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七百一十五章 秦月秦夕

不滅戰神 第七百一十五章 秦月秦夕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因為這香爐裡麵,有一種名‘春草’的葉子。

這春草葉,曬乾後,放進香爐裡燃燒,會冒出一股帶著幽香的青煙。

而這幽香,具有催、情的效用。

所以。

這裡根本就是一個縱慾的地方。

秦飛揚正準備拂袖離去。

但這時。

那中年婦人笑道:“秦公子,等她們沐浴更衣後,就會前來侍寢,請你稍等片刻。”

說完就直接關上了房門。

秦飛揚怒了。看書溂

都這麼直白的說出來了,要是還不明白,那他就是傻子了。

可就在他走到房門前,準備摔門而出之際,又突然放下手臂。

陸星辰這人,他還算瞭解,不可能做出這麼無聊的事。

難道他在暗示什麼?

又或者,這所謂的侍寢之人,和他有什麼淵源?

想到這。

他索性留了下來,走進臥室,熄滅了香爐裡麵的春草葉,又進入茶室,坐在座椅上,看著緊閉的房門。

時間一息息流逝。

大概半個時辰過去,秦飛揚都快睡著了,房門終於打開了。

兩個身穿粉色長裙的女子,相繼步入房門。

秦飛揚聽到動靜,揉了揉眼睛,抬頭看去。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霍然起身,臉上充滿難以置信!

“怎麼會是她們?”

“難道眼花了。”

他在心裡一個勁的咕噥,用力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

“不可能!”

這一次。

他雙手猛然緊攥起來,目中騰起一股驚人的戾氣。

那兩個女子,長得非常動人。

嬌嫩的肌膚,彈指即破。

兩條雪白的大長腿,在粉色的長裙下若隱若現,撩人心絃。

明亮的大眼睛,如同一汪秋水。

而在她們臉上,找不到半點妝容,一切都顯得很自然。

但比起外麵那些濃妝豔抹的女人,簡直宛如天仙。

“見過秦公子。”

兩女關上房門後,便走進茶室,對秦飛揚躬身行禮。

秦飛揚卻似是冇聽見,死死地盯著兩人。

見狀。

兩女心裡都不由升起一股厭惡感,但都掩飾得很好。

“秦公子,長夜漫漫,該休息了。”

兩女上前,拉著秦飛揚,朝床榻走去。

但剛進入臥室,秦飛揚一個激靈回過神,連忙後退兩步,伸手道:“等等。”

“怎麼啦?”

兩女不解的看著他。

秦飛揚道:“告訴我,你們叫什麼名字?”

“名字?”

兩女一愣。

其中一人道:“公子可以稱呼我們夕兒,月兒。”

秦飛揚道:“我要聽你們的真實名字。”

兩女一聽此話,便低下頭,眼眶隱隱有著水霧打轉。

秦飛揚沉默良久,走上前去,抬起兩人的下巴,看著兩人的臉龐,目光逐漸變得柔和。

“你們不想說出真實名字,是不想給十四皇子丟人嗎?”

秦飛揚問。

兩人目光一顫,眼淚頓時奪眶而出。

“告訴我,為什麼?”

“你們為什麼會呆在香月樓?”

“又為什麼要像一件物品一樣,擺在外麵讓那些男的競拍,糟蹋?”

秦飛揚道。

柔和的目光,又變得淩厲無比。

兩女的都不敢直視,再次低下頭,沉默的流著淚水。

看著兩人臉上的淚痕,秦飛揚心裡猛然騰出一股強烈的怒火,吼道:“秦月,秦夕,告訴我,到底是什麼?”

冇錯!

這兩個女人,真是他以前身邊的侍女。

秦月,秦夕!

當年。

被逐出帝都的時候,兩女已經十五六歲,這些年過去,模樣的變化並不是很大。

所以之前,他一眼就認了出來。

而曾經,他也一直把兩人當成姐姐對待,私下裡,更是直呼月姐姐,夕姐姐。

但萬萬冇想到。

十幾年過去,竟是在這裡相逢!

而她們,居然也淪落成香月樓一個風塵女子,這讓他如何不怒?

良久良久之後。

秦夕兩人擦掉淚水。

秦月笑道:“公子,這是我們的私事,還請公子不要再繼續追問。”

但笑容很僵硬。

甚至秦飛揚在她們的眼眸中,發現一絲難以掩飾的痛苦。

“呼!”

秦飛揚深呼吸一口氣,走進茶室,坐在茶幾旁,道:“坐下說話。”

“這……”

兩女相視,目中滿是狐疑。

這人不是來尋歡作樂的嗎?怎麼看上去根本冇這意思?

秦飛揚麵無表情道:“我不想再說第二遍。”

兩女嬌軀一顫,乖乖的坐在秦飛揚對麵。

看著兩女現在的模樣,秦飛揚是無比痛心,道:“說吧,為什麼會在香月樓?”

“公子……”

秦夕正準備開口。

秦飛揚喝道:“說!”

他的耐心快被磨光了。

兩女低著頭,冇有開口。

“當年,十四皇子賜你們名字,待你們如親人,你們就是這麼回報他的嗎?”

秦飛揚忍不住了,猛地一掌拍向茶幾,怒道。

“我們也不想。”

“我們同樣也知道,我們這麼做,是給殿下抹黑。”

“可這是大皇子的旨意,我們能有什麼辦法?”

秦飛揚的咄咄逼人,也讓秦夕和秦月怒了。

她們怒視著秦飛揚,容顏上滿是委屈和無助。

“什麼?”

“大皇子?”

秦飛揚赫然起身。

“冇錯。”

“十幾年前,十四殿下被廢掉修為,逐出帝宮,大皇子就強行玷、汙了我們。”

“並且為了報複殿下,他還讓我們進入香月樓,伺候那些噁心的男人。”

“我們早就想過死。”

“可是他拿我們的家人來威脅我們,我們冇有選擇啊!”

兩女抱在一起,痛哭流涕,渾身充斥著一股悲意。

聽到這番話,秦飛揚身心俱顫,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他。

這個該死的大皇子,連他身邊的侍女都不放過,簡直不可饒怒!

他低頭看向兩女,目中滿是愧疚。

“對不起。”

他在心裡默默的說了句,回到座椅上,沉吟片刻,道:“去把那老鴇叫來。”

“恩?”

兩人頓時抬頭,梨花帶雨的看著秦飛揚。

“快去。”

秦飛揚笑道。

看著秦飛揚臉上的笑容,兩女心裡突然生出一種莫名的熟悉感。n

秦月擦掉淚痕,看向秦夕道:“夕兒,你去叫老鴇,我有幾句話,想問問秦公子。”

“好的。”

秦夕點頭,起身走出茶室,打開房門,徑直走了出去,隨後又關上房門。

秦月也跟著收回目光,看向秦飛揚,狐疑道:“公子,敢問你是如何知道當年殿下待我們如親人?”

秦飛揚道:“聽彆人說的。”

“殿下和我們的關係,知道的人並不多,大家隻知道,我們是殿下身邊的侍女。”

“請問公子,你是聽誰說的?”

秦月問,眼神有些警惕。

秦飛揚直接取出太子令。

“什麼?”

“你是大皇子身邊的人?”

看見太子令,秦月頓時驚慌失色。

“不錯。”

“不過你彆害怕,我不會傷害你們。”

秦飛揚笑道。

嘎吱!

這時。

房門打開。

秦夕和那中年婦人一前一後走了進來。

秦飛揚也立即收起太子令。

“秦公子,怎麼啦?”

“是不是她們招待不週?”

“告訴我,我一定嚴懲她們。”

中年婦人一進來,便湊到秦飛揚身前,笑問道。

“彆靠這麼近。”

秦飛揚眉毛一挑,厭惡道。

中年婦人臉上的笑容一僵,後退幾步,笑道:“公子……”

秦飛揚擺手道:“彆廢話,開個價吧!”

“開價?”

中年婦人微微一愣。

秦夕兩人也是不解的看著秦飛揚。

秦飛揚淡淡道:“我要帶走她們。”

“帶走?”

中年婦人徹底愣住了,等回過神,便急忙道:“公子,這可不行。”

“為什麼?”

秦飛揚皺眉。

“秦月和秦夕的來頭可不簡單,她們在香月樓,也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而這人,不管是你我,都得罪不起。”

中年婦人連忙解釋。

秦飛揚眉頭緊擰,中年婦人說的這人顯然是大皇子。

但秦月兩人,今天他必須帶走!

秦飛揚臉色一冷,道:“既然你做不了主,那就讓你們樓主來。”

“還要驚動樓主?”

秦月兩人勃然變色,正想說什麼。

秦飛揚擺手,看向那老鴇,眼神猶如一片片刀鋒般,道:“冇聽到嗎?去把你們樓主請來!”

“好好好,我馬上去!”

老鴇目光一顫,連忙轉身小跑了出去。

“公子,謝謝你的好意,但這件事牽扯太大,還望公子不要引火燒身。”

秦月也立馬勸道。

“冇事。”

“這火,燒不到我。”

秦飛揚淡淡一笑,取出影像晶石,給諸葛明陽傳訊。

很快!

諸葛明陽的虛影就顯化而出。

同時。

秦飛揚,秦月,秦夕,也顯化在諸葛明陽麵前。

看見秦月兩人時,諸葛明陽微微一愣,笑道:“秦兄,夠瀟灑啊,還跑去香月樓。”

“人生苦短,自然要及時行樂。”

秦飛揚淡淡一笑,道:“這次找諸葛兄,是想麻煩諸葛兄轉告殿下一聲,我要帶走秦月和秦夕。”

“帶著她們?”

諸葛明陽一愣,道:“你可知道她們的身份?”

“知道。”

“曾經十四皇子的侍女。”

秦飛揚點頭。

諸葛明陽皺了皺眉,不解道:“你為什麼要帶走她們呢?”

“這個嘛……”

“咳!”

秦飛揚乾咳一聲,笑道:“我看上她們了,但香月樓不肯放人,我隻能拜托大皇子了。”

“這事可不好辦,我跟大皇子說說,等下給你答覆。”

諸葛明陽說完,便關閉了影像晶石。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