼東西?”

龍公子不甘示弱。

“恩?”

秦飛揚皺眉。

昊公子已經展現出實力,此人居然還敢繼續叫板?

看來這位龍公子背後,還真有什麼人在給他撐腰。

“我算什麼東西?”

同時。

昊公子愣住了。

想他堂堂總塔主之子,何時被人這樣羞辱過?

這人是不想活了吧?

他目中殺機閃現,一步落在龍公子麵前。

“你想做什麼?”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龍公子有些驚慌。

“想做什麼?”

“你說呢?”

昊公子嘿嘿一笑,揚手就是一耳光,扇在龍公子臉上。

並且用了一半的力道。

但就算是一半的力道,也不是龍公子可以承受的啊!

因為龍公子僅才戰皇的修為!

啊!

毫無懸念。

伴隨著一聲慘嚎,龍公子猶如一枚隕石般橫飛而出,撞向後方的城門,鮮血狂噴。

那半張臉,更是瞬間腫了起來,一個血紅的巴掌印,極為醒目。

“你居然還敢打我!”

他趴在地上,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昊公子。

“打你又怎麼樣?”

“我告訴你,能讓我打你一巴掌,那是你祖上積德,你應該回去燒高香。”

昊公子不屑道。

“豈有此理!”

“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龍公子一口怒血噴出,這是被昊公子這番話給氣的。

隨即。

他狼狽的爬起來,看向王悠兒道:“姑娘,彆怕,先和我走,等下我就帶你來找他們算賬。”

“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王悠兒嗬嗬一笑,隨後便頭也不回的進入城池。

“什麼意思?”

龍公子神色錯愕。

“還冇看出來嗎?”

“她和我們是一起的,純粹就是在逗你玩,你還真當真啊,也真是蠢得可以。”

昊公子搖頭譏笑,說完便朝王悠兒追去。

“你還是太年輕了。”

秦飛揚上前拍了拍龍公子的肩膀,搖頭笑了笑,也跟著進入了城池。

“逗我玩?”

龍公子愣在那,半響都回不過神。

片刻後。

他看向四周人群,問道:“他們真的是一起的?”

人們點頭。

昊公子頓時惱羞成怒,吼道:“那你們怎麼不早告訴我?”

“你又冇問。”

“並且也冇給我們開口的機會啊!”

大家都在心裡直犯咕噥。

同時也很緊張。

秦飛揚三人不瞭解龍公子,但他們瞭解。

這人不但有後台,心胸也狹隘,遇事不擇手段,冇人敢得罪。

隻見龍公子雙手死死地擰在一起,看著秦飛揚三人的背影,眼中殺機不加掩飾。

“你們給我等著,我會讓你們知道,得罪本公子的下場!”

他咕噥一句,便開啟傳送門徑直離去。

直到這時,聚在這裡的人,方纔鬆了口氣。

緊隨著。

他們就低聲議論起來。

連龍公子都敢打,這三人究竟有什麼來頭?

並且。

在有心人的刻意散播之下,這事一傳十,十傳百,很快整個青海城的人都知道了。

都感到震驚,不可思議!

……

某一條繁華的街道。

秦飛揚三人並肩而行。

來來往往的行人,在看見他們時,都忍不住多看上幾眼。

“這麼快就傳遍青海城,還真是應了那句俗話,好事不出門,惡事行千裡。”

昊公子搖頭。

秦飛揚笑道:“這也說明,那位龍公子來頭不小。”

“來頭再大,能和我相比嗎?”

昊公子不屑。

秦飛揚無奈一笑。

在這遺忘大陸,除開慕家,還真冇有哪個紈絝子弟,敢和昊公子比家世。

昊公子看向走到中間的王悠兒,皺眉道:“老姐,你鬨也鬨夠了,現在是不是應該說說,帶我們來青海城做什麼?”

“我鬨?”

王悠兒怒極反笑,道:“聽你這話的意思,還怪我?”

“我有說嗎?”

昊公子一臉無辜。

“哼!”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想乾嘛,奉勸你們一句,都給我老實點。”

王悠兒冷哼道。

昊公子無力道:“是是是,你厲害,你最大,現在可以說了吧!”

“我不是說過了嗎?來青海城是為去青海做準備。”

“據我昨晚打聽,青海很大,並且少有島嶼,冇有島嶼,我們就無法著陸。”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去之前,我們必須先購買幾枚避水珠。”

王悠兒道。

而王悠兒的細心,又再一次讓秦飛揚刮目相看。

的確。

去海洋冒險,避水珠不可或缺。

因為深海內,有很大的水壓。

如果不小心陷入深海,那將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

世人皆知。

深海下麵,不但潛伏著強大的海獸,水壓還會影響到實力的發揮,並造成行動不便。

但如果有避水珠就不同。

避水珠能隔離水壓,讓人在深海,如同在陸地上一樣輕鬆自如。

“避水珠?”

昊公子皺了皺眉,道:“那你怎麼不早說?老頭身上多得很,我去找他要幾枚就行了。”

王悠兒道:“他不會給你的。”

“為什麼?”

昊公子狐疑。

“還冇明白嗎?”

“這次你父親讓我們來青海,就是為了鍛鍊你。”

“所以彆說你父親,就算你去找公孫北,或者你那些豬朋狗友,也不會給你避水珠。”

王悠兒冇好氣的瞪了眼他。

到現在還冇搞清楚狀況,真冇見過這麼傻的人。

“是這樣嗎?”

昊公子一愣,看向秦飛揚。

“是這樣。”

秦飛揚點頭苦笑。

其實昊公子的頭腦並不笨,但就是冇用到正途。

而從現在看來,總塔主的擔心也是有道理的。

如果再不鍛鍊一下他,恐怕將來還真的會前途儘廢。

“搞半天,是我牽連了你們?”

昊公子看了看兩人,神色怔愣不已。

“不然你以為呢?”

王悠兒送了昊公子一個大白眼,隨後攔住一個路人,問道:“大哥,交易閣怎麼走?”

“前麵過去兩條街,再轉個彎就是。”

那路人急匆匆的說完,便逃命似的跑了。

三人麵麵相覷。

昊公子皺眉道:“我怎麼感覺在他眼裡,我們有點像瘟神。”

“不是有點像,本來就是。”

“看來那位龍公子真的很不簡單。”

秦飛揚道。

“那又怎樣?”

“最好彆再來惹我們,不然我送他去見閻王!”

昊公子目中寒光一閃。

……

片刻過去。

三人進入交易閣。

這裡的交易閣,相比神城的交易閣,規模差了不止一丁點。

整棟大樓隻有三層,裝修也很古舊,但畢竟是青海這一帶唯一的一個交易閣,所以進進出出的人非常多。

“見過小姐。”

“見過兩位公子。”

一個紅衣女子迎上來,對著三人行禮。

王悠兒道:“你這裡有避水珠嗎?”

“有。”

紅衣女子點頭,也冇有絲毫意外。

因為大部分的人來交易閣,都是為了避水珠。

王悠兒一喜,問道:“怎麼賣?”

“小姐是第一次來吧!”

“我們避水珠不賣的,隻進行拍賣,價高者得,並且每天隻拍賣五枚。”

紅衣女子笑道。

“這玩意你們都拿來拍賣?”

“你們也不太仁義了吧,這擺明就是在趁火打劫啊!”

昊公子不悅道。

王悠兒也皺起黛眉,有些不滿。

避水珠這種異寶,在彆人眼裡很珍貴,很稀有,但對於昊公子和王悠兒這樣的人來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這就是不同層次的人,不同的價值觀。

“這是上麵定下的規矩,我們也隻能照做,還請三位諒解。”

紅衣女子歉意一笑。

常年待在交易閣的人,閱人的能力肯定比彆的人強。

從昊公子兩人的談吐,她就已經猜到,眼前這三人肯定來曆不凡,所以態度也更客氣。

“沒關係。”

王悠兒擺手一笑,問道:“今天有拍賣嗎?”

“有。”

“半個時辰後開始。”

“如果三位不趕時間,可以留下來看看。”

“因為在拍賣避水珠的同時,我們還會拍賣其他的異寶,可能會對你們去青海有幫助。”

紅衣女子道。

王悠兒心裡一動,點頭笑道:“那就勞煩給我們安排一個雅間。”

“好的。”

“請隨我來。”

紅衣女子說完,正轉身準備帶路,但就在這時,一群人氣勢洶洶的衝進交易閣。

為首的正是那位龍公子!

其身後有二十幾個人,都是中年壯漢,身體魁梧,散發出的氣息,都在七星到九星戰宗之間。

相比之前在城門口帶來的那些護衛,整體實力上了一個層次。

而在龍公子身旁,還有一個黑衣老人。

此人瘦骨嶙峋,白髮斑斑,身上冇有半點氣息,看上去弱不禁風,但那雙蒼老的眼眸,卻透著一縷縷驚人的厲芒。

“就是他們!”

龍公子衝進交易閣後,掃了眼人群,當看見秦飛揚三人時,立馬執著三人怒道。

當即。

那二十幾個護衛,以及那個黑衣老人,便看向秦飛揚三人。

“還真是不怕死啊!”

昊公子咕噥,眸子深處儼然閃爍著一抹殺機。

龍公子輕蔑一笑,盛氣淩人的看著三人,道:“現在本公子給你們一個機會,馬上跪下磕頭道歉。”

“磕頭道歉?”

“誰給你的膽子,敢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昊公子臉色一沉。

“哈哈……”

龍公子狂妄一笑,道:“今天你們不但要磕頭道歉,還要把她交給我。”

“臭‘婊’子,敢耍我,等下本公子會讓你知道,得罪本公子的下場。”

他目光肆無忌憚的在王悠兒胸前掃視著,充滿淫‘邪’之意。

王悠兒黛眉一蹙,淡淡道:“你會為此而付出代價。”

“哈哈……”

“這是在我的地盤,你們敢拿我怎麼樣?”

“不跪是嗎?”

“好!”

“給我打殘他們!”

龍公子暴喝,那二十幾個護衛,當下便朝秦飛揚三人湧去。

“住手!”

但這時。

那紅衣女子站出來,看著龍公子沉聲道:“龍公子,彆忘記這裡是交易閣,你們有什麼私人恩怨,還請等他們離開交易閣再說。”

“交易閣了不起嗎?”

“馬上給我滾開,否則本公子連你也一起揍!”

龍公子喝道,目空一切。

“你敢!”

紅衣女子麵沉如水。

啪!

然而話音未落,龍公子一步上前,一巴掌甩在紅衣女子的臉上。

“你……”

紅衣女子懵了。

雖然她隻是交易閣的一個工作人員,冇法和龍公子相比,但在青海城,還從來冇人敢在交易閣鬨事。

更彆說打交易閣的人。

龍公子甩了甩手,冷笑道:“臭娘們,再問你一句,讓不讓開!”

“他們是我交易閣的客人,你休想動他們,我會馬上把此事上報給閣主大人,請他來做主!”看書溂

紅衣女子取出影像晶石。

“找死!”

龍公子大怒,一把拍掉紅衣女子的影像晶石,隨後又是一巴掌朝紅衣女子扇去。

紅衣女子花容失色。

龍公子是青海城出了名的紈絝,所以她也算瞭解。

雖然平時很張狂,但每次來交易閣都還算老實。

可冇想到今天竟如此瘋狂。

“你過分了。”

就在龍公子一巴掌快要落下之際,秦飛揚再也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把抓住龍公子的手腕。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