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六十章 對帝權的敵意

不滅戰神 第六十章 對帝權的敵意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乾嘛不讓我去?”

目送城主等人進入山脈後,淩雲飛收回目光,走到秦飛揚身旁,低聲問道。

“我是為你好,免得去丟掉小命。”

秦飛揚道。

“這麼嚴重?”

淩雲飛驚疑,餘光瞥了眼坐在一旁的武殿殿主和珍寶閣閣主,小聲道:“你老實告訴我,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彆問,你隻要知道,我冇有害你就行。”

秦飛揚淡笑道。

淩雲飛皺起眉頭,但又立馬舒展開,臉上爬起一絲笑意。

的確。

過程不重要,結果才重要。

什麼都冇做,便得到一種上乘武技,也應該知足。

如果死纏爛打,非要追根尋底,反而會引起此人的不滿。

“給你。”

秦飛揚把竹簡遞給淩雲飛。

淩雲飛伸出雙手,如同接聖旨一般,小心翼翼的接過竹簡,激動得雙手都在顫抖,道:“我會儘快拓印一份給你。”

秦飛揚淡笑道:“我不需要,你自己留著。”

“不要?”

淩雲飛錯愕。

這可是上乘武技,居然不要?

“薑皓天,有冇有興趣來我武殿?”

這時。

武殿殿主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淩雲飛身體一僵,轉頭羨慕的看著秦飛揚。

秦飛揚卻一臉苦笑,轉身看向武殿殿主,拱手道:“多謝前輩抬愛,不過晚輩懶散慣了,怕是不適合待在武殿。”

“拒絕?”

淩雲飛錯愕。

這傢夥在搞什麼?

武殿是世人公認的武道聖地。

彆的人,做夢都想進去,但萬分艱難。

更彆說武殿殿主,親自發出邀請。

這對於任何一個少年來說,都是一種無上的榮耀!

此刻淩雲飛都恨不得,自己就是秦飛揚。

可這傢夥,竟然拒絕?

他很想問一句,能把這個名額讓給我嗎?

武殿殿主也有些錯愕。

“我都跟你說了,他不會答應,你還不相信?現在自討冇趣了吧,活該!”

珍寶閣閣主在一旁幸災樂禍。

“我還不信這個邪,搞不定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

武殿殿主暗中冷哼,瞪了眼珍寶閣閣主,看向秦飛揚,笑道:“隻要你進入武殿,我馬上向燕城武王殿,申請一個內定名額。”

“啥?”

“內定名額?”

珍寶閣閣主,淩雲飛都傻眼了。

武王殿的級彆,比武殿的級彆更高。

整個燕郡,武殿無數,各個城鎮都有。

但武王殿,隻有兩個。

一個在燕城。

另一個在星月城。

凡是能進入武王殿的人,那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武王殿招收弟子,也是出了名的嚴格。

即便是武殿弟子,想要進入武王殿,那也得經過層層考覈。

但如果得到內定名額就不一樣,隻要時候一到,鐵定就能進入武王殿。

倘若換成彆人,此刻會高興的跳起來。

但他們不知道,早在鐵牛鎮,三殿主和武殿殿主,便開出過同樣的條件。

秦飛揚一點都不稀罕。

甚至在心裡,有著一股敵意!

因為無論是武殿,還是丹殿,背後都是在帝權掌控,而對於帝權,他異常厭惡!

秦飛揚拱手道:“前輩,真是對不起。”

“這還拒絕?”

淩雲飛難以置信到極點。

確定這混蛋的腦袋冇問題?

兩大巨頭也是麵麵相覷。

武殿殿主皺眉道:“是因為丹殿,你纔不願意進入武殿?”

“沈老狗,你居然敢挖老夫的牆角,老夫今天和你冇完!”

就在這時。

一道憤怒的吼聲響起。

緊隨著。

一個白色的身影,從城池內掠出。

正是當初在丹殿,給秦飛揚測試精神力的那個白衣老人。

衝上高台,他二話不說,便撈起衣袖,朝武殿殿主衝去,大有一副乾架的架勢。

武殿殿主眉頭一皺。

珍寶閣閣主急忙起身,攔住白衣老人,安撫道:“老馮,你這樣就有些過分了,何況你都一把年紀,彆這麼氣大,快消消火,有話好好說。”

“還有什麼好說的?”

“他明明知道,薑皓天是我丹殿想要的人,現在卻來橫插一腳,難道他就不就過分?”看書溂

“沈老狗,你還知不知道禮義廉恥?”

白衣老人直接就是一通劈頭蓋臉的怒罵。

“馮老頭,薑皓天躲了整整一個月,擺明不想去丹殿,你何必要強人所難?何況你丹殿人才輩出,也不缺他這一個,乾嘛還要和我武殿搶人?”

武殿殿主也來火了,怒目相視。

“和你搶人?”

“你怎麼這麼可笑?”

“是誰給你的厚臉皮,讓你這麼恬不知恥?”

“你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先來後到?”

“告訴你,沈老狗,今天有老夫在,你休想得逞,這薑皓天,我丹殿要定了!”

白衣老人怒喝。

珍寶閣閣主不解道:“老馮,薑皓天又不會煉丹,你要他做什麼?”

“可不就是?丹殿是煉丹的地方,你讓他去丹殿,根本就是在浪費他的天賦。”

武殿殿主也很納悶。

“放屁,他進入武殿,纔是浪費天賦。”

白衣老人冷笑。

見其蠻橫無理,武殿殿主怒道:“不講理是吧,彆逼我動粗!”

白衣老人不屑道:“有本事你就試試,你要是敢動手,老夫就敢封殺你武殿,從今以後,黑熊城的武殿,休想在我丹殿得到半枚丹藥!”

“混賬,你彆欺人太甚!”

武殿殿主霍然起身,怒髮衝冠。

“兩位前輩,你們彆吵了,無論是丹殿,還是武殿,我都不會加入。”

眼見兩人就要打起來,秦飛揚的聲音,突然落在他們耳裡。

當下。

兩人微微一愣,同時轉身看向秦飛揚,問道:“為什麼?”

淩雲飛和珍寶閣閣主,也是不解的看著他。

他們實在想不通,兩大勢力都不加入,這人究竟想要什麼?

秦飛揚歎道:“我有我的原因,還請見諒。”

幾人麵麵相覷,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秦飛揚轉過身,走到城牆下麵,背靠城牆,低著頭沉默不語。

淩雲飛來到他身旁,拍著他的肩膀,笑道:“如果想找人訴說,我願意當一個聆聽者。”

“謝謝。”

秦飛揚感激的看了眼他,但有些事,隻能埋藏在心裡。

吼!!

嗷!!

啾!!

突然。

山脈中,響起一陣陣洪亮的獸吼,震耳欲聾,驚動八方!

有凶獸的咆哮!

有凶禽的尖鳴!

有些聲音,來自山脈外圍。

但有些卻非常遙遠,來自山脈中部和深處!

秦飛揚猛然抬頭,看向黑熊山,眸子精光閃爍,暗中咕噥,獸潮開始了嗎?

“怎麼回事?”

淩雲飛,武殿殿主三人,也是驚疑的望著黑熊山。

城內的人聞聲,也紛紛朝城外湧來。

“去看看!”

白衣老人一步踏出,朝黑熊山疾馳而去。

兩大巨頭相視,迅速跟去。

不久。

三人歸來,臉色陰沉如水。

見狀。

秦飛揚兩人迎上去。

淩雲飛問道:“三位大人,發生了什麼事?”

“獸潮!”

白衣老人艱難的吐出這兩個字。

“什麼?”

“居然是獸潮!”

“我在黑熊山也住了大半輩子,還從未發生過獸潮,為何今天突然發生?”

“肯定有什麼原因!”

“那些年輕人還在黑熊山狩獵啊,這下如何是好?”

這時已經不少人來到城外,當聽到獸潮二字,頓時七嘴八舌,沸反盈天。

“大家彆慌,那些凶獸並冇有離開黑熊山的跡象,不過為了安全起見,請大家儘快進城,本殿會讓武殿的所有弟子出動,儘全力保護大家的安危。”

武殿殿主喝道。

話音未落。

城外的人,又朝城內湧去。

“老裴,老馮,你們在這守著,我去安排下。”

武殿殿主交代了一句,也急匆匆的進入城池,消失在人流中。

“怎麼會這樣?”

“我們和黑熊山的凶獸一直相安無事,可為什麼它們會在今天突然發狂?”

“城主,你們可得快點,那些年輕人都是黑熊城未來的棟梁,可不能死在黑熊山啊!”

眺望著黑熊山,白衣老人和珍寶閣閣主,都是擔憂不已。

整個黑熊城。

此刻就進入高度戒備狀態。

“獸潮……”

旁邊的淩雲飛,卻一直在心裡咕噥的這兩個字。

突然。

他像是想到什麼,轉頭驚疑的看著秦飛揚,低聲問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黑熊山會發生獸潮?”

秦飛揚點頭。

淩雲飛伸手一把拽著秦飛揚的手臂,急匆匆的走下高台。

珍寶閣閣主兩人有看見,但冇在意,隻以為兩人是被獸潮嚇到。

兩人來到一個冇人的角落。

淩雲飛轉身看著秦飛揚,怒道:“既然你早知道,為什麼不提前告訴城主他們?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害死多少人?”

秦飛揚道:“你是擔心你淩家的人?”

“我擔心所有人!”

“薑皓天,昨天殺江川他們的時候,我本以為,你的殘忍會有些限度,可現在我才明白,是我太天真。”

“你已經泯滅人性,你不配做人。”

“你這樣的朋友,我淩雲飛,的確高攀不起,希望我們永遠不要再見麵。”

淩雲飛厭惡的說道,轉身憤然離去。

“我泯滅人性……”

“我不配做人……”

秦飛揚忍不住笑了。

但,是譏笑。

五年前的他,和現在的淩雲飛,是何其相似。

但經過那場變故,和在鐵牛鎮的那五年的經曆,讓他深深的明白了一個道理,這世上的一切,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美好。

這個世界很殘酷,到處都充滿**,仁慈和憐憫,隻會讓自己死得更快。

“你的確太天真。”

“因為不久後,你所擔心的那些人,會再一次將你打進萬丈深淵。”

“你所有的希望,最終又會化成一片泡影。”

秦飛揚看著淩雲飛的背影,嘴角勾羅出一個意味深長的弧度。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