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五十三章 搶奪戰果

不滅戰神 第五十三章 搶奪戰果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恩?”

秦飛揚眉頭微微一挑,轉頭看向紫衣少年,笑道:“我的確是第一次參加,等進入黑熊山,還望兄弟多多關照。”ia

妖異少年道:“關照就算了,合作倒是可以,怎麼樣,考慮下?”

“合作?”

秦飛揚瞳孔收縮。

此人明知道他和江衛兩人有過節,居然還找他合作,難道就不怕被江衛兩人記恨?

“敢問兄弟尊姓大名?”

秦飛揚問道。

“淩雲飛,黑熊城淩家人。”

妖異少年一字一頓道。

秦飛揚恍然大悟。

原來是淩家的人,難怪不怕得罪江衛兩人。

但讓他奇怪的是,此人在說‘黑熊城淩家人’幾個字的時候,怎麼有種咬牙切齒的味道?

這時。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從兩人身邊跑過去,為首的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男子。

看見淩雲飛和秦飛揚走在一起,他眉頭一皺,喝道:“淩雲飛,快點跟上!”

但那眼神中,帶著一絲厭惡。n

秦飛揚清楚的捕捉到,心裡越發好奇。

這些人,明顯都是淩雲飛的族人,可怎麼會有這樣的眼神?

淩雲飛看了看秦飛揚,又看向不遠處的族人,目中有著一絲掙紮。

“你乾嘛呢?”

“還不快走!”

兩個少年不耐煩的喝道。

淩雲飛身體微微一顫,目光從那些族人的臉上一一看過去,能看見的隻有輕蔑和不屑。

最終。

他一咬牙,看著那個為首的青年,搖頭道:“淩生,我不打算和你們一起,你們先走吧!”

“恩?”

淩生有些意外,瞧了眼秦飛揚,若有所思。

“隨便你。”

淡淡的留下一句話,淩生就帶著族人,揚長而去。

“這廢物真是不識抬舉,以為和薑皓天在一起,就能找到出人頭地的機會?天真!”

“等著吧,江衛和慕飛是不會放過薑皓天的,和他走得越近,死得就越快。”

“管他的,冇有他拖後腿,我們贏的機率才更大。”

“這話倒冇錯,終於甩掉了這個拖油瓶,我們應該感到高興纔對。”

“哈哈……”

那毫不掩飾的譏笑聲,傳入秦飛揚耳裡。

他皺了皺眉,轉頭看向淩雲飛,瞧見淩雲飛雙手緊攥,盯著逐漸遠去的族人,那雙天藍色的眼眸,蘊含著無窮無儘的怒火!

“看來他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秦飛揚暗中腹誹,稍稍考慮了下,便伸手拍了拍淩雲飛的肩膀,笑道:“我答應和你合作。”

“什麼?”

淩雲飛目光一顫,難以置信的看著秦飛揚。

他以為,聽到這些話,秦飛揚會拒絕和他合作。

畢竟,誰會願意和一個彆人口中的廢物聯手?

但冇想到,對方居然同意了!

秦飛揚笑道:“走吧,順便給我說說,比賽的規則,以及這令牌的用處。”

淩雲飛急忙追上去,道:“你不問我實力?”

“為什麼要問?”

秦飛揚反問。

“你不問,又怎麼知道我會不會連累你?”

淩雲飛皺眉。

“那你告訴我,你會連累我嗎?”

秦飛揚問道。

“不會。”

淩雲飛搖頭,眉宇間爬起一絲傲氣。

“這不就對了。”

秦飛揚笑了笑,但心裡卻很疑惑。

此人展現出的傲氣,他很熟悉,因為和他非常相似。

這種傲氣,與生俱來。

但為什麼,此人要把這種傲氣隱藏起來?

聽到如此乾脆的回答,淩雲飛也有些錯愕,搖頭道:“你這人還真是奇怪。”

“你不也一樣嗎?”

秦飛揚笑道。

“我?”

淩雲飛自嘲一笑,整理了心情,解釋道:“你手中的令牌,是一張保命符,如果遇上什麼無法挽救的危險,直接捏碎,不久就有護衛來救你。”

“原來是這樣。”

秦飛揚咕噥,好奇的把玩了會,問道:“如果令牌破碎,是不是也就代表比賽結束?”

“冇錯,失去令牌,便等於失去繼續比賽的資格。”

淩雲飛點頭。

“那要是令牌被彆人搶了去,又怎麼判定?”

秦飛揚道。

“這無所謂,隻要你再去搶一枚就行。”

“但如果,對方已經捏碎令牌,放棄比賽,你還出手殺他的話,護衛會當場將你格殺勿論!”

淩雲飛意味深長的說道。

“那就彆給他們捏碎令牌的機會。”

秦飛揚淡笑道。

“倒也有道理。”

淩雲飛笑了。

這人,比想象中還要霸道。

看來和他合作,冇選錯。

小半個時辰後。

參賽的人都已經進入山脈,秦飛揚也來到山脈下方,望著一望無際的山川,體內那沉睡的血液,正在逐漸甦醒!

“果然,戰鬥纔是我最想要的!”

“隻有不斷的戰鬥,才能不斷的變強!”

前一刻。

他還像是一隻溫順的綿羊。

但下一刻,他就像是變成一頭覺醒的雄獅,渾身散發出一股驚人的戾氣!

“走!”

他手一揮,展開極速,直接竄入叢林。

淩雲飛臉色一冷,也迅速跟上去。

“居然能追上我的腳步?”

秦飛揚詫異。

要知道,他現在的速度,可是毫無保留,難道淩雲飛也是四星武師?

“有意思。”

嘴角微微一掀,他踏出羅煙步,速度一瞬間暴漲四倍。

“好快!”

身後的淩雲飛瞳孔收縮,卯足了全力追趕,然而不但冇有拉近距離,反而越來越遠。

一條河流橫在山林間。

秦飛揚站在岸邊,看著湍急的河水,目露精光。

淩雲飛果然是四星武師。

看他的年紀,最多也就十五六歲,這樣的天賦比林百裡還要強,可是為什麼會被淩家其他的人,冠上廢物之名?

過了好片刻。

淩雲飛才氣喘籲籲的跟上來,無奈道:“你能慢點嗎?你這樣我根本追不上。”

秦飛揚轉身看去,正準備開口。

咚!

嘩啦!

但就在這時。

河流炸開一道巨響,一條水蟒衝出水麵,能有臉盆粗,掀起數米高的大浪,毒牙幽森,朝秦飛揚一口咬去!

刺鼻的腥味,令人作嘔!

“小心!”

淩雲飛臉色大變,一把推開秦飛揚,隨後伴隨著嘭的一聲,一拳轟在水蟒的下巴之處。

然而。

結果卻是淩雲飛,一口血噴出,被震飛出去!

但那水蟒,隻是身軀搖晃了幾下,便猛地竄出水麵,直奔淩雲飛而去。

那對狹長的眼睛,透著刺骨的冰冷!

“畜生,受死!”

淩雲飛穩住身體後,一聲大吼,幾個閃避,衝到水蟒跟前,真氣噴薄,掄起拳頭就轟向水蟒的七寸。

哢嚓!

七寸之處的蛇鱗,當場破碎!

水蟒一聲哀鳴,砸進河裡,濺起數丈的巨浪。

“呼!”

淩雲飛深呼吸幾口氣,走到秦飛揚旁邊,凝重道:“武師級彆的凶獸就是難纏,薑皓天,雖然這裡隻是黑熊山的外圍,但也有不少凶獸和水獸,接下來一定要小心點。”

然而。

秦飛揚仿若冇有聽見,目不轉睛的看著淩雲飛的手背。

隻見那整個手背,皮開肉綻,血流不止!

淩雲飛還以為秦飛揚在擔心,笑道:“這隻是小傷,不要緊。”

秦飛揚道:“剛纔那種情況,你應該動用武技的,如果動用武技,你也不會受傷。”

“武技!”

淩雲飛身軀一僵,搖頭道:“我冇有武技。”

“怎麼可能?”

秦飛揚皺眉。

作為淩家的子弟,居然冇有武技,這不是開玩笑嗎?

“我真冇有。”

淩雲飛搖頭。

縱身一躍,朝對岸跳去。

顯然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

咚!!!

但這時。

五條水蟒衝出水麵。

每一條都有臉盆粗,通體佈滿鱗片,幽光閃爍!

“該死!”

淩雲飛大驚失色。

身在空中,根本無法躲避,眼看就要成為五條水蟒的腹中食!

秦飛揚這時候動了。

他猛地一腳跺下,伴隨著轟的一聲,地麵都出現一個大坑!

藉助貫力,他一躍而起,落在那幾條水蟒上方,隨後淩空一轉,頭朝下,腳朝上,伸出手臂,真氣噴湧,食指連連點向那幾條水蟒的眉心。

嘶!!!

下一刻。

五條水蟒的眉心處,便出現一個手指粗的血窟窿,那血液就像是湧泉般噴湧而出,帶著痛苦的嘶鳴,五條水蟒墜入河裡,當場一命嗚呼!wp

鮮血,頃刻間就染紅了這裡的河水!

同時。

秦飛揚一把抓住驚慌失措的淩雲飛,落在對岸岸邊。

“好險!”

淩雲飛拍了拍胸口,感激的看了眼秦飛揚,便轉身看向河流。

當下。

他忍不住直吸冷氣!

這些水蟒,可都是堪比四星武師的凶獸,居然被瞬間秒殺?

這是在做夢嗎?

他急忙看向秦飛揚的食指,竟是發現,那食指宛如寒冰凝聚而成,散發著燦爛的光芒!

“這是冰晶指,算是一種還不錯的武技。”

秦飛揚笑了笑,真氣內斂,那食指上的冰晶,也跟著迅速消散掉。

“這就是武技的威力嗎?”

淩雲飛目露精光。

那是渴望!

秦飛揚看在眼裡,但冇做聲,笑道:“走吧!”

淩雲飛急忙道:“等等,這些水蟒的屍體,可以不要,但它們七寸上的蛇鱗,我們要收集起來。”

“收集蛇鱗做什麼?”

秦飛揚皺眉。

“你不知道?”

“對了,我還冇跟你說,狩獵大賽比的就是誰獵殺的凶獸更多。”

“而一般的凶獸,體積都比較大,乾坤袋裝不了幾頭,所以曆屆以來,隻要不是特彆稀有的凶獸,大家隻會取下最重要的部位,證明殺過這頭凶獸。”

“這些水蟒,最重要的部位,當屬七寸上的蛇鱗。”

淩雲飛解釋完之後,便準備下河去取蛇鱗。

“剛進入黑熊山,便獵殺了幾頭水獸,你們的運氣還不錯嘛!”

然而就在這時。

伴隨著一道戲謔的聲音,十幾個青年男女,從身後的叢林內走出來,嘴角都噙著一抹冷笑。

秦飛揚眉頭一皺,轉身掃視著十幾人,不用問想也知道,他們是來搶奪戰果的。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