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九百六十三章 王塑的怒火

不滅戰神 第九百六十三章 王塑的怒火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王者之位我的確不感興趣。”

“不過最近遇上一些麻煩事,需要調查一下。”

秦飛揚含糊道。

“麻煩事?”

裴逸一愣,道:“要幫忙嗎?”

“這倒不用。”

秦飛揚搖頭笑道。

裴逸點了點頭,看向莫風道:“你跟他說說吧!”

莫風沉吟少許,看著秦飛揚道:“總塔裡麵與吳山關係好的人很多,但特彆好的就隻有一個,你也見過,吳陽。”

“吳陽……”

秦飛揚沉吟片刻,道:“你說的可是那個當初讓我去二塔的人?”

“對,就是他。”

莫風點頭。

“這還真是巧了。”

“那行,我現在就去會會他。”

秦飛揚玩味一笑,起身拱手說了句,便轉身離開了一號煉丹室。

“裴師兄,此人不是一般的可怕啊!”

莫風去關上石門後,看向裴逸道,眼中有著深深的忌憚。

“是啊!”

“短短的一年多,就從八星戰宗突破一星戰聖,這種速度,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

裴逸歎道。

“記得他剛進入總塔的時候,我還曾看不起他,甚至還說過,你將永遠是他的靠山。”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我怎麼就這麼幼稚呢?”

莫風搖頭自嘲。

“這世上有一些人,你不能用尋常眼光去看待。”

“而這慕祖宗,就是這類人。”

裴逸道。

莫風點頭。

……

二塔!

秦飛揚冇做任何掩飾,堂而皇之的走了進去。

而但凡遇上他的人,眼神都帶著一絲畏懼。

“吳陽在哪個煉丹室?”

二塔的格局和一塔一樣,秦飛揚來到天井底部後,看向不遠處幾個弟子問道。

“二號煉丹室。”

其中一人指了下上方,怯聲怯氣的說道。

“我有這麼可怕嗎?”

秦飛揚挑了挑眉,騰空而起,閃電般落在最上麵一層。

下方的弟子也頓時低聲議論起來。

而議論的話題,無非就是秦飛揚的修為,以及成為總塔主的弟子,還有秦飛揚和王悠兒的關係。

秦飛揚自然也有捕捉到,但充耳不聞,徑直走到二號煉丹室門前。

“關係果然不一般。”

看著石門上的編號,秦飛揚眸子精光閃爍。

吳陽的煉丹天賦,他不清楚,不過實力他知道,並不怎麼樣。

所以吳陽能霸占著二號煉丹室,多半是因為吳山的關係。

咚!

秦飛揚用力敲了下石門。

時間一息息過去。

下麵聚集的人也越來越多了,各種議論聲交織在一起,讓這裡變得也噪雜無比。

轟隆!

終於。

石門開啟。

一個白衣青年站在門後,正是吳陽。

“你來做什麼?”

因為上次那件事,吳陽對秦飛揚一直都有很大的成見。

所以當看見是秦飛揚時,目光頓時陰沉下去。

而秦飛揚,卻像是冇聽見,眯著眼睛,上下打量著吳陽。

很快。

他就在吳陽身上,隱隱感受到一股熟悉的血腥之氣!

“居然也有服用血煞丹!”

他眸子深處寒光一閃,淡笑道:“怎麼?不讓我進去坐坐嗎?”

“不歡迎。”

吳陽搖頭。

“這可由不得你啊!”

秦飛揚搖頭一笑,直接推開吳陽,大步走了進去。

“你……”

吳陽正想發怒。

“我勸你,最好馬上關上石門,否則讓外麵那些人知道你的惡行,恐怕你當場就得死。”

秦飛揚頭也不回的道。

“什麼意思?”

吳陽皺了皺眉,但最終還是關上了石門。

也就在石門合上之際,秦飛揚放出聖威,直接將吳陽給禁錮。

“你做什麼?”

吳陽驚怒萬分。

秦飛揚冇有回答,一把撤掉吳陽的衣服,一個乾坤袋頓時掉在地上。

“如果我冇猜錯,這乾坤袋裡麵,應該還有血煞丹吧!”

秦飛揚嗬嗬笑道,隨後彎腰撿起乾坤袋,開始尋找。

“他他他、他怎麼會知道?”

而聽到秦飛揚的話,吳陽如遭雷擊,臉色瞬間一片煞白。

不一會。

秦飛揚就從那乾坤袋裡麵,取出幾枚血煞丹。

見狀。

吳陽徹底絕望了。

秦飛揚掃了眼那幾枚血煞丹,隨後看向吳陽,笑道:“你膽子不小啊!”

說話的同時,也收斂了聖威。

噗通!

吳陽當即便跪在地上,哀求道:“慕師弟,不不不,慕師兄,求求你,千萬彆說出去,你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

“晚了。”

“昊公子已經知道了這事。”

秦飛揚道。

“什麼?”

“連昊公子都知道了?”

吳陽麵如土灰,驚恐到極點。

“對。”

“不過目前,他隻知道吳山在服用血煞丹提升修為,還不知道你也在服用。”

秦飛揚道。

“這是好事啊!”

吳陽本能的說道。

“這的確是好事。”

“因為隻要我不說,昊公子永遠也不會知道。”

秦飛揚笑道。

“你……”

吳陽怔愣的看著秦飛揚,突然明白了過來,道:“你想讓我做什麼,才肯保守這個秘密?”

“挺聰明的。”

“第一,我要三種七品丹火。”

“第二,給我儘快查出慕家老巢的位置。”

“第三,你們麒麟部落有什麼動靜,要在第一時間告訴我。”

秦飛揚道。

“這……”

吳陽傻眼了。

第三點倒不是什麼難事,可這七品丹火和慕家的老巢,根本不可能做到嘛!

“能不能做到是你的事,我隻要結果。”

秦飛揚道。

“好吧,我儘力。”

吳陽一咬牙,點頭道。

因為他知道,他冇有選擇,隻能答應。

“那我就等你好訊息。”

“另外,去給吳山偽造一個被殺的場景。”

秦飛揚道。

“山哥死了?”

吳陽臉色驟變。

“對,我殺的。”

“隻怪他愚蠢,不自量力的跑來偷襲我。”

秦飛揚冰冷一笑,隨即雙手結印,一個奴役印瞬間出現,融入吳陽的天靈蓋。

他這麼做,是以防萬一。

等奴役印完成後,他也冇有繼續逗留,立馬開啟傳送門離去。

“連山哥都被殺了……”

吳陽好半天纔回過神,悲道:“山哥,你怎麼這麼糊塗啊,惹誰不好,偏偏去招惹這個煞星,現在好了,把我也拖下水了。”

悲傷之餘,他也不由開始怨恨起吳山。

要不是吳山當初再三慫恿,他根本不會去碰這血煞丹。

“是你讓我陷入這種處境,我也隻能對不起你了。”

片刻後。

吳陽暗中咕噥一句,開啟一扇傳送門,一步走了進去。

……

當晚深夜。n

吳陽帶著渾身的鮮血回到總塔,兩條胳膊都碎了。

並且,他還帶回來一個震驚無數人的訊息。

吳山死了。

具體的情況是,他和吳山下午前往深山狩獵,傍晚準備回來時,突然遭到一頭聖獸的偷襲,吳山當場被殺。

並且連屍體,都被聖獸給吞了。

他自己,也是好不容易纔逃回來。

而因為吳陽和吳山的關係,在得知這一訊息後,無論是總塔的人,還是麒麟部落的人,都冇有任何懷疑。

當然。

畢竟吳山是二塔王者,他的死對於麒麟部落和總塔來說,也算是一大損失,都感到憤怒和惋惜。

不過慘劇已經發生,他們也隻能接受。

也隻有秦飛揚知道,這是吳陽編出來的一個謊言。

不!

還有一個人知道。

這人就是昊公子!

總塔深處。

某一處山澗,坐落著一座精緻的彆院。

昊公子獨自一人坐在花園內,凝視著夜空,目中滿是不解。

白天秦飛揚纔跟他說過,吳山是死於白虎山脈,並且是被秦飛揚所殺,怎麼到了晚上又變了?

這其中到底隱藏著什麼?

是秦飛揚在說謊,還是吳陽在說謊?

……

同樣在總塔深處的山澗,某一個僻靜之處,也坐落著一座庭院。

此刻。

庭院內,燈火通明。

閣樓的大廳內,一個白衣老人坐在茶幾前,盯著汩汩冒泡的茶壺,雙手緊握在一起,而那蒼老的臉上也滿是怒氣。

正是王老!

而在茶幾的左右兩側,還坐著一對中年夫婦。

兩人都是中年模樣。

男的有一米八以上,不胖不瘦,穿著一件紫衣長衣,那兩條濃眉修剪得很整齊,猶如兩柄利劍一般,散發著一股淩冽之氣。

而那中年婦人,也穿著一條紫色長裙,頭上有一支華美的玉簪,高高挽起長髮,顯得雍容華貴,氣質不凡。

兩人同樣也是默默不語,臉色頗為難看。

大廳內,除了茶水沸騰的聲響,死一般的寂靜。

同時。

一個白衣女子躲在門外,不是彆人,正是王悠兒!

她探著腦袋,時不時的張望王老三人一眼,一副極為緊張的樣子。

“混賬東西!”

時間一息息過去。

突然!

王老一巴掌拍在茶幾上,沸騰的茶壺當即就被震飛了起來,滾落在地上,哢嚓一聲,摔成粉碎。

王悠兒嬌軀一顫,當即便縮回腦袋,容顏上滿是驚慌。

那中年夫婦看著王老發飆,也是有些緊張,還有些擔憂。

唰!

陡地。

王老看向門口,目光咄咄逼人,喝道:“你要在外麵站到什麼時候?還不快給我滾進來!”

“混蛋,都是被你害的。”

王悠兒暗罵一句。

暗罵的對象,自然是秦飛揚。

隨後她低著頭,戰戰兢兢的走進大廳,停在王老對麵,始終不敢抬頭。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