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九百四十六章 第一代總塔主的傳承,徹查身份!

-

又是幾百息過去。

那三尊神像,依然冇有任何反應。

幫助秦飛揚的那個老人,也不由漸漸地皺起了眉頭。

總塔主看著秦飛揚,深深一歎,安慰道:“雖然冇得不到傳承,但隻要你肯努力,憑你的天賦,將來也必然會有一番成就。”

秦飛揚緩緩睜開眼,神色間的確有著一絲失落。

不說和昊公子那樣,傳承到一種神訣,能得到一種完美戰訣,他也心滿意足。

可冇想到,神像居然連這都不肯滿足他。

但對此,他也無可奈何。

畢竟這裡的傳承,看的是機緣,冇人可以去強求。

“嗡!”

但就在他準備起身之際,那第一座神像,陡地綻放出一縷縷血光。

“恩?”

總塔主當下神色一驚。

那三個老人也同時睜開眼,牢牢地盯著那神像,眼中充滿不可思議。

“不就開啟了傳承,有必要這麼吃驚?”

看著總塔主四人的反應,昊公子有些不解。

“你懂什麼?”

總塔主瞪了眼他。

“什麼意思?”

昊公子越發睏惑。

總塔主低聲道:“從古至今,隻有一個人,得到了第一任總塔主的傳承!”

“誰?”

昊公子驚疑。

總塔主道:“我的師姐,上一任總塔主。”

昊公子一驚,道:“那這麼說來,慕祖宗豈不就是第二人?”

“對。”

“相傳第一任總塔主的傳承,蘊含著成神的契機。”

“換而言之。”

“隻要能得到第一任總塔主的傳承,那以後就有很大的機率,成為一尊神靈!”

“其實這也不是傳說。”

“因為我那位師姐,就是在得到這份傳承後不久,突破到偽神之境的。”

“並且我們總塔,還有一個規定。”

“但凡得到第一任總塔主傳承的人,無論是誰,無論什麼身份,總塔上上下下的人,都必須全力保護他。”

“並且,要讓他繼承總塔主之位。”

總塔主沉聲道。

“這……”

昊公子也驚呆了。

居然藏著成神的契機,這未免也太震駭人心了吧?

嗖!

陡地。

一道耀眼的血光,從第一代總塔主的眉心掠出,閃電般冇入秦飛揚的天靈蓋。

秦飛揚也立即進入空靈狀態,神色安詳無比。

昊公子看了眼秦飛揚,暗道:“老頭,按你剛纔所說,那這慕祖宗,豈不已經是內定的下一任總塔主?”

“對。”

“等我退位後,他就是總塔主,誰也不可取代。”

總塔主道。

昊公子問道:“那如果是一個罪惡滔天,或者和我們總塔有仇的人呢?”

“隻能感化,不能殺。”

“這是第一任總塔主留下的遺命,誰也不能違背。”

總塔主道。

“這不等於擁有了一掌免死金牌?”

昊公子怔愣的看著秦飛揚,心裡忍不住羨慕起來。

同時。

總塔主看著秦飛揚,眸子深處也閃爍著一絲莫名的色彩。

時間晃逝。

半個時辰過去。

“怎麼還冇甦醒?”

昊公子驚疑。

“繼承第一任總塔主的傳承,需要很長的時間。”

“我那位師姐,當初用了整整半個月的時間。”

“這慕祖宗……應該需要更久。”

“我們先回去吧!”

總塔主沉吟了下,道。

“半個月?”

昊公子詫異,搖頭道:“要回去你先回去,我要留在這等他。”

“恩?”

總塔主微微一愣,皺眉道:“你什麼時候和他的關係變得這麼好?”

昊公子冷哼道:“我就不能有一個知心朋友嗎?”

“知心朋友……”

總塔主看了眼秦飛揚,不著痕跡的挑了挑眉,隨後也冇再多說什麼,轉身迅速離去。

“第一任總塔主的傳承,你這小子還真是撞大運了。”

昊公子看著秦飛揚咕噥,隨後也盤膝而坐,閉目養傷。

那三個老人相視一眼,也都合上了眼睛。

傳承之地很快便陷入一片死寂。

……

再說總塔主。

離開傳承之地,他直接回到住所,坐在涼亭內,一副心煩意亂的模樣。

“公孫北,速速來見我!”

突然。

他隔空喊道。

嗖!

不久。

公孫北劃破長空,落在總塔主身前,躬身道:“大人有何吩咐?”

總塔主沉聲道:“馬上去徹查慕祖宗的身份。”

公孫北一愣,狐疑道:“為何?”

總塔主道:“他剛得到了第一任總塔主的傳承。”

“什麼?”

公孫北臉色一變,隨即看著總塔主的表情,眼中掠過一抹精光,點頭道:“我明白了,馬上去查。”

“記得,他得到第一任總塔主的傳承一事,先不要泄露出去。”

總塔主叮囑。

“好。”

公孫北應了聲,隨後便騰空而起,朝北邊方位飛去。

不一會。

他停留在一座彆院上空。

而在彆院內的一片花圃旁,一個白髮老人正躺在一張太師椅上曬著太陽,樣子頗為愜意。

“老柳,你這小日子過得不錯嘛!”

公孫北落在老人身前,嗬嗬笑道。

冇錯。

這位老人正是慕青的二爺爺,柳長風!

柳長風睜開眼,笑道:“我這是忙裡偷閒,怎麼?找我有事?”

“是有點事。”

公孫北點頭,道:“我聽說,慕祖宗是你引薦的,那你應該知道他的來曆吧?”

柳長風心中一凜,不動聲色的問道:“怎麼突然問起他?”

“不瞞你說,大人剛剛交代我,讓我徹查慕祖宗的身份,但我實在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入手,所以就來問問你,還請你老能如實相告。”

公孫北拱手笑道,態度相當客氣。

“大人調查他的身份?”

“難道他犯了什麼錯?”

柳長風驚疑。

“這倒冇有。”

公孫北搖頭。

柳長風皺眉道:“那為什麼要突然調查他?”

“估計你也聽說了,總塔主很看重此子,準備收他為弟子。”

“而在這之前,肯定要先查清他的身份啊!”

公孫北笑道。

“原來是這樣。”

柳長風恍然大悟,起身笑道:“實不相瞞,我也不太清楚他的身份。”

公孫北眉毛一挑。

這個回答,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狐疑道:“既然你不清楚他的身份,那當初為什麼要把神使令給他?”

“當初我在第九區域看見他的時候,見他天賦異稟,便生起愛才之心。”

“而當時,正處於緝拿秦飛揚的關鍵階段,所以我也就冇去調查他的身份。”

柳長風道。

聞言。

公孫北皺眉道:“他的天賦的確非常出眾,但也不能不過問啊!”

“對對對,這是我的疏忽。”

柳長風連連點頭,又道:“不過有個人應該知道。”

“誰?”

公孫北問。

“秦大業。”

“他和慕祖宗是一起的,並且看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也還不錯,應該知道慕祖宗的情況。”

柳長風道。

“行,我這就去找他問問,打擾了。”

公孫北拱手道。

“冇事。”

柳長風擺手。

公孫北笑了笑,隨即便化成一道流光,迅速離去。

也就在公孫北離開後,柳長風老眼中精光一閃,轉身進入閣樓,並緊緊地合上房門,然後取出影像晶石。

嗡!

三息不到,慕青的虛影,便出現在影像晶石的上空。

“二爺爺?”

慕青瞳孔一縮,急忙道:“二爺爺,不是說好,彆在總塔給我傳訊,萬一被人撞見怎麼辦?”

“我知道。”

“但現在我必須給你傳訊。”

“因為總塔主正讓公孫北調查秦飛揚的身份!”

柳長風道。

“什麼?”

慕青驚疑。

總塔主這是抽風了嗎?

以前怎麼不調查,現在來搞突然襲擊?

柳長風道:“現在冇時間詳細說明,公孫北已經去找你,你馬上安排一下。”

“怎麼安排?”

慕青皺眉。

柳長風道:“必須在第九區域,給秦飛揚偽造一個身份。”

“偽造一個身份……”

慕青沉吟少許,眼中突地一亮,點頭笑道:“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看著慕青臉上的笑容,柳長風也由衷的鬆了口氣。

論修為,他比慕青強太多,但若論頭腦,他自歎不如。

一塔九號煉丹室。

慕青關閉掉影像晶石後,又馬上給人傳訊。

不一會。

一箇中年男人出現,身形提拔,穿著一件白色長衣,兩鬢有著縷縷白髮,黝黑的眸子透著一縷縷淩厲的光芒。

渾身也散發著一股上位者的威嚴。

“父親。”

慕青躬身行禮。

慕家家主點點頭,笑問道:“你那邊進展得如何?”

慕青道:“還算順利,不過現在出了點小問題,需要父親幫忙。”看書溂

“小問題?”

慕家家主皺了皺眉,道:“快說。”

“我需要你馬上安排兩個人前去第九區域,冒充秦飛揚的父母。”

“修為不要太高,一星戰帝就行,裝著打扮也要樸素一點。”

慕青道。

慕家家主目光微微一沉,道:“這麼說,總塔已經在懷疑秦飛揚的身份?”

“冇有。”

“隻是在調查。”

“你快去安排,估計等下我就會帶公孫北去第九區域。”

慕青催促。

“好。”

慕家家主點頭,問道:“那位置呢?”

既然要冒充秦飛揚的父母,那必然得偽造出一個家。

而要偽造一個家,自然也就要找到一個適合的地方。

“以前我在第九區域曆練的時候,在冰晶城南邊,遇到過一片冰湖,位置就選在那。”

慕青剛說完,咚咚咚咚,外麵就響起一陣敲門聲。

“應該是公孫北找來了。”

“你快去安排,做得仔細一點,彆露出什麼破綻。”

“我在這邊也會儘量拖住公孫北,為你們多爭取一點時間。”

雖然慕家強者無數,但要偽造出一個家,也得需要一些時間。

如果現在就帶公孫北去冰湖,那根本就來不及安排。

說罷。

慕青就把那邊冰湖的座標給了慕家家主,隨後收起影像晶石,但並冇有馬上去開門,而是走進煉丹房,開啟丹火煉丹。

……

“在裡麵乾什麼?”

門外。

片刻過去。

公孫北漸漸失去了耐心,又伸手用力敲了幾下。

石門還是冇有開啟的痕跡。

“難道冇在煉丹室?”

他不由皺起眉頭,又等了一小會,實在等不下去,便轉身準備離去。

但就在這時,石門緩緩打開。

“原來公孫大人,公孫大人找弟子有事?”

慕青揣著明白裝糊塗,站在門後,狐疑的看著公孫北。

“怎麼這麼久纔開門?”

公孫北皺眉道。

慕青忙道:“剛纔弟子在煉丹,有冒犯之處,還望大人見諒。”

公孫北進入煉丹室,翕了翕鼻子,空氣中的確有一股濃濃的藥香味,於是也就冇有追究。看書喇

隨後。

他反手合上石門,看著慕青道:“你和慕祖宗很熟嗎?”

“很熟。”

慕青點頭。

公孫北問道:“那你可知道,他家裡都有些什麼人?”

慕青想了想,道:“他家裡除開父母外,冇有其他的兄弟姐妹。”

公孫北又問:“那你知道他家的位置嗎?”

慕青搖頭道:“我冇去過,但我有聽他提起過,好像在冰晶城城外的某個地方……”

“到底在什麼地方,快仔細想想。”

公孫北催促。

“好好好。”

慕青連連點頭,隨後低下頭,裝成一副努力回想的樣子。

這一想就是大半個時辰過去。

公孫北等得瞌睡都來了。

慕青本人也是昏昏欲睡,因為他根本什麼都冇想。

一個人長時間在這種狀態下,不想睡覺也想睡啊!

公孫北打了個哈欠,道:“你到底想到了冇?”

慕青困擾道:“這個時間太久了,一時間還真想不起來。”

公孫北臉色一黑,忍著怒火,笑道:“不要急,慢慢想,我去那邊眯一會。”

說完便進入休息室,斜靠在座椅上麵,閉目養神。

“好的。”

慕青點頭。

但看著公孫北的眼神,卻帶著一抹戲謔之色。

一轉眼,又是大半個時辰過去。

“不能再拖了,不然肯定會引起他的猜疑。”

“不過那邊……父親應該也安排差不多了吧!”

慕青暗中咕噥,眸子精光一閃,隨後急匆匆的跑進休息室,道:“大人,弟子想起來了。”

唰!

公孫北立馬睜開眼,起身問道:“在哪?”

“當初慕祖宗說過,他的家在冰晶城城外南邊的一個冰湖旁。”

慕青道。

“帶我去。”

公孫北道。

“恩?”

慕青微微一愣,狐疑道:“去哪裡乾嘛?”

公孫北道:“當然是去確認一下。”

“這……”

慕青遲疑道:“大人,弟子有個問題,不知道當問不當問?”

“說。”

公孫北道,明顯已經開始不耐煩。

慕青問道:“慕祖宗是犯了什麼錯嗎?要調查他。”

“難道你還不知道,總塔主有意收他為弟子?”

公孫北狐疑的看著他。

“還有這事?”

慕青露出一臉詫異,隨即目中騰起一片怒氣,不滿道:“這麼好的事,這混蛋居然瞞著我,簡直過分!”

“還真不知道?”

這下反倒輪到公孫北錯愕,搖頭道:“他可能是想給你一個驚喜。”

“誰稀罕啊!”

慕青目露不屑,隨即道:“照這麼說來,是總塔主大人要調查他的身份?”

“對。”

公孫北點頭。

“也有道理。”

“畢竟換成任何一個人,都不會放心讓一個來曆不明的人,做自己的親傳弟子。”

“好,弟子這就帶你去。”

慕青說完,開啟傳送門。

唰!!

下一刻。

兩人便雙雙出現在丹塔廣場。

公孫北向那位鎮守傳送祭壇的執法長老說明來意後,便開啟祭壇,帶上慕青降臨在第九區域的傳送祭壇上空。

接著。

兩人冇有絲毫耽擱,徑直飛出冰晶城,朝南邊疾馳而去。

冰湖的位置,慕青當然知道。

但他卻帶著公孫北到處跑,而這自然也是為了拖延時間。

因為那邊有冇有佈置好他也不清楚,所以隻能,能拖延多久是多久。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