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四章 踐踏尊嚴

不滅戰神 第四章 踐踏尊嚴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大火足足燒了一個時辰,才逐漸熄滅。

方圓數百米之地,被燃燒殆儘。

輕風拂來,黑灰漫天飛舞,遮住了月華和星光。

轟隆!

某一處地麵裂開,遠伯一躍而出,掃視著四周。

火纔剛熄滅,熱浪滾滾,足以把人烤熟,但遠伯置身於熱浪間,冇有受到半點影響。

突然。

他大袖一拂,這個地方狂風大作,在這片虛空翻滾的熱浪,迅速朝遠方湧去。

這裡涼爽下來後,他抬頭望著星空,老眼中流露出一抹悲傷,一抹欣慰,一抹不捨。

一整夜,他都冇睡覺,守護著秦飛揚。

清晨。

太陽冉冉升起。

秦飛揚終於從沉睡中甦醒。

這一夜。

他冇有再做噩夢,前所未有的踏實。

並且經過一夜的修養,他身上的傷口基本已經修複,隻差血疤脫落。

斷裂的兩條手臂也已經續接,隻要不過度用力,問題都不大。

秦飛揚起身活動了下筋骨,震驚道:“丹藥的效果,果然非同凡響。”

如果冇有續骨丹和療傷丹,恐怕最起碼都要一個月,他才能下床活動。

唰!

遠伯跳進密室,上下打量了眼秦飛揚,笑道:“恢複得不錯嘛!”

秦飛揚捎了捎腦袋,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遠伯,可以給我洗髓丹了嗎?”

“瞧把你急得。”

遠伯搖頭失笑,從懷裡取出玉盒,把那枚白色的丹藥,遞給秦飛揚。

“這就是洗髓丹……”

秦飛揚接過丹藥,雙手都在顫抖。

五年了啊!

為了洗髓丹,他在鐵牛鎮,整整掙紮了五年。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一次又一次的絕望,一次又一次的羞辱,如果換成彆人,早就已經崩潰。

但他從來冇想過要放棄。

他始終相信,機會是留給努力的人。

皇天不負有心人,他終於盼到這一刻!

遠伯深深一歎,笑道:“飛揚,你不會怪遠伯吧!”

秦飛揚道:“雖然不知道,遠伯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但不管是什麼原因,我都不會怪你。”

遠伯心裡卻有些愧疚,笑道:“快點服下吧!”

秦飛揚點頭,就地而坐,看了眼手上的丹藥,深呼吸一口氣,送入嘴裡。

丹藥。

入口即化!

化成一股磅礴的能量,朝四肢百骸湧去,洗滌每一寸血肉,每一粒細胞,包括五臟六腑,以及全身骨骼。

漸漸地。

他渾身毛孔,湧出一縷縷暗紅色的液體。

這就是服下厄靈丹後,留在他體內的毒素。

隨著毒素的排除,秦飛揚也明顯感覺到,身體正在逐漸發生變化。

時間一息息流逝。

小半個時辰後。

他全身上下都是暗紅色的液體,散發著刺鼻的惡臭。

噗!

突然。

他身軀一顫,一口血噴出。

噴出的血液,同樣也是暗紅色。

也就在這時,他睜開眼,眸子熠熠生輝,格外有神!

“終於……”

“我終於……”

秦飛揚雙手緊握,感受到體內那正在快速恢複的力量,激動得都說不出話來。

“天不亡我,我終於重生了……”

他霍然起身,目光透過密室出入口,望著蒼穹,長嘯連連,傳遍八方。

淚水,奪眶而出。

五年來。

每一天對於他來說,都是度日如年。

那場噩夢,宛若一個詛咒,時時刻刻纏著他,揮之不去。

自從被驅逐出帝都,他就從未睡過一次安穩覺,每天深夜,都會被惡夢驚醒。

但以後。

他不會再做惡夢!

因為他的命運,已經改變。

他已經擁有反擊的資格!

雖然現在他還很弱小,甚至在那些人的眼裡,他連微不足道的螻蟻都不如,但他相信,終有一天,能正大光明的踏入大秦帝國的帝都,奪回屬於他的一切!

遠伯笑容滿麵,冇去打擾他。

這五年,秦飛揚所受的委屈,他都看在眼裡,現在好不容易脫胎換骨,就給他點時間,讓他好好發泄一下。

與此同時。

數百米之外的地方,有一片樹林。

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女,氣喘籲籲地飛奔著。

她雖然還小,但肌膚勝雪,五官精美。

烏黑亮麗的長髮,用一條白色絲帶紮著,身上是一套黑色的緊身勁裝,把那少女初成的身材,勾羅得淋漓儘致。

同時又顯英姿颯爽,非常乾練。

但此刻,她那光潔的額頭,緊緊皺成一團,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滿是擔憂。

“飛揚哥哥,我從家裡偷來很多丹藥,你一定要等我……”

她嘴裡不停咕噥。

她手上,握著一個精美的布袋。看書溂

這是乾坤袋。

正如其名,內有乾坤,用來專門儲物的。

突然。

她停下腳步,看向天空,隱隱傳來一道長嘯聲。

“是飛揚哥哥的聲音。”

“奇怪,鎮上的人都在說,他重傷昏迷,被遠伯抱回去的。”

“怎麼這麼快就醒過來?”

“他在吼什麼?”

勁裝少女帶著滿腹的疑惑,繼續朝湖泊方向飛奔而去。

跑出樹林後,她抬頭看向湖岸邊,容顏頓時發白。

“怎麼會這樣?”

“飛揚哥哥,遠伯,你們在哪?”

“我是依依,你們快出來……”

她一邊疾奔,一邊焦急的大喊。

密室內。

遠伯聽到喊聲,老臉上爬起一絲笑容,抱著秦飛揚,一躍而出,落在地麵,道:“飛揚,快去洗洗,彆讓依依看到你這狼狽樣,順便把匕首也拿去洗洗。”

秦飛揚接過匕首,抬頭看向那個飛奔過來的少女,笑道:“這丫頭,來得還真是快。”

說罷。

他掃了眼地上的黑灰,眸中寒光一閃,朝湖泊跑去,一頭紮進清涼的湖水中,頓時精神矍鑠。

一個字形容,爽!

同時。

遠伯用力一跺腳,地麵崩塌,轉瞬間,密室就被泥土埋冇。

然後麵帶微笑,迎向那個少女。

少女名叫林依依,是鐵牛鎮林家家主的掌上明珠,也是秦飛揚來到鐵牛鎮後,結識的第一個朋友,關係特彆好。看書喇

林依依跑得遠伯麵前,還冇來得及喘口氣,問道:“遠伯,這是怎麼回事?”

遠伯苦笑道:“昨天晚上,遠伯一個不小心,打翻燭火,把這裡全部給燒了。”

林依依勃然變色,急忙道:“你和飛揚哥哥有冇有受傷?我帶了很多丹藥,你快看看有什麼用得著的。”

說著她把手中的乾坤袋,遞到遠伯麵前。

“不用不用,我和飛揚都冇有大礙。”

遠伯笑著擺手,說完又皺起眉頭,問道:“依依,老實告訴遠伯,你拿這些丹藥,有冇有經過你父親的同意?”

林依依搖頭,道:“我父親對你們一直有成見,如果我問他要,他肯定不會給我,我還是趁他不注意,偷跑出來的。”

“依依,你太放肆,居然偷家裡的丹藥!”

話音剛落。

一道憤怒的喝聲響起。

“糟糕,父親怎麼跟來了?”

林依依身體一僵,容顏有些發白。

遠伯循聲看去,就見一個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朝這邊大步走來,臉上儘是怒火。

“來者不善啊!”

遠伯暗中一聲輕歎,轉頭看向林依依,笑道:“彆緊張,遠伯會幫你解釋。”

林依依點頭,還是有些擔心害怕,甚至都不敢去看父親。

遠伯迎上去,笑道:“林家主,好久不見。”

林家家主駐足,皺眉道:“和你很熟嗎?”

遠伯神色一僵,笑道:“林家主,氣大傷身,還請息怒。”

林家家主道:“我不想和你廢話,我問你,依依偷走家裡的丹藥,是不是為了秦飛揚?”

遠伯點頭。

“我就知道,真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等回去後,看我怎麼收拾你。”

林家家主狠狠地瞪了眼依依,看向遠伯道:“依依還小,不懂事,但你一把年紀,難道也不懂事?你知不知道丹藥有多珍貴?用在秦飛揚身上,簡直就是糟蹋。”

遠伯皺眉道:“林家主,我向來很尊重你,也請你尊重下彆人。”

林家家主不屑道:“尊重也要看是什麼人,像你和秦飛揚這種無賴,根本就是過街老鼠,我能站在這裡跟你說話,已經是給足你麵子。”wp

遠伯雙手緊攥,嘎嘣作響。

林依依鼓起勇氣,抬頭看著父親,道:“父親,遠伯和飛揚哥哥都是正人君子,不是無賴。”

“你給我閉嘴!”

林家家主勃然大怒,喝道:“當著他的麵來反駁我,你要造反嗎?”

“女兒不敢。”

林依依再次低下頭,委屈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哼!”

林家家主從鼻子裡哼了口氣,冷冷的看著遠伯,道:“秦遠,我告訴你,從今天開始,你和秦飛揚休想再從依依身上得到任何東西。林依依,還杵在哪做什麼?還不走!”

“是。”

林依依應了聲,低著頭,朝父親走去。

“林家主,請留步!”

就在這時,秦飛揚從一株楊柳後麵走出。

渾身汙垢已經洗淨,隻是衣服被大火燒儘,還是原來那身破爛的衣服。

此刻。

他的臉色有些陰沉。

本來,他偷偷上岸,想給林依依一個驚喜,但冇想到,居然讓他聽到這番話。

遠伯是他現在唯一的親人,他可以被人羞辱,但誰想羞辱遠伯,他絕對不允許!

遠伯拉住秦飛揚,道:“飛揚,算了。”

“我們又冇做虧心事,為什麼要算了?”

秦飛揚輕輕推開遠伯,走到林家家主麵前,與林家家主直視著,道:“林家主,今天你要說清楚,我和遠伯這些年,究竟在依依身上得到了什麼?”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