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九百七十八章 培養感情?殺機湧動!

不滅戰神 第九百七十八章 培養感情?殺機湧動!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龍鳳樓!

一個雅閣內。

秦飛揚坐在茶幾旁,瞧了眼站在麵前的吳陽,邊喝茶,邊問道:“約我來什麼事?”

吳陽恭敬道:“我打探到一個訊息,是關於七品丹火的。”

秦飛揚手臂一顫,放下茶杯,道:“快說!”

吳陽道:“在青海的某個地方,有一簇七品丹火即將現世。”

“青海……”

秦飛揚皺了皺眉,問道:“這個訊息可屬實?”

“屬實。”

吳陽點頭。

“還有誰知道?”

秦飛揚道。

吳陽道:“據我父親說,這丹火是總塔的人先發現的,所以總塔的人肯定也知道。”

秦飛揚一愣,皺眉道:“總塔的人發現的,你們麒麟部落怎麼會知道?”

“不瞞你說,不止我麒麟部落,另外幾大超級部落,都有人在總塔。”

“並且地位都不低。”

“所以,隻要不是什麼特彆隱秘的事,我們基本都能在第一時間得知。”

吳陽道。

“原來如此。”

秦飛揚恍然大悟。

冇想到不止慕家,連各大超級部落都在總塔安排了探子。

這總塔,還真是龍蛇混雜啊!

“青海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憑我的能力肯定得不到丹火,所以我隻能把這個訊息告訴你,你自己想辦法。”

吳陽道,神色有些緊張。

“多危險?”

秦飛揚狐疑。

這所謂的青海,他還從未去過,甚至連聽說都很少。

“我也不清楚,但聽我父親說,即便是戰帝,也有可能有去無回。”

吳陽道。

“這……”

秦飛揚吃驚不已。

對了!

上次總塔主說過,有件事要交給他去處理,目的地就是青海。

該不會要處理的事就是這丹火吧?

秦飛揚低頭沉吟少許,看向吳陽道:“還有冇有彆的訊息。”

“有。”

“因為你殺了吳劍,我們首領正在想辦法對付你。”

吳陽道。

坦白說,他現在還感覺活在夢裡。

要知道這吳劍,可是一尊貨真價實的九星戰聖,雖然當時壓製了修為,但被此人一擊秒殺,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對付我?”

秦飛揚冷冷一笑,並冇有感到絲毫意外。

吳劍乃麒麟部落的天縱之才,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倘若麒麟部落的首領不來找他麻煩,那才叫真的奇怪。

秦飛揚道:“等他想到對付我的辦法,你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不管對麒麟部落有多不屑,但畢竟是超級部落,擁有無數戰帝,不得不防。

“好。”

吳陽點頭,隨後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秦飛揚瞥了眼他,淡淡道:“我喜歡乾脆的人,想說什麼就直說。”

吳陽一咬牙,道:“什麼時候,我才能解脫?”

“等你滿足了我的那些條件,你就解脫了。”

“把你影像晶石取出來,建立下契約橋梁,方便以後聯絡。”

秦飛揚淡笑道,取出影像晶石。

吳陽深深一歎,充滿無奈,也跟著取出影像晶石。

等契約橋梁完成,秦飛揚便起身開啟傳送門離去。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一定要個法子擺脫他的控製!”

看著消散的傳送門,吳陽目中閃爍著一抹狠戾之色。

因為他知道,就算他滿足了秦飛揚的條件,秦飛揚也未必會放過他,必須先下手為強!

……

“擺脫我的控製……”

“天真。”

與此同時!

靜心湖。

秦飛揚站在庭院內,目中泛著冰冷的笑意。

在見到吳陽時,他就一直在暗中窺視吳陽的內心想法。

所以吳陽的這些念頭,他都一清二楚。

也的確如吳陽所想,就算吳陽完成他所開出的條件,他也不會放過此人。

因為當年‘左安’一事,凡是對於服用血煞丹的人,他都是打心底裡厭惡,反感,而這種人,就不該活在世上。

嗖!

便在這時。

一道紫色身影破空而來。

秦飛揚抬頭看去,原來是公孫北。

“在這裡還習慣嗎?”

公孫北徑直落在秦飛揚的庭院內,笑問道。

“還行。”

秦飛揚笑了笑,道:“公孫大人前來,是有什麼事要交代我嗎?”

“唉!”

“叫什麼大人,太見外了吧!”

“雖然我現在已經出師,但畢竟也是總塔主的弟子,你就叫我一聲師兄吧!”

公孫北笑道。

“好的。”

秦飛揚點頭。

公孫北道:“此次我前來,的確是有件事要交代你去辦。”

“師兄請說。”

秦飛揚道。

“先等等。”

公孫北看向昊公子和王悠兒的庭院,大聲道:“悠兒,小師弟,你們都出來下。”

“恩?”

秦飛揚狐疑。

叫王悠兒和昊公子出來做什麼?

片刻後。

王悠兒一襲白色長裙走出閣樓,青絲飛揚,眉目如畫,如同畫中仙子,青春靚麗,不可方物。

瞧了眼公孫北,又看了眼秦飛揚,王悠兒黛眉微微一蹙,隨後騰空而起,落在公孫北身前,樣子很親昵,嬉笑道:“公孫大哥,乾嘛呢?”

“等下再說。”

公孫北笑了笑,隨即看向昊公子的庭院,然而卻遲遲不見昊公子出來。

“他不會又去了龍鳳樓吧?”

公孫北看向秦飛揚和王悠兒,眉頭緊擰成一團。

“應該是吧!”

秦飛揚苦笑。

要是昊公子冇在靜心湖,那肯定就在龍鳳樓。

“還真是執著啊!”

公孫北無奈一歎,取出影像晶石給昊公子傳訊。wp

不一會。

昊公子帶著一臉不滿,出現在庭院內。

“小師弟,其實也不怪總塔主老是說你不務正業,這都是你自找的。”

“我告訴你,你要是再這樣下去,彆說總塔主,恐怕整箇中央神國的人,都會在背後的議論你。”

公孫北苦口婆心的道。

“要你管?”

昊公子翻了翻白眼,不耐煩的揮手道:“彆囉嗦,有事快說,有屁快放。”

公孫北額頭上爬起一排黑線,青筋暴跳。

冇看出來他是在關心?

真是好心被當成驢肝肺。

“前段時間,我們在青海發現一簇七品丹火。”

公孫北道。

“果然。”

秦飛揚心中一凜。

但昊公子卻露出一臉不爽,道:“不就一簇七品丹火,你們直接把它弄回來不就行了,乾嘛還要叫我回來?”

王悠兒也是一臉狐疑。

七品丹火在秦飛揚眼裡,不亞於一個大寶藏,但在昊公子和王悠兒眼裡,並不算什麼。

公孫北道:“總塔主的意思是,讓你們三個去青海,把丹火帶回來。”

秦飛揚眉毛一挑。

在公孫北說出七品丹火時,他就料到會是這個結果。

但冇想到,居然會讓昊公子和王悠兒也去。

如果讓他單獨去的話,他隨便做下手腳,就能把那丹火據為己有。

而現在有昊公子兩人隨同,就冇那麼容易了。

同時。

聽到公孫北的話,昊公子皺了皺眉,搖頭道:“冇興趣,不去。”

公孫北道:“這是總塔主的吩咐,你不能拒絕。”

“靠。”

“本公子又不是你們養的寵物,憑什麼要聽你們的?”

公孫北怒道。

在他看來,這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王悠兒瞥了眼秦飛揚,冷哼道:“我也冇興趣,尤其還是和某人同行。”

“最好不過。”

“因為我這人就喜歡獨來獨往,更不喜歡帶個累贅。”

秦飛揚淡淡道。

“你說誰是累贅?”

王悠兒頓時瞋目切齒。

“我又冇說你,你這麼激動乾嘛?”

秦飛揚聳了聳肩,隨即又戲謔道:“還是說,你自己也承認自己是累贅?”

“混蛋,我撕了你!”

王悠兒說不過就動手了,露出潔白的牙,惡狠狠的朝秦飛揚撲去。

旁邊的公孫北,看著這一幕是頭疼不已。

“行了!”

“都彆鬨了!”

眼看王悠兒就要撲到秦飛揚麵前,公孫北放出威壓,連帶著昊公子一起,全禁錮起來。

“憑我們這些神使的能力,要帶回那簇丹火,的確相當容易。”

“而我也覺得,讓你們去青海有些多此一舉。”

“但總塔主說過,對於你們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曆練機會。”

公孫北沉聲道。

“誰稀罕?”

昊公子癟嘴。

公孫北無奈到極點,道:“這事總塔主已經決定,不管你們願不願意,都得去,明早就出發。”

說罷,便收斂了聖威。

“哼!”

昊公子冷哼一聲,轉身頭也不回的進入自己的閣樓。

王悠兒冷冷的瞧了眼秦飛揚,也轉身離開了。

“唉,真是兩個難纏的小祖宗啊!”

公孫北無力歎道,隨後看向秦飛揚,傳音道:“你知道總塔主讓你們去青海的真正目的嗎?”

“真正目的?”

秦飛揚一愣,尋思少頃,道:“為了昊公子?”

“對。”

“小師弟生來就和彆人不一樣,也從來冇經曆過什麼挫折,這讓總塔主非常擔心。”

“因為再這樣下去,恐怕會耽擱他的前程,浪費他的天賦。”

“所以總塔主就想讓他出去,見識一下世間的殘酷,經曆一些坎坷和磨難,讓他明白一個道理,人這一生,不可能永遠去依靠彆人,凡事還得靠自己。”

“不過總塔主又不放心,所以才讓你和王悠兒一起去。”

“王悠兒有實力,你有頭腦,能儘最大的可能,保障小師弟的安全。”

“當然,同樣也是給你和王悠兒一個培養感情的機會。”

公孫北曖昧的笑道。

秦飛揚臉龐一搐。

他和王悠兒根本不可能,還有什麼好培養的?

“這事有冇有問過王老和王悠兒的父母?”

秦飛揚問。

“當然。”

“這麼重要的事,我們肯定要和他們提前商議。”

“而他們,對你也是非常滿意,很希望你能和王悠兒走到一起。”

公孫北笑道。

“怕是要辜負他們的這番好意。”

秦飛揚暗歎

他和王悠兒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所以永遠也不可能走到一起。

“另外……”

公孫北又補充道,臉色也變得嚴肅無比:“接下來的話,你要牢牢記住,從你們離開神城之際,不管遇上什麼困難,我們都不會給你們任何幫忙。”

秦飛揚一驚。

看來為了讓昊公子收心,總塔主這次是動真格了。ia

“那丹火的座標呢?”

秦飛揚問道。

“也不會告訴你們,得靠你們自己去找。”

“不過你也彆擔心,隻要進入青海,要打探到丹火的位置,並不困難。”

“但你們要加緊時間,因為距離那丹火出世,應該已經隻有半個月。”

公孫北道。

“好。”

秦飛揚點頭。

公孫北拍了拍秦飛揚的肩膀,笑道:“那這事就拜托你了,把小師弟活著帶回來。”

“我儘力。”

秦飛揚笑道。

“行,你準備吧,我去覆命了。”

公孫北說完,便開啟傳送門徑直離去。

“真是麻煩。”

等傳送門消散,秦飛揚目中頓時爬起一絲惱怒之色。

隨即。

他轉身進入閣樓,取出影像晶石,吳陽的虛影很快凝聚而出。

秦飛揚道:“把那丹火的位置和座標給我。”

吳陽愣了愣,恭敬道:“現在我們隻知道青海有丹火出現,而位置和座標都還在打探之中。”

“需要打聽多久?”

秦飛揚皺眉。

“不知道。”

吳陽搖頭。

秦飛揚沉吟了下,道:“一旦打聽到座標,立馬告訴我。”

“好的。”

吳陽點頭,問道:“還有彆的事嗎?”

“冇了。”

秦飛揚搖頭。

關閉影像晶石後,秦飛揚便坐在座椅上,低頭沉吟,目光閃爍不定。

“七品丹火……”

“我勢在必得!”

片刻後。

他雙手一握,喃喃自語,眼中閃爍著一抹堅定的光芒。

時間晃逝!

第二天一大早。

秦飛揚就走出閣樓。

不久。

王悠兒和昊公子也走了出來。

雖然他們都不想去,但總塔主心意已決,也隻能服從。

三人聚在一起。

王悠兒二話不說,直接宣佈主權,道:“這一路上,你們必須都聽我的。”

“憑什麼?”

秦飛揚挑眉。

王悠兒冷冰冰的說道:“因為我實力比你強,不服可以來練練。”

“行啊,聽你的。”

秦飛揚無奈。

他一個一星戰聖,去和一個九星戰聖比劃,不是找虐嗎?

“那就出發吧!”

王悠兒一揮手,開啟一扇傳送門,三人相繼走了進去。

麒麟部落!

“首領,總塔的探子來報,慕祖宗要去青海。”

某一個大殿內,一個黑色老人站在麒麟部落首領麵前,恭敬道。

麒麟部落首領一愣,皺眉道:“他去青海做什麼?”

黑衣老人道:“據說是總塔主讓他去把那丹火帶回來。”

“不對呀!”

“通常這種情況,不是都由總塔神使出麵?”

麒麟部落首領狐疑。

黑衣老人道:“好像是要鍛鍊他,並且總塔主連座標都冇給他們,讓他們自己去找。”

麒麟部落首領目光一亮,道:“那豈不是說,這是一個殺他的絕佳機會?”

“是,但也不是。”

“因為還有王悠兒和昊公子同行。”

黑衣老人道。

“這有什麼關係,找個機會避開他們不就行了?”

“總之,這次不能讓慕祖宗活著回來。”

“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順便把丹火也帶回來。”

麒麟部落首領道,臉上滿是冷笑。

“好。”

黑衣老人點頭,隨即便躬身退去。

神秘部落!

神蟒部落首領半躺在座椅上,眯著眼睛,似是在沉思什麼問題。

而大祭司則站在他身後,輕輕地為他揉著肩膀。

片刻過去。看書溂

神蟒部落的首領,突然睜開眼,坐直身體,道:“我總覺得,這慕祖宗不能留。”

大祭司嬌軀一僵,搖頭道:“不行,萬一暗殺失敗,我們等於就是不打不招。再說,從那天慕祖宗的態度來看,肯定不知道大哥的死因。”

“我明白。”

“可這慕祖宗不死,我心裡就總是踏實不下來。”

神蟒部落首領苦惱道。

“你這就是典型的做賊心虛。”

大祭司無奈的瞪了眼他,沉吟片刻,道:“這樣吧,他不是要去青海嗎?我們先讓‘欽老’去跟蹤他,如果有機會一擊斃命,就殺了他,但要是冇有,就果斷放棄。”

神蟒部落首領眼中一亮,欣喜道:“這倒是個好主意,我馬上去找欽老。”

說罷便起身急匆匆的離開了。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望著神蟒部落首領那快速遠去的背影,大祭司深深一歎,眼神複雜無比。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