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九百六十四章 情敵吳劍

不滅戰神 第九百六十四章 情敵吳劍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1-13 20:48:14

-

“抬頭看著我!”

王塑冷喝。

對於王悠兒,他平時隻有寵愛,甚至捧在手裡都怕化掉。

但此刻。

他心裡的怒火就是控製不住。

王悠兒嬌軀一顫,抬頭可憐兮兮的看著王塑。

眼裡,更是硬生生的擠出兩滴眼淚。

“彆裝可憐。”

王塑視而不見,沉聲道:“你知不知道這件事對我們的影響有多大?”

“我知道……”

王悠兒點頭,又立馬辯解道:“但爺爺,我是被逼的,都是慕祖宗那混蛋的錯。”

“被逼?”

“慕祖宗隻是一星戰聖,能逼你這個九星戰聖做出那種事?你當我傻嗎?”

“咳咳!”

王塑越說越氣,最後猛地一陣咳嗽起來。

“父親,彆生氣。”

“氣壞了身子不好。”

那紫衣婦人立刻起身,輕輕地拍著王塑的後背,同時對王悠兒使了個眼色。

王悠兒看了眼紫衣婦人,隨後低下頭,道:“爺爺,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王塑深呼吸一口氣,伸手示意紫衣婦人退下。

紫衣婦人無奈的瞧了眼王悠兒,又回到座椅上,沉默不語。

王塑打量著王悠兒片刻,突然指向那對中年夫婦,看著王悠兒道:“你的父母,在總塔都是位高權重的人,而你爺爺我,雖然老了,但也算是德高望重,現在你做出這種事,讓我們顏麵何存?”

“是啊!”

“平常我們再三告誡你,不到萬不得已,千萬彆用媚術,你怎麼就不聽呢?”

旁邊的紫衣男子也跟著歎道。

“父親,母親,爺爺,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們就原諒我吧!”

王悠兒看了眼三人,低著頭道。

其實她也很委屈。

被人占了便宜不說,回來還要挨訓,這算怎麼回事?

看著王悠兒的模樣,那紫衣婦人有些於心不忍,轉頭看向王塑,笑道:“父親,您看事情都已經發生,悠兒也已知錯,您就消消氣,彆罵她了。”

“罵她幾句你就心疼?”

“我告訴你,我還想揍她!”

“還有你們,要不是你們平時寵著她,什麼事都遷就著她,今天她敢做出這樣的事?”

王塑的怒火,又發泄到中年夫婦。

“父親,這句話就不對了。”

“平時最寵悠兒的人,不是您老人家嗎?”

“怎麼現在還反倒怪起我們來?”

紫衣婦人不滿。

“怎麼?”

“我還不能說你們是嗎?”

王塑吹鬍子瞪眼。

“能,不過……”

紫衣婦人點頭,但後麵的話還冇說出口,旁邊的紫衣男子傳音道:“冇看見老爺子正在氣頭上?少說兩句。”

紫衣婦人嘴唇動了動,最後還是選擇沉默下去。

隨後紫衣男子看向王塑,笑道:“父親,事已至此,多說也無益,還不如想想,如何來解決這個問題。”

王塑沉默片刻,指向門口,對王悠兒道:“外麵去站著。”

“快去。”

“彆再惹你爺爺生氣。”

中年夫婦也立馬暗中對王悠兒傳音。

王悠兒轉身,委屈的走了出去。

王塑大袖一拂,房門便嘭地一聲合上。

王悠兒把耳朵貼在房門上,想聽一下三人在說些什麼?

但裡麵什麼聲音都冇有。

顯然。

房間內的王塑三人,在暗中交流。

片刻後。

王塑終於走了出來,瞥向王悠兒,沉聲道:“老夫要去麵見總塔主,而從現在起,冇有我的命令,不準離開這裡半步!”

“是。”

王悠兒低著頭應道,一副乖寶寶的樣子。

“哼!”看書溂

王塑從鼻子裡哼了口氣,便化成一道流光,閃電般消失在夜空。

那對中年夫婦也相繼做了出來。

“父親,母親,你們和爺爺商量出的結果是什麼?”

王悠兒連忙看向兩人,問道。

“唉!”

兩人深深的看著王悠兒,最後發出一聲長歎,什麼都冇說,破空離去。

“怎麼能這樣嘛!”

“我纔是受害人啊,是不是得先下我的想法?”

王悠兒氣得直跺腳。

“老姐,你確定你是受害人?”

突然。

一道壞笑聲響起,隻見在那院子外麵,一個白衣青年從黑暗中走出。

正是昊公子。

“臭小子,你說什麼?”

王悠兒看向昊公子,頓時橫眉豎目。

昊公子一個閃爍,落在王悠兒旁邊,賊兮兮的笑道:“老姐,感覺怎麼樣?”

“什麼感覺?”

王悠兒一愣,問道。

昊公子道:“廢話,當然是和慕祖宗親熱的感覺。”

“你找死是不是?”

王悠兒伸出魔爪,一把揪著昊公子的耳光。

“痛痛痛!”

“快放手。”

一時間昊公子慘嚎不已。

“哼!”

王悠兒冷哼一聲,鬆開玉手,凝視著夜空,道:“這個混蛋,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唉!”

“慕老弟,你就自求多福吧!”

看著王悠兒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昊公子不由搖頭一歎,暗中咕噥一句。

“對了,你來乾什麼?”

“不要說,是專門來看我笑話的。”

王悠兒轉頭看向昊公子,眼神中的威脅絲毫不加掩飾。

“你可是我最敬愛的老姐,我怎麼可能來看你笑話?”

昊公子大義凜凜的道,其實他就來看笑話的。

“那你來乾嘛?”

王悠兒皺眉。

昊公子賊頭賊腦的掃了眼四周,低聲道:“我是來給你出謀劃策的。”

王悠兒目光一亮,道:“快說說。”

“慕祖宗這混蛋,居然敢欺負你,絕對不能輕饒。”

“所以我認為,直接乾掉他最好。”

昊公子義憤填膺的道,眼中卻有著一抹戲謔之色。

“居然敢耍我,找死!”

王悠兒頓時青筋暴跳,凶相畢露。ia

見勢不妙,昊公子果斷開溜,頭也不回的嘿嘿笑道:“老姐,這就叫惡人自有惡人磨,看你以後還敢調戲我們。”

說罷就迅速消失在夜空,留下王悠兒獨自站在門口,生著悶氣。

……

天空。

殘月高懸,月光朦朧。

嗖!

聖地某一處,坐落著一座高大的古塔。

遠遠看去,猶如一頭太古凶獸,潛伏在夜色之中。an五

這就是聖塔!

突然。

伴隨著一道破空聲,一道紫色流光,從聖塔內掠出,閃電般朝破空而去。

同時。

一塔,煉丹室。

秦飛揚盤坐在修煉室,閉目靜修。

不用摹寫六字神訣,加上紫金龍血賜予他的天賦,他的修煉速度比以前更快。

所以他不想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

何況還有兩年,神蹟就會開啟,他也冇有時間去浪費。

時間一息息過去。

咚!!

突然。

一陣敲門聲響起。

秦飛揚睜開眼,目中爬起一絲狐疑。

半夜三更誰會來找他?

他起身走到門前,打開石門,一個紫衣青年頓時進入視線。

秦飛揚瞳孔一縮。

這人身形提拔,麵如冠玉,目若星辰,濃黑的長髮披肩,猶如一把利劍般,渾身散發著一股驚人的淩厲之氣。

最關係的是這人的氣息很強,秦飛揚完全看不透。

冇等秦飛揚開口,紫衣青年便不請自入,走進煉丹室。

“閣下是?”

秦飛揚皺眉。

“關門。”

紫衣青年冇有回答,更冇有回頭看秦飛揚,無論是語氣,還是姿態,都顯得無比冷漠,傲然。

“這是我的煉丹室。”

秦飛揚眉毛一挑,冷著臉道。

隻要這人稍微有點禮貌,他都會笑臉接待,但這人太蠻橫無禮。

而對於蠻橫的人,他向來冇好臉色。

紫衣青年緩緩轉身,看著秦飛揚,淩厲的眼神咄咄逼人。

“冇事還請出去。”

秦飛揚淡淡道,視若無睹。

“果然和傳言中的一樣,桀驁不馴,盛氣淩人,不過我可不是彆人,你最好給我識趣一點,馬上關門!”

紫衣青年冷冽一笑,帶著命令的口吻。

“哈哈……”

秦飛揚笑了,道:“你以為是誰呀,在這裡對我吆三喝四?”

“那你給我聽好了。”

“我是聖塔的三大王者之一,還是聖塔塔主的親傳弟子,更是麒麟部落首領的兒子,吳劍!”

“而你這十號煉丹室,還是我用剩下的,現在你說說,我有冇有資格對你吆三喝四?”

吳劍傲然道。

秦飛揚吃驚無比。

冇想到這人的身份這麼多。

關鍵是,每一個身份都足夠嚇人啊!

聖塔王者,聖塔塔主的弟子,麒麟部落首領的兒子……

這人,可真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等等!

麒麟部落的兒子?

秦飛揚心中一凜,道:“吳曉是你什麼人?”

吳劍道:“他是我親弟弟!”

“這樣啊!”

秦飛揚恍然大悟,道:“據我所知,你親弟弟被秦飛揚所殺,既然你這麼強,乾嘛不去找秦飛揚報仇,要跑來我這裡狐假虎威?”

還是說,吳劍已經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聽到這番話,吳劍目中殺機閃爍,道:“這不需要你說,秦飛揚這個螻蟻,早晚會死在我的劍下!”

“那我就是拭目以待。”

秦飛揚嗬嗬一笑。

同時也暗中鬆了口氣。

吳劍會說出這樣的話,便足以說明,還不知道他就是秦飛揚。

秦飛揚反手關上石門,淡淡道:“說吧,找我什麼事?”

“馬上離開總塔。”

“不,是離開中央神國,永遠彆再王悠兒麵前現麵。”

吳劍道。

秦飛揚愣了愣,原來是為了王悠兒。

他打量著吳劍的眼神,發現吳劍在提到王悠兒時,眼中有著一絲愛慕之色。

他頓時明白了。

這人肯定是因為喜歡王悠兒,而當聽到他和王悠兒的傳聞,於是就把他當情敵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