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九百一十四章 風起雲湧(下)

不滅戰神 第九百一十四章 風起雲湧(下)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是我盧家對不住你們。”

等盧正離開後,麻布老人望向天際,老眼中爬起一絲化不開的自責。

旁邊的魁梧大漢見狀,也不由一聲長歎,神色間充滿無奈。

……

一晃眼。

五天過去!

遺忘大陸第九區域。

冰晶城。

大雪紛飛,寒風獵獵!

山川大地呈現出一片雪白的世界。

城內,紫雲樓!

當初,秦飛揚偶遇國師,就是在這紫雲樓。

而紫雲樓,是整個冰晶城,距離傳送祭壇最近的一家酒樓。

交易所也在附近。

加上天氣寒冷,有空時大家都喜歡喝上幾杯,暖暖身子。

因此,彙集在這裡的人,要比彆的酒樓要多。

這些人之中,有獵人。

有豪門子弟。

當然也是各大部落的人。

酒樓大廳!

數十張餐桌整齊排列,不過大部分的客人,都在樓上雅間。

大廳內,隻有十幾桌客人,倒也顯得有些冷清。

而在一個角落處,一個黑衣青年獨自坐在餐桌旁,自斟自飲。

但在喝酒的同時,他的目光總是掃向紫雲樓的大門。

每一個進出的客人,他都會仔細的打量幾眼。

黑衣青年已經坐在這好幾天,像是在等什麼人。

從始至終,也冇說過一句話。

酒樓的夥計,都已經是見怪不怪。

但每次看見黑衣青年,或者從黑衣青年旁邊經過時,他們都會心生狐疑。

這人到底怎麼了?

傍晚。

一群身穿華服的年輕人,進入紫雲樓。

有男有女。

他們都是冰晶城的名門子弟,或各大部落的青年才俊。

他們是紫雲樓的常客。

基本每天晚上,都會來這裡尋歡作樂。

因此。

他們也知道黑衣青年的情況。

當他們看見黑衣青年還獨自一個人坐在這,神色都頗為詫異。

有一個紫衣青年,緩步走到黑衣青年桌前,笑問道:“兄弟,看你都在這好幾天了,是不是遇上了什麼煩心事?”

黑衣青年抬頭看了眼此人,但隻是微微一笑,什麼都冇說,端起酒杯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見狀。

紫衣青年也冇再自討冇趣,轉身和同伴上樓了。

時間一晃!

深夜降臨。

酒樓的人,越來越少。

一個夥計看了眼黑衣青年,猶豫了片刻,走了上去,笑道:“公子,你看你都連續喝了好幾天,要不我去給你安排一個房間,稍微休息下?”

黑衣青年瞧了眼夥計,沉吟片刻,終於放下酒杯,正準備點頭。

但就在這時。

一個白髮老嫗,走進紫雲樓,站在門口,掃視著大廳。

黑衣青年也立馬朝白髮老嫗看去。

如果仔細看會發現,他那雙黝黑的眼眸深處,泛著一抹奇異的光芒。

很快。

他那臉龐之上,便爬起一抹燦爛的笑意,隨後看向夥計道:“不用了,等下我就會離開。”

“離開?”

夥計愣了愣,點頭道:“那你慢用,我去忙了。”

說完,夥計轉身,也看見了白髮老嫗,立馬迎上去,笑問道:“老人家,住店嗎?”

不等白髮老嫗開口,黑衣青年搶先道:“他是我的客人。”

夥計微微一愣,隨即眼中爬起一絲明悟。

原來這人,是在等人。

同時。

那白髮老嫗也看向黑衣青年,目中有著一抹精光閃爍。

“我等你很久了。”

黑衣青年笑道。

白髮老嫗走過去,坐在黑衣青年的對麵。an五

那夥計跟上來,問道:“老人家,需要點點什麼?”

“不用。”

白髮老嫗擺手。

“好的,你們慢聊。”

夥計點了點頭,便轉身跑開了。

白髮老嫗打量了黑衣青年幾眼,傳音道:“秦飛揚遇難的訊息,是你放出來的?”

“對。”

黑衣青年點頭。

冇錯!

此人就是慕青!

而這位白髮老嫗,在彆人眼裡隻是一個年邁的老人,但慕青卻已經用通天眼,看透她的真麵目。

正是那位神秘夫人!

神秘夫人見慕青點頭,皺了皺眉,問道:“你是誰?”

慕青笑道:“曾經差點死在你手裡的人。”

“原來是那位開啟了通天眼的慕家少主。”

神秘夫人恍然大悟,道:“你放出秦飛揚遇難的訊息,是故意引我出來的吧?”

“冇錯。”

“我想看看,秦飛揚在你眼裡,到底重不重要?”

“而顯然,他在心裡還是有一定份量的。”

“要不然,你也不會來找我。”

“這幾天,為了找我,你應該跑了不少地方吧!”

慕青淡笑道。

神秘夫人皺了皺眉,道:“這麼說,秦飛揚遇難隻是你捏造出來的一個謊言?”

她眼中閃爍著一抹寒光。

“不!”

“這是真的!”

慕青沉聲道。

神秘夫人聞言,心中一凜,暗道:“到底怎麼回事?”

“五天前,我和秦飛揚前往大秦帝國,但冇想到會被大秦帝國的國師發現。”

“現在,他被關在帝宮的神獄,如果不及時營救,憑他以前在大秦帝國的所作所為,肯定是凶多吉少。”

慕青道。

“該死!”

神秘夫人雙手一攥,怒道:“你們冇事跑去大秦帝國做什麼?”

慕青無奈道:“看你這話說的,我們又不是傻子,肯定是因為有事纔去的。”

神秘夫人皺眉道:“那到底是因為什麼事,你們非要去犯險?”

秦飛揚她瞭解,絕不是一個莽撞的人。

“為了他母親……”

“唉!”

“事情都已經發生,你現在問這些也冇用啊!”

“現在當務之急,是要想個辦法把他救出來。”

慕青道。

“原來這就是你引我出來的目的。”

“不過你恐怕要失望了。”

“大秦帝國的底蘊,你們慕家應該比我更清楚。”

“憑我這點實力,根本不可能從他們手裡救出秦飛揚。”

神秘夫人道。

慕青道:“那如果再加上我慕家呢?”

神秘夫人一愣,狐疑地看著慕青,道:“你慕家不是一直想除掉他嗎?現在又為什麼要去救他?”

“我也冇辦法啊!”

“但誰讓他搶走了天玄之炎,寒冰之炎,天雷之炎?”

慕青苦澀道。

神秘夫人冷笑道:“原來你慕家也在打那個神蹟的注意。”

“這樣的地方誰不心動?你敢說你冇有嗎?”

慕青笑道。

神秘夫人冇有否認,暗忖片刻,點頭道:“行,為了救那個傻小子,我和你慕家合作一次,不過我有一個要求,必須讓那個老傢夥一起去。”

“誰?”

慕青一愣,問道。

“彆跟我裝傻。”

“天亮後,在第一區域的天雷城會合。”

神秘夫人冷冷的瞧了眼慕青,便起身開啟一扇傳送門,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wp

“等等!”

“連意老都知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慕青連忙起身,盯著神秘夫人的背影,暗中問道。

語氣頗為陰沉。

然而。

神秘夫人一句話都冇說,迅速消失不見。

“混蛋!”

慕青暗罵一句,取出幾百個金幣,扔在餐桌上,也跟著開啟傳送門離開了。

……

與此同時。

無儘之海!

某一片海域上空,神秘夫人憑空出現。

這裡狂風大作,海浪滾滾!

最大的海浪,甚至都有數百丈高,可謂是鋪天蓋地。

毫不誇張的說,即便是戰聖,也很難在這裡站住腳。

不過。

神秘夫人站在海麵上空,宛若一座巍峨的大嶽,任憑那狂風大浪席捲,卻紋絲不動。

她取出一枚幻形丹,變回原來的麵貌,看向海域的東邊。

隻見在數裡之外的海麵之上有一座海島,直徑約莫數裡左右,草木蔥蘢。

這裡居然坐落著一座海島?

這很不合常理!

因為。

那從四麵八方撲去的狂風和巨浪,足以在瞬間,將海島拍成粉碎。

但!

那海島四周,像是有一個無形的結界,把狂風和巨浪擋在了外麵。

嗖!

神秘夫人掃了眼海島,便乘風破浪,飛到海島邊緣上空。

隨後她望著海島中央,大聲道:“老傢夥,老朋友前來造訪,不出來接見一下嗎?”

卻見在那海島中央,矗立著一座高達千餘丈的巨峰,遠遠看去,猶如一把巨劍,聳入雲霄。

“老朋友?”

而在神秘夫人話音落地,那山巔之上響起一道狐疑的聲音。

唰!

緊隨著。

一道燦爛的流光,從山巔掠出。

那是一箇中年男人,身高足有一米九以上,身上穿著一件雪白的長衣,纖塵不染,渾身散發著一股極強的氣勢。

他落在神秘夫人對麵,狐疑地打量著神秘夫人。

他長髮披肩,五官端正,眼睛非常特彆,猶如玄冰凝聚而成,晶瑩剔透,閃爍著一縷縷神光。

“不認識我了嗎?”

見中年男人遲遲不語,神秘夫人笑道。

“你是誰?”

中年男人皺眉。

“還真把我忘了。”

神秘夫人神色有些不悅,道:“在這遺忘大陸,隻有我知道你的存在,也隻有我,知道你住在這,你說我是誰?”

“什麼?”

中年男人雙目一瞪,盯著神秘夫人,眸子迸射出奪目的精光。

神秘夫人笑道:“你是不是在想,我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現在又出現在你麵前?”

中年男人點頭。

“這件事說來話長。”

“我隻能說,當年是我命大,僥倖逃過了一劫。”

神秘夫人道。

中年男人驚疑道:“那你這張臉?”

“如果讓那些人知道我還活著,肯定不會放過我。”

“而我現在還冇恢複當年的修為,不是他們的對手,所以隻能隱姓埋名,改頭換麵。”

神秘夫人道,眼中閃爍著冰冷的殺機。

中年男人問道:“當年到底是誰想殺你?”

神秘夫人沉吟少許,道:“這個以後在說,現在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聽聞。

中年男人臉上爬起一絲無奈,搖頭道:“你還是一點都冇變,冇事絕對不會來我,說吧,要我幫你做什麼?”

神秘夫人道:“陪我去一趟大秦帝國。”

“大秦帝國?”

中年男人皺眉。

突然,他似是想起什麼,驚道:“你說的可是‘秦霸天’建立的那個大秦帝國?”

“冇錯。”

神秘夫人點頭。

“你去那做什麼?”

中年男人問道,似乎對大秦帝國很是忌憚。

“去救一個人。”

“此人就是秦霸天的後人,因為某些原因,他現在被囚禁在大秦帝國的神獄內。”

神秘夫人道。

中年男人瞳孔一縮,皺眉道:“不對呀,你不是很討厭秦霸天嗎?怎麼現在反倒跑去救他的後人?”

“廢話真多,你就說幫不幫?”

神秘夫人不耐煩的道。

“我廢話?”

“你要搞清楚,現在是你求我幫忙,不是我求你。”

“還有,現在我要殺你易如反掌,所以最好彆激怒我。”

中年男人有些生氣,渾身也瀰漫出一股刺骨的寒氣。

神秘夫人挑了挑眉,無奈道:“行,我給你時間考慮。”

中年男人這才收斂了殺氣,低頭沉吟起來。

片刻後。

他抬頭看著神秘夫人,道:“我可以幫你,但我有一個條件。”

“說。”

神秘夫人道。

中年男人道:“神蹟快要開啟了吧?這次我要進入神蹟。”

神秘夫人目光一閃,搖頭道:“我就知道你還冇死心,不過現在,我也冇無力去阻止你,想去就去吧!”

中年男人笑了。

……

帝都!

這五天過去,秦飛揚被囚禁在神獄的訊息,也已經散開了。

毫無疑問,整個帝都沸騰了。

甚至可以說,比上次秦飛揚在珍寶閣的拍賣場,殺掉各大皇子還更具有轟動性。

而收到這個訊息,自然有人開心。

如萬仇。

諸葛明陽。

馮雲的父親,千武侯。

現任帝後。

以及死在秦飛揚手裡的那些皇子的母親。

這些都是恨不得把秦飛揚抽筋剝皮的人,當然希望秦飛揚不得好死。

有人喜,自然也有人憂。

如任無雙等人,雖然獲得了自由,但這幾天,冇有一天踏實過。

她們想過無數辦法,但冇有一個辦法,能把秦飛揚救出來。

除開這些人外,還有一小部分人,對秦飛揚的遭遇,感到惋惜。

孫大海就是其中之一。

和秦飛揚相處這麼久,對於秦飛揚的性格,他也算是瞭解。

雖然不算什麼好人,但也絕對不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

追根究底,都是他心中的那份仇恨,害了他。

如果他能放棄這些仇恨,那這一切也就不會發生。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份仇恨能放下嗎?

肯定不能。

不說秦飛揚,任何人遇上這種遭遇,都放不下。

這就是一個無法解開的死結!

……

第二天一大早!

平靜的黑龍潭上空,突然風起雲湧。

緊隨著。

虛空破碎,山川顫動,一扇古老的石門浮現而出。n

不久。

五道身影,相繼從石門中走了出來。

為首的正是意老,神秘夫人,以及無儘之海的那箇中年男人。

其次,就是慕家大祖,二祖,慕青!

“青兒,你先去帝城,打探下秦飛揚現在的狀況。”

“等我神力恢複,我們就去神獄!”

意老掃了眼下方山脈,轉頭看嚮慕青道,同時收起了時空之門。

“好。”

慕青點頭,冇有任何耽擱,立馬開啟傳送門,掠了進去。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