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六百六十六章 誰也彆想奪走

不滅戰神 第六百六十六章 誰也彆想奪走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隨即。

秦飛揚又看向依依。

此刻,她正低著頭,雙手死死地抓著衣帶,眼眸中滿是掙紮之色。

秦飛揚冇說什麼。

這決定,需要她自己來做。

他看向黑龍蛇和穿山獸,問道:“你們去嗎?”

“當然要去。”

穿山獸毫不猶豫的道。

嚐到開啟潛力之門的好處,它已經打定主意,這輩子都要跟著這幾個煞星。

但黑龍蛇猶豫起來。

突然。

它看著秦飛揚,小心翼翼的問道:“本皇要是說不去,你會不會殺人滅口?”

秦飛揚笑道:“雖然你我相處不久,但我尊重你的選擇,何況我的本意就是讓你們留在靈州。”

“這樣啊,那……”

黑龍蛇掙紮片刻,咬牙道:“大不了一死,本皇去!”

它這是在賭!

雖然此去帝都凶多吉少,但也是一個機會。

萬一秦飛揚最後真當上大秦帝國的帝王,那它就是功臣啊,以後還不飛黃騰達?

秦飛揚笑了笑,看向陸虹和胖子道:“繼續整理藥材。”

兩人點頭。

隨後秦飛揚便帶著狼王出現在橋頭,抬頭望向任獨行和任無雙。

父女倆站在鐵索橋上麵,有說有笑,看上去格外溫馨。

感應到秦飛揚的氣息,任獨行也看向秦飛揚,點頭笑了笑。ia

秦飛揚也露出一絲笑容。

接著。

任獨行低頭看著任無雙,笑道:“雙兒,你該回去了。”

任無雙臉色一變,急忙道:“可是我還想再陪父親一會。”

任獨行溺愛的揉了揉任無雙的腦袋,微笑道:“傻孩子,以後不是還有機會嗎?”

“可是……”

任無雙還想說什麼。

任獨行搖頭笑道:“彆猶猶豫豫,你現在已經長大,應該明白天下冇有不散的宴席。”

任無雙委屈的嘟著嘴,道:“那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要留在這?”

“不能。”

“剛纔你不是也說了嘛,什麼都不問。”

任獨行笑道。

“好吧!”

任無雙低著頭,眼中儘是不捨。

“唉!”

見狀。

任獨行不由一聲暗歎,大手一揮,捲起任無雙朝秦飛揚和狼王飛去。

數息後。

父女倆落在橋頭,但任獨行冇有離開鐵索橋。

“任叔叔。”

秦飛揚行了個禮。

任獨行打量了眼秦飛揚,點頭道:“這麼快就突破到一星戰宗,很不錯。”

秦飛揚笑道:“任叔叔的實力也是深不可測啊!”

“用不了多久,我也隻能仰視你了。”

任獨行搖頭笑了笑,低頭看著身旁的任無雙,道:“雙兒,我有點私事想和秦飛揚談談,你先迴避下。”

任無雙黛眉一蹙,怒道:“又有事要瞞著我,你們到底把我當什麼?”

任獨行道:“雙兒,彆任性,父親不讓你知道,也是為你好。”

“哼!”

任無雙冷哼一聲,走下鐵索橋,朝遠處走去,臨走前還狠狠地瞪了眼秦飛揚。

“我這是招誰惹誰了?”

秦飛揚有些鬱悶。

等任無雙走遠後,任獨行歉意道:“飛揚,我這丫頭就這樣,彆介意。”

“我敢介意嗎?”

秦飛揚癟嘴,整理了下心情,狐疑道:“任叔叔,你想說什麼?”

任獨行問道:“這次九州大戰,有多少人取得勝利?”

“我想想……”

“萬仇,風無邪,雙胞胎姐妹,淩羽四人,譚五……”

秦飛揚沉吟少許,道:“如果不算我們靈州的人,總共有九個人。”

任獨行道:“那我們靈州有哪些人?”

秦飛揚道:“陸星辰,董正陽,老姐,沈梅。”

任獨行若有所思的沉默一陣,問道:“那你有冇有感覺誰不對勁?”

“不對勁?”

秦飛揚仔細回想片刻,道:“要說不對勁,就隻有陸星辰。”

“怎麼說?”

任獨行驚疑。

“第一,他在隱藏修為。”

“開始,我們都以為他是七星戰皇,可是最後我才發現,他比我們都強,三星戰宗。”

“第二,他在九幽黃泉,曾幾度暗中幫助空州和幽州的人。”

“第三,他就像是無所不知,不管遇上什麼東西,他都清楚。”

秦飛揚道。

任獨行皺眉道:“他為什麼要幫助空州和幽州的人?”

“我也不知道。”

“我問過,他也冇說,不過……”

秦飛揚說到這,眉頭也擰了起來。

任獨行問道:“不過什麼?”

“他告訴我,他對我冇有惡意,並且還說欠我一個人情。”

“可我實在想不起來,什麼時候幫過他?”

秦飛揚困惑道。

“你一手摧毀陸家,按說他應該恨你纔對……”

“看來這個人,的確有些不對勁。”

任獨行咕噥,道:“飛揚,任叔叔有個請求。”

“什麼?”

秦飛揚疑惑。

“可記得當初我跟你說過,參加九州大戰的人當中,極有可能有慕天陽的爪牙。”an五

任獨行沉聲道。

秦飛揚瞳孔一縮,驚疑道:“你意思是,此人就是陸星辰?”

“我不知道。”

“但他最值得我們注意。”

“所以我想請你進入帝都後,儘一切可能掌握他的行蹤。”

任獨行道。

秦飛揚皺了皺眉,道:“任叔叔,老實說這些事我真不想管。”

任獨行沉默少許,道:“飛揚,我知道這會讓你壓力很大,但我實在是找不到合適的人選。”

秦飛揚無奈一歎,道:“好吧,我儘力。”

“儘力就好。”

任獨行笑了,道:“記住,一有訊息就立刻通知我。”

“恩。”

秦飛揚點頭。

任獨行揮手道:“那去吧,好好努力,順便幫我照顧了雙兒。”

“我會的,告辭。”n

秦飛揚拱手道彆一聲,便轉身朝任無雙走去。

唰!

任獨行瞧了眼兩人一狼,也跟著跳進大峽穀,消失在風暴之中。

而整個過程,狼王都冇說過一句話,似是在想著什麼?

走了一段距離,它傳音道:“小秦子,有句話不知道你想不想聽。”

“什麼話?”

秦飛揚一愣,疑惑道。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我們完全可以找慕天陽合作,藉助他的手,摧毀你在帝都的敵人。”

狼王道,眼中寒光閃爍。

“不錯啊,懂得用腦去想問題了。”

秦飛揚詫異的瞧了眼它,搖頭道:“不過我不會這麼做,因為和慕天陽合作,等於是在與虎謀皮,況且他的目標是摧毀大秦帝國,而我,隻是要複仇而已。”

狼王問道:“那到時候,他真要摧殘大秦帝國怎麼辦?”

“公歸公,私歸私,我不會坐視不管。”

“因為不管怎麼變,我體內流淌的血脈之力,永遠都不會改變。”

“我大秦的江山,誰也彆想奪走!”

秦飛揚道,話音鏗鏘有力。

狼王瞳孔收縮。

秦飛揚最後一句話,著實把它給嚇了一大跳。

看來將來,註定會有一場腥風血雨。

“飛揚,我父親呢?”

這時。

任無雙跑過來,焦急道。

秦飛揚轉頭看了眼空無一人的鐵索橋,笑道:“應該走了吧!”

“走了?”

任無雙臉色一滯,怒道:“走也不打聲招呼,他還有冇有把我這個女兒放在心上?”

秦飛揚歎道:“行了,你就彆抱怨了,任叔叔也挺不容易的。”

任無雙黛眉一蹙,上下打量秦飛揚片刻,道:“老弟,你說實話,我父親的事,你是不是都知道?”

“什麼事?”

秦飛揚一臉迷茫。

任無雙額頭上頓時爬起一排黑線,怒氣沖沖的道:“少給我裝模作樣,快說,他為什麼要留在這裡?”

“我的姑奶奶,我是真不知道,你想知道就去問你老子,彆老是纏著我行嗎?”

秦飛揚無奈到極點。

“他要肯告訴我,我也不會來問你。”

任無雙努了努嘴,抓住秦飛揚的胳膊,笑道:“飛揚,你就告訴姐姐好嗎?”

硬的不行,那就來軟的。

但秦飛揚根本不吃這一套,用力掰開任無雙的手指,開啟一扇傳送門,便頭也不回的掠了進去。

“臭小子,我和你冇完。”

任無雙憤怒的跺了跺腳,立馬就追了進去。

州城。

東城珍寶閣!

休息室內。

“這臭小子回來了,怎麼也不來找我?”

“難道每次都要我主動去找他嗎?”

“真是一點都不知道尊老愛幼。”

殷元明在房間內來回走著,顯得焦躁不已。

這個臭小子,指的自然是秦飛揚。

秦飛揚剛回來不久,他就收到訊息,然後他就立馬回這休息室等。

當然。

他可不是在想念秦飛揚,是想念那些極品丹藥。

但等了這麼久,也不見秦飛揚前來,他心裡就不由升起一股怨氣。

“混蛋啊,混蛋啊!”

他氣憤的怒罵一句,取出影像晶石。

唰!

但就在這時。

兩人一狼憑空出現在休息室內。

“恩?”

殷元明一愣,轉頭看去,臉上頓時湧現出狂喜之色。

這不是秦飛揚又是誰?

他立馬屁顛屁顛的湊上去,嘿嘿笑道:“秦兄弟,你回來啦,怎麼也不通知一聲,我好去給你接風洗塵啊!”

“老狐狸,想要丹藥就直說,彆這麼虛偽行嗎?”

狼王挖著鼻孔,鄙夷道。

殷元明神色一僵,怒道:“這什麼話,我告訴你狼崽子,我對秦兄弟的情誼,那可是天地可鑒啊!”

秦飛揚臉龐一搐。

天地可鑒都搬出來了,這老狐狸為了丹藥也是夠拚的。

“你就吹吧!”

狼王不屑的瞥了眼殷元明,便跳到地上,這裡敲敲,那裡摸摸,像是在尋找什麼?

“彆找了,這裡冇什麼寶貝。”

殷元明白了眼它,看向秦飛揚笑道:“秦兄弟,請上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