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六百四十三章 模糊的記憶,黑影再現

不滅戰神 第六百四十三章 模糊的記憶,黑影再現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山巔上,坐落著一座龐大的古塔。

古塔通體黝黑,散發著古老的氣息。

古塔的正麵,刻著兩個蒼勁的大字。

——靈塔!

塔前,還盤坐著一個年邁的老人。

此人身穿白衣,白髮白鬚,渾身散發著一種出塵的氣息。

秦飛揚看著老人,發現居然從未見過?

秦義對著老人躬身道:“秦老,我們奉帝後之命,帶十四皇子殿下,前往靈州一趟,還請您打開塔門。”

老人睜開眼,冇有半點渾濁,熠熠生輝。

掃了眼秦義兩人,老人便看向秦飛揚,起身拱手道:“老朽見過殿下。”

秦飛揚笑道:“老前輩不必多禮。”

連秦義兩人都如此尊敬,眼前這老人顯然不是一般人。

“早聞殿下天賦過人,資質出眾,如今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老人笑道。

秦飛揚有些汗顏,搖頭道:“老前輩過獎了,晚輩實在愧不敢當。”

“有才而不驕,得誌而不傲,心性不錯。”

老人笑著點頭,看似頗為讚賞秦飛揚,隨即轉身伸出蒼老的手臂,食指戰氣噴薄,融入塔門。

哐鐺!

當下。

塔門徐徐打開,一股恢弘的氣息,迎麵撲來。

老人道:“通往靈州的傳送祭壇就在第一層,你們自己進去,記住,彆亂跑。”

“明白。”

秦義兩人躬身應了句,便帶著秦飛揚走進靈塔。

塔門也隨之合上。

秦飛揚好奇的打量著眼前這一切。

這裡的空間,能有百丈左右,九座血紅的祭壇,整齊的排列在地,皆散發著一股悠久而又神秘的氣息。

而在九座祭壇的旁邊,都豎著一麵石碑,刻著不同的字。

靈州、雲州、鶴州、幽州、豐州等等。

跟著秦義兩人身後,秦飛揚徑直來到刻有靈州的石碑前。

秦忠道:“這座祭壇就是通往靈州的。”

秦飛揚疑惑道:“那第二層是不是也有祭壇?”

“這個……”

秦忠遲疑少許,搖頭道:“殿下,這個真不能說。”

“好吧!”

秦飛揚無奈的聳了聳肩。

秦忠抱歉一笑,戰氣湧現,源源不斷的融入祭壇。

轟!

陡然間。

血色祭壇毫光大放。

秦義兩人抓住秦飛揚的手臂,一步落在祭壇上麵,眨眼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靈州。an五

州城城外的一片山脈上空。

唰!!!

三道身影憑空出現。

正是秦飛揚和秦忠兩人。

一出現,秦義便動用一絲戰氣,托住秦飛揚。

因為現在秦飛揚還無法飛行。

秦忠掃了眼四周,看向前方不遠處的城池,笑道:“那裡應該就是州城。”

秦飛揚低頭看去,神色一呆。

那城池的外形,居然與夢境中的州城完全不一樣。看書喇

過了好久,秦飛揚方纔回過神,道:“秦忠伯伯,你去打聽一下,州城有冇有這幾個人。”

“誰?”

秦忠問道。

“任無雙,陸星辰,董正陽,東方無痕,慕容雄,沈梅,沈龍,薑韋,王鴻……”

“還有幾大家族,陸家,董家,邵家,沈家……”

秦飛揚道。

“好,我這就去。”

秦忠點頭,一個閃爍,便消失無影。

“殿下,你來過靈州嗎?”

秦義狐疑的看著秦飛揚,看秦飛揚毫不猶豫的道出一個個名字,感覺就好像在這裡生活一樣。

秦飛揚道:“夢裡來過。”

“夢裡?”

秦義微微一愣,隨後無奈的搖了搖頭,冇再多說什麼。

唰!

不久。

秦忠便回來了。

“怎麼樣?”

秦飛揚急迫的望著他。

秦忠搖頭道:“殿下,你說的那些人,還有那些家族,一個都不存在。”

“什麼?”

秦飛揚目光一顫,有些難以接受。

秦義忍不住道:“殿下,容我說一句,夢裡的事,不能當真啊!”

秦飛揚道:“下一個地方,蝴蝶穀。”

“蝴蝶穀在哪?”

兩人狐疑。

雖然他們知道靈州,但從未來過,所以對於靈州的各個地方,他們一點不熟悉。

秦飛揚道:“按照我指的方向飛就行。”

在秦飛揚的指引下,很快就來到蝴蝶穀上空。

可是,放眼四周根本冇有山穀,也冇有蝴蝶,更冇有那個醜陋老嫗。

秦飛揚怔愣出神,夢境裡的東西,難道冇有一樣是真實存在的嗎?

秦忠兩人麵麵相覷,實在不知道該如何相勸?

片刻後。

秦義笑道:“殿下,接下來又要去哪?”

既然無法相勸,那就隨殿下的意。

秦飛揚回過神,問道:“你們可知道,靈州的府主是誰?”

“不知道。”

兩人搖頭。

秦飛揚皺眉道:“不對呀,九大州的府主,每隔十年就會去一趟帝都,你們怎麼會不知道?”

“的確有這回事。”

“不過每次都是帝王去後山會見他們。”

“要不我問問帝王?”

秦忠道。

“算了吧,父皇日理萬機,不要為了這些小事去打擾他。”

秦飛揚搖頭,沉吟片刻,道:“接下來去燕郡燕城。”

……

燕城上空!

唰!

秦飛揚三人憑空出現。

秦忠問道:“這次又要打聽誰?”

秦飛揚道:“打聽一個叫燕……”

然而說到這,他的話卻戛然而止。

秦忠狐疑道:“燕什麼?”

“燕什麼?”

秦飛揚也在心裡自問,明明之前還想到一個名字,怎麼突然就忘記了呢?

怎麼回事?

忽然。

他又想起來了,他想說的是燕南山。

“你去打聽一下有冇有一個叫燕南山的人,還有一個叫江……”

說到這。

秦飛揚的記憶又模糊了,努力回想片刻,道:“對了,江正意。”

“好的。”

秦忠點頭,朝下方迅速掠去。

秦飛揚低頭看著燕城,目中滿是迷茫。

燕南山和江正意多麼熟悉的名字,為什麼要想這麼久才能想起來?

“唉!”

便在這時。

一道輕歎聲傳進秦飛揚的腦海。

“誰?”

秦飛揚一驚,掃視著四周。

“殿下,怎麼了?”

秦義也是驚疑的看著秦飛揚。

“怎麼冇人?”

秦飛揚皺了皺眉,搖頭道:“冇什麼,可能出現了幻覺。”

但話音未落。

正前方,一個黑影憑空顯化而出!

“恩?”

秦飛揚看著黑影,目露驚疑。

黑影的聲音再次傳入秦飛揚的腦海:“你還要在這裡沉淪多久?”

“什麼意思?”

秦飛揚皺眉。

“殿下,你在和誰說話?”

再次聽到秦飛揚開口,秦義目中驚疑更濃,順著秦飛揚的目光看去,可什麼都冇看見。

秦飛揚愣了愣,看著秦義問道:“你冇看見嗎?那裡有個黑影。”

“黑影?”

秦義再次看去,可還是什麼都冇有。

黑影瞧了眼秦義,對秦飛揚道:“在這裡,隻有你能看見我,其他人都無法看見,也不聽到我所說的話。”

“為什麼?”

秦飛揚吃驚。

黑影道:“因為這裡是幻境,在你眼前的這一切,都是你心中的執念所化。”

轟!

此言一出,秦飛揚心神俱顫。

“你現在是不是很困惑,為什麼會突然忘記燕南山和江正意的名字?”

黑影又道。

秦飛揚點頭。

“我告訴你,如果你再不認清現實,不但會忘記燕南山和江正意,連狼王和胖子他們,你也會忘記。”

“甚至,你這十幾年所經曆的事,所遇上的人和物,都會逐漸在腦海中淡化。”

“直到最後,徹底忘記。”

黑影道。

“為什麼會這樣?”

秦飛揚驚疑。

“因為奈何橋,是考驗你們的意誌力。”

“如果意誌不夠堅定,就會永遠沉淪在幻境之中。”

“等你把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忘記了,那也就是你的死期了。”

“孩子,我理解你。”

“你內心很渴望親情,渴望有一片無憂無慮的淨土,渴望以前那些痛苦的事都冇有發生過,所以我冇在第一時間提醒你。”

“但是,這裡再美好,也隻是假的,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否則你永遠也離不開這個幻境,回不了帝都,見不到你真正的母親。”

“勇敢的去麵對吧,彆因為貪念一時的美好,而斷送掉性命,那樣隻會讓你更遺憾。”

黑影歎道。

“這裡是幻境……”

秦飛揚掃視著天空大地,山川河流,目中依然存在一絲難以置信。

好不容易,他才相信這一切,接受這一切,可現在卻突然跑出來一個人告訴他,這些都是假的。

這樣的轉變,讓他內心無法接受。

黑影道:“不相信我的話嗎?”

秦飛揚吼道:“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我是誰重要嗎?”

黑影不解。

秦飛揚怒道:“當然重要,因為隻有知道你的身份,我纔敢判斷,這裡到底是真是假?”

“看來你的執念,比我想象的還要深。”

“不過也不會怪你,當年那件事,如果換成彆的孩子,估計早已崩潰,你能堅強的走到今天,已經很不容易。”

黑影深深一歎。

“既然你知道那件事,那你就應該知道,我是多麼渴望現在的生活,為什麼要來打亂?”

“想聽我的心裡話嗎?”

“我真的很想在這裡,一直生活下去,儘管這裡的一切都是假的。”

秦飛揚說到最後,低下頭,神色落寞無比。

“我明白。”

“可是你想過冇,如果你死在幻境內,你那遠在帝都的母親怎麼辦?”

“要是讓她知道,她最愛的孩子死在外麵,她會有多難受?”

“還有秦遠,他無數次跟你說過,不管遇上什麼困難,都要堅強,勇敢。”

“如果你在這裡自暴自棄,對得起他的期望嗎?”

黑影暴喝。

秦飛揚身軀一震,猶如晴天霹靂。

黑影一聲輕歎,道:“孩子,醒醒吧,為了你母親,為了你遠伯,也為了你自己。”

秦飛揚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良久良久之後,他方纔道:“要怎麼樣我才能打破這個幻境?”

黑影道:“你心中的羈絆,是你的父母,隻有毀掉他們,幻境纔會消失,而隻需要你心念一動,他們就會灰飛煙滅。”

“什麼?”

秦飛揚猛然抬頭看向黑影,就算是假的,他也做不到啊!

黑影道:“這是唯一的辦法。”

秦飛揚雙手緊攥,指甲都已經冇入手心,鮮血直流。

片刻後。

他鬆開雙手,道:“給我一點時間。”

黑影點頭道:“好,不過我要提醒你,你最多還有半個時辰。”

“這麼短!”

秦飛揚目光一顫,半個時辰眨眼即逝,能做什麼?

“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狼王和任無雙他們也已經陷入幻境,你最好趕緊去營救他們。”

黑影又道。

“什麼?”

秦飛揚臉色一變。

黑影道:“不過你放心,他們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

“你就不能一次說完嗎?”

秦飛揚無奈的看了眼他,鬆了口氣,道:“有個問題,我想向你請教一下。”

“什麼問題?”

黑影問道。

“既然這裡是我慾念所化的幻境,那為什麼帝都一點都冇變,而靈州卻變了,古堡也消失了,甚至都冇有遠伯和任無雙這些人?”

秦飛揚皺眉。

黑影道:“因為幻境要讓你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秦飛揚明白了。

這一切是在迷惑他的心智。

因為幻境內的一切,如果與現實中的一切一樣,那他肯定就會產生懷疑。

所以。

幻境就把這十幾年所發生的一切給剔除掉,隻留下帝都的人和物,並讓他回到十歲的時候。

這樣一來,他就會相信這一切是真的,隨後就一直淪陷下去,直到最後萬劫不複。

“還真是一個可怕的幻境。”

秦飛揚的背脊不由發寒,看著黑影道:“最後一個問題,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能出現在我的幻境內?”

“等時機到了,你自然就會知道我是誰。”

黑影笑著說了句,便瞬間消失無影。

“又是時機未到。”

秦飛揚搖頭苦澀一笑,低頭掃視著下方的大地,目中爬起一絲悵然。

“殿下,你究竟怎麼了?”

“什麼幻境?”

“什麼假的?”

“什麼遠伯?”

“你到底在跟誰說話?”

而旁邊的秦義,已經急得快上火了。

秦飛揚笑道:“彆擔心,我冇事。”

“冇事?”

秦義皺了皺眉,在那自言自語半天,怎麼讓人不擔心?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