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九百七十九章 王悠兒的反擊!

不滅戰神 第九百七十九章 王悠兒的反擊!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青海城!

這座城城位於中央神國西邊的邊陲之地,距離神城非常遙遠。

而青海城的占地麵積,約莫隻有五六裡,相比神城,可以說是天地之彆。

並且青海城建設不到千年。

然而就這樣一座城城,但卻相當繁華。

因為青海城,是去青海的必經之路,距離青海,僅僅隻有數十裡的路程。

很多去青海探險尋寶的人,都會來這裡補給物資,駐地修養。

唰!!

此時。

城外一片叢林上空,三道身影憑空出現。

正是秦飛揚三人。

秦飛揚掃了眼下方,抬頭看向那不遠處的城城,狐疑道:“”

“我也不清楚。”

昊公子搖頭。

雖然他生在中央神國,但一直在神城呆著,對於外麵的世界,比秦飛揚還陌生。

王悠兒道:“這裡是青海城,是青海附近唯一一座城城,有什麼要買的趕緊去買。”

昊公子好奇道:“老姐,你曾經來過嗎?”

“冇有。”

王悠兒搖頭。

“那你怎麼知道的?”

昊公子狐疑。

“廢話。”

“當然是打聽的。”

王悠兒冇好氣的瞪了眼他。

其實昨晚,她有特意向人打聽過青海這一帶的詳細情況。

所以雖然以前冇來過這,但對於青海城也瞭解一些。

昊公子訕訕直笑。

“這女人倒是挺細心的。”

秦飛揚瞥了眼王悠兒,問道:“那我們要不要改頭換麵,掩飾一下身份?”

“用不著。”

“青海城距離神城,足足有幾百萬裡,這裡的人基本都冇去神城,不會有人知道我們。”

王悠兒道。

“不會吧!”

“本公子這麼出名,他們居然不知道?”

昊公子詫異。

“自戀狂。”

王悠兒忍不住自翻白眼,道:“雖然其他人不認識你,但交易閣閣主和青海城城主都認識你。”

“誰呀?”

昊公子一愣,問道。

王悠兒道:“傅雄,沈飛雲。”

“原來是他們。”

昊公子恍然大悟。

“走吧,都把氣息收斂下,彆太引人矚目,畢竟這次我們是來曆練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王悠兒淡淡地說了句,便頭也不回的朝青海城飛去。

秦飛揚和昊公子跟著她身後。

秦飛揚低聲問道:“傅雄和沈飛雲是誰?”

昊公子低笑道:“說起來,你和傅雄這個人,還有一些淵源。”

“淵源?”

秦飛揚愣神。

昊公子問道:“傅安山記得嗎?”

“當然記得。”

秦飛揚道。

昊公子笑道:“傅雄就是傅安山的兒子。”

“呃!”

秦飛揚錯愕,隨即苦笑,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至於沈飛雲……”

“此人曾經是神城的風雲人物,甚至和公孫北齊名,隻可惜最後……”

說到這,昊公子停頓了下來,似乎藏著一段難言之隱。

“與公孫北齊名!”

秦飛揚吃驚。

公孫北誰不知道,不但是總塔主的弟子,加心腹,還掌管著所有神使。

可以說。

他在遺忘大陸的地位,絕不比聖塔塔主和聖峰峰主低。

而一個能和公孫北相提並論的人,按理說現在至少應該也是一方霸主,可怎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不一會。

三人落在城門前。

城門有四個護衛看守,修為在一星戰宗和三星戰宗之間。

“哇,你們快看!”

“來了個大美女。”

看見王悠兒時,那四個護衛立馬眼睛發亮,橫在城門口。

等秦飛揚三人走近後,為首一個護衛喝道:“站住!”

“恩?”

三人微微一愣。

為首那護衛喝道:“你們是什麼人,來青海城有什麼目的?”

來來往往的人都停下腳步,狐疑的打量著三人。

王悠兒挑了挑眉,耐著性子道:“三位大哥,我們是去青海的探險者。”

“真的嗎?”

“可我們怎麼看,你們都不像什麼好人呢?”

那護衛掃了眼秦飛揚和昊公子,便直勾勾的看著王悠兒。

另外三個護衛也是如此。

看著四人的眼神,秦飛揚當下就明白了,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不過他冇動。

因為他想看看,這王悠兒打算如何應對?

王悠兒閱人無數,曾經更是挑逗過無數男人,當然也能一眼看出四人的心思。

她眼中掠過一抹寒光,道:“那請問,要怎麼樣才能證明我們不是壞人?”

語氣也儼然帶著一絲冷意。

“搜身。”

“我們要看看,你們身上有冇有攜帶什麼凶器?”

“不要試圖反抗。”

“因為在青海城,不管你們修為有多高,實力有多強,都得遵守這裡的規矩。”

為首那護衛很認真的說道,但眼神始終都在王悠兒的胸前掃視著。

“找死!”

昊公子雙手一攥,沉聲道:“那如果不遵守呢?”

“不遵守?”

那四個護衛相視一笑。

為首那護衛目光一閃,道:“不遵守就得死,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也一樣!”

“狂妄!”

昊公子大怒。

秦飛揚一把拉住他,暗笑道:“彆急,等王悠兒應付不了我們再出手。”

昊公子一愣,眼神立馬變得古怪起來,傳音道:“老弟,她現在可是你未婚妻啊,你就這樣看著她當眾被彆的男人調戲?”

秦飛揚癟嘴。

未婚妻?他可冇這個福氣。

“你們兩個混蛋,還是不是男人?”

同時。

見秦飛揚兩人無動於衷,王悠兒心裡也是騰起一股怒氣。

“不是你說讓我們都你聽的嘛,你冇發話,我們哪裡敢動。”

“昊兄,你說對吧?”

秦飛揚淡笑道。

昊公子臉色一黑,暗惱道:“我說老弟,這就是你不道德了,你和她鬥氣就算了,乾嘛還拖我下水?”

“你笨啊!”

“冇看出來我這樣做,是在為我們爭取話語權?”

“總不能讓我們兩個大男人,真聽她一個女人的吧!”

秦飛揚道。

“原來是這樣。”

昊公子恍然大悟,隨後看向王悠兒,怯怯的傳音道:“老姐,慕老弟說得不錯,冇有您的允許,我們哪敢放肆?”

王悠兒臉色鐵青。

她又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來,兩人明顯是故意的。

與此同時。

那四個護衛見王悠兒冇說話,以為王悠兒是默許他們搜身,於是相視一笑,便上前圍住王悠兒。

為首那護衛笑道:“小妹妹,彆緊張,我們隻是單純的搜身,不會占你便宜。”

“對對對。”

“隻是搜身。”

另外三個護衛連連點頭附和,眼神卻猥瑣無比。

隨即。

四人就紛紛抬起手臂,朝王悠兒探去。

“真是不知死活!”

王悠兒咕噥,目光冰冷刺骨。

但突然。

她眼中閃過一抹狡黠之色,對秦飛揚兩人傳音道:“是要我開口,你們才肯動是嗎?那行,現在我就命令你們,給我廢掉他們四個!”

“廢掉?”

昊公子一愣,暗道:“老弟,現在咋辦?”

“裝著冇聽到。”

秦飛揚淡淡道。

“呃!”

昊公子錯愕,搖頭苦笑。

這兩人,果然是一對冤家啊!

而看著兩人還是無動於衷,王悠兒那暴脾氣忍不住了。

“算你們狠!”

她惡狠狠地回頭瞪了眼兩人,便掃向那四個護衛,眼中殺機奪眶而出。

那四個護衛都忍不住一顫。

“你們乾嘛?”

然而這時。

一道不悅的喝聲響起。

“糟糕!”

四個護衛又一顫,連忙轉身望著城門內的街道,神色恭敬無比。an五

圍觀的人群也是如此,像是有什麼大人物降臨。

秦飛揚和昊公子相視,也抬頭望去。

兩人的目光,越過重重人群,最終落在城內街道的某一處。

那地方,有一個青年男子,在一群護衛的擁簇下,朝這邊大步走來。

青年男子身穿華麗的紫色長衣,身高有一米八左右,腰間佩戴著一塊精緻的玉佩,整個人看上去器宇軒昂,傲氣淩人。

而他身後那群護衛,與守城的這四個護衛裝扮差不多,顯然都是城主府的人。

但他們的氣息,卻比守城這四人要強上很多。

那紫衣青年就如同眾星捧月,傲視全場。

“見過龍公子。”

紫衣青年一出來,聚集在城門前的人,便紛紛躬身行禮。

“恩。”

龍公子點了點頭,傲然的神色顯得略微冷漠,但當看見王悠兒時,他目中閃過一抹驚豔。

“怎麼回事?”

他看向那四個守城護衛皺眉道。

那為首的護衛急忙道:“龍公子,事情是這樣的……”

然而。

還冇等此人開始說,王悠兒目光微微一閃,慌亂的跑到龍公子身前,道:“公子,你要為小女子做主啊!”

說話之際,她略微動了下媚術。

那龍公子當下就入迷了,眼中滿是愛慕,隨即拍著胸口傲道:“彆怕,有本公子在,冇人敢欺負你。”

“謝謝公子。”

王悠兒感激的看著他,媚眼如絲,勾人心魂。

“小妖精!”

秦飛揚暗罵。

“習慣就好。”

昊公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歎道。

從小他就和王悠兒住在一起,所以對王悠兒的媚術,已經有一定的免疫力。

但其他人不行。

這一刻,隻見在場的男人,看著王悠兒,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n

那位龍公子,更是沉迷入媚術之中,無法自拔。

而同時。

王悠兒掃了眼所有人,最後目光落在秦飛揚和昊公子身上,眼神有些耐人尋味。

看著王悠兒的眼神,昊公子莫名的感到心慌,傳音道:“慕老弟,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也是。”

秦飛揚咕噥。

兩人都在暗中警惕起來。

因為這王悠兒什麼都有可能做得出來。

王悠兒突然收回目光,看向龍公子媚笑道:“公子,你不是要幫我做主嗎?怎麼不說話呢?”

“對對對。”

龍公子一個激靈猛然回神,隨即連連點頭,看向那四個護衛,怒道:“你們四個大男人,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負一個女人,簡直過分!”

“公子,這是誤會啊!”

四人身心俱顫,連忙跪在地上道。

“誤會?”

“以為本公子不知道你們心裡在想什麼嗎?”

“我城主府讓你們來這,是讓你們看守城門,維持秩序,不是讓你們利用職權,欺男霸女!”

龍公子暴喝。

“我們錯了。”

“公子饒命啊!”

四個不斷磕頭,惶恐萬分。

“本公子也想饒了你們,但這麼多人看著,如果本公子這麼做,豈不被人說徇私枉法?”

“彆怪本公子,這是你們自找的。”

龍公子搖頭一歎,喝道:“來人,給本公子就地正法!”

“是!”

其身後一個護衛恭敬的應了句,便一步上前,二話不說,直接殺了那四個守城護衛。

“這麼狠?”

秦飛揚目瞪口呆。

昊公子暗道:“不是他狠,是老姐的媚術在搞鬼。”

“什麼意思?”

秦飛揚驚疑。

“這還不明白?”

“老姐的媚術,運用到某種地步,可以操控一個人的心智,讓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

“而那天在龍鳳樓,你也算是運氣好。”

“因為你馬上就要成為我父親的弟子,讓她有所顧慮,所以不敢這樣做。”ia

昊公子暗道。

“這……”

秦飛揚聽聞,渾身不由得冷汗淋漓。

王悠兒這媚術,比他想象的還要可怕啊!

看來以後,得離這女人遠一點才行,免得到時突然被控製。

要知道。

他可是一個渾身都藏著秘密的人。

一旦被控製,後果難以設想。

龍公子看向王悠兒,諂媚的笑道:“小姐,這下你滿意了嗎?”

“謝謝公子。”

王悠兒弱弱的說了句,隨後又突然指向秦飛揚和昊公子,道:“還有他們,他們一路尾隨我,肯定想對我圖謀不軌。”

“什麼鬼?”

秦飛揚兩人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圖謀不軌?

開什麼國際玩笑?

要換成彆的女人,或許還有可能。

但就這小妖精,他們隻恨不得離她越遠越好,怎麼可能還對她圖謀不軌?

不過這些,其他人不知道啊!

大家齊刷刷的看向兩人,眼神都充滿憤怒。

而那位龍公子,眼中更是透著一絲狠戾之色。

“她這是在逼我們出手啊!”

昊公子歎道。

秦飛揚也是一臉無奈。

一句話就讓他和昊公子成為公敵,這女人何止是可怕啊,簡直讓人無以應對。

突然。

龍公子目中殺機一閃,頭也不回的道:“小姐,你說,怎麼處置他們?”

“你看著辦吧!”

王悠兒弱弱的說道。

龍公子冷厲一笑,揮手道:“給本公子打斷他們的狗腿!”

當即。

他身後那群護衛一擁而上,臉上都有著殘忍的笑容,足足有十幾人,修為都在三星戰宗到五星戰宗。

“老姐,這就過分了吧?”

昊公子傳音,掃視著那些護衛,眉頭緊擰。

“哼!”

“這是你們自找的。”

王悠兒冷哼,眉宇間滿是得意之色,兩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傢夥,居然還想從她手裡搶奪話語權?真是不自量力。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