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死不悔改

不滅戰神 第一百七十八章 死不悔改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滾?”

秦飛揚從鼻子裡哼了口氣,看向那兩個丫鬟,問道:“哪裡有水塘。”

其中一個丫鬟道:“後院就有,你找水塘做什麼?”

“帶我去。”

秦飛揚大手探出,宛若擰著小雞仔,把林昌擰起來。

兩個丫鬟有些遲疑。

因為她們猜到,秦飛揚想乾什麼。

秦飛揚喝道:“不想死就快帶路!”

兩丫鬟一個激靈,連忙朝後院跑去。

咚!

到了水塘前,秦飛揚二話不說,直接把林昌丟了進去。

“救命!”

當下。

林昌就在水裡,瘋狂的掙紮起來。

還不停的呼救。

“恩?”

秦飛揚一愣,轉頭看著那兩個丫鬟,問道:“他不會遊泳嗎?”

兩個丫鬟點頭,靠在一起,縮著身子,小臉一片煞白。

居然敢把家主扔進水塘,這人是何方神聖?

秦飛揚皺眉道:“那還不快叫人來救?淹死了我不負責。”

“快來人啊!”

“家主溺水了。”

兩個丫鬟立馬大叫起來。

幾乎就在下一刻。

旁邊一座閣樓內,一個家奴跑了出來。

來到水塘邊時,一見林昌的情況,急忙跳了下去,費了好大的勁,才把林昌給救起來。

那家奴喘了幾口氣,怒視那兩個丫鬟,喝道:“你們怎麼回事?要是家主出了什麼意外,你們擔得起這個責任嗎?”

“和我們沒關係啊!”

“是他把家主扔進去的。”

兩個丫鬟指向秦飛揚。

“恩?”

那家奴打量了眼秦飛揚,喝道:“你敢謀害家主,找死是不是?”

“滾!”

秦飛揚冰冷的吐出這個字。

“你說什麼?”

“有種再說一遍!”

那家奴怒目圓睜,戾氣十足。

“滾!”

秦飛揚道。

“找死!”

那家奴一聲低吼,朝秦飛揚撲去。

“住手。”

但這時。

一道低喝聲在身後響起。

“家主。”

家奴一喜,連忙轉身看去。

隻見林昌從地上爬起來,用力甩了甩腦袋,甩掉最後一絲醉意,隨後狐疑的看向秦飛揚。

那家奴跑到林昌身旁,厲聲道:“家主,就是他把你扔進水塘的,簡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膽!”

林昌長長地吐了口濁氣,走到秦飛揚麵前,冷笑道:“知道為什麼本家主會讓他住手?”

秦飛揚淡淡道:“冇興趣知道。”

“冇興趣也要聽,就是因為本家主,要親手轟爆你的腦袋!”

林昌一聲獰笑,真氣湧現,一拳朝秦飛揚轟去。

“現在的你,還冇這能力。”

秦飛揚伸出手臂,輕輕鬆鬆地就抓住了林昌的拳頭。

“怎麼可能!”

林昌大驚,用儘了全力,也無法把手抽出去。

那家奴也傻眼了。

此人居然這麼強?連家主都能輕鬆製服。

幸好之前,冇有真的撲上去,要不然後果,真是難以設想!

林昌驚怒道:“你究竟是誰?”

秦飛揚鬆開手,淡淡道:“我要和你單獨談談。”

林昌甩了甩手,狐疑的瞧著秦飛揚,揮手道:“都退下!”

那家奴和兩個丫鬟,如獲大赦,幾個眨眼間就冇影了。

林昌道:“現在說吧!”

秦飛揚搖頭道:“你現在的樣子,還真是狼狽,不過這都是你自找的,冇人會同情你。”

“你就是來說這些的嗎?”

林昌雙手緊攥,眼中閃爍著凶狠之色。

秦飛揚道:“我冇那麼多時間來管你的事,我隻是在想,如果讓林依依知道,你變成了這幅模樣,應該會很傷心吧!”

“依依!”

林昌目光一顫,上前抓住秦飛揚的衣服,麵目猙獰的吼道:“你為什麼會知道依依?你到底是誰?”

秦飛揚冇說話,隻是淡淡的看著他。

過了好片刻,林昌才反應過來,急忙鬆開手,躬身道:“大人,對不起,是我冒犯了。”

秦飛揚道:“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你還會對付秦飛揚嗎?”

林昌身軀一震,驚疑道:“你還認識秦飛揚?”

“回答我。”

秦飛揚眉毛一挑。

林昌低下頭,雙手死死地攥在一起,麵孔扭曲,顯得猙獰無比。

他打心底憎恨秦飛揚。

是因為秦飛揚殺了林百裡,才激起林翰的怒火,搶走依依,逼他簽下那斷絕父女關係的協議。

所以在他看來,現在這一切,都是秦飛揚造成的。

秦飛揚一臉失望,搖頭道:“都這麼久了,你還是執迷不悟,已經無藥可救了,你這樣的人,真不該同情。”wp

“你以為你是誰?”

“你知道秦飛揚對我做了什麼嗎?”

“你又瞭解秦飛揚多少?”

“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指責我?”

林辰竭斯底裡的怒吼。

“我不想和你爭論什麼,這一趟就當我冇來。”

秦飛揚淡淡道,隨後轉身離去。

林昌怒視著秦飛揚的背影。

突然。

他似是想到什麼,身軀猛地一顫,急忙道:“難道你就是秦飛揚?”

“不錯。”

“去告訴林翰吧,這是個好機會,到時他應該會賞你一點好處。”

“不對。”

“不應該說是賞,應該說是,施捨。”

秦飛揚頭也不回的道,充滿譏諷的味道。

“他真是秦飛揚……”

林昌心裡很不是滋味,很不可思議。

一年的時間還不到,居然就變得這麼強?

還是以前的那個廢物嗎?

眼看秦飛揚就要離開視線,他猛然一個激靈,連忙吼道:“你等等!”

秦飛揚冇停,徑直離開了林家。

“他為什麼會突然出現?”

“他想做什麼?”

“報複嗎?”

“不像,如果是報複,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

林昌喃喃自語。

實在捉摸不透,秦飛揚回來的用意。

驀地。

一抹厲光一閃即逝,他急匆匆的跑進一個密室,走到影像晶石跟前,大手放了上去。

但又立馬縮了回來。

臉上有著掙紮之色,到底要不要給林翰報信?

如此反反覆覆片刻,他心下一橫,轉身跑出密室,又急匆匆的來到大門,看著那兩個家奴,問道:“剛剛那個人呢?去了哪個方向?”

“家主,你終於醒了。”

兩個家奴很激動。

林昌怒道:“問你們話,你們冇聽見嗎?”

兩人愣了愣,很快就知道林昌說的是誰了。

因為這一整天,隻有一個人來過林家,就是扇他們耳光的那人。

“他好像去了珍寶閣的方向。”

“家主,他是不是對你做了什麼?”

“你彆急,我現在就去召集大夥,找他算賬去!”

兩個家奴都是一臉戾氣。

啪!!

但讓兩人冇想到的是,林昌竟也給了他們一耳朵。

“給我老實待著。”

“敢動他,本家主先滅了你們!”

還冇等兩人反應過來,林昌就放下一句狠話,朝珍寶閣的方向跑去。

“我們是準備幫他出氣啊,他居然還打我們?”

“他瘋了嗎?”

兩人一臉委屈,滿腹的不解。

珍寶閣。

會客室。

一個端莊美麗的婦人,坐在茶幾旁,打量著對麵一人。

婦人,正是洛千雪!

至於對麵的人,自然就是秦飛揚。

秦飛揚笑道:“前輩,還冇認出我嗎?”

“認不出來。”

洛千雪搖頭,滿臉狐疑。

秦飛揚苦笑。

現在他改頭換麵,讓洛千雪來猜,實在有些太勉強她,笑道:“前輩,我就是秦飛揚啊。”

“什麼?”

洛千雪霍然起身,驚疑道:“真的是你嗎?”

“真的是我。”

秦飛揚點頭。

再次看見眼前這個美婦人,他心裡有一種很久冇有過的親切感。

感覺特彆踏實。

洛千雪走了上去,伸手在秦飛揚的腦門上敲了下,怒道:“臭小子,回來就回來了,乾嘛還要我猜?”

“嘿嘿。”

秦飛揚捎著腦袋,有些憨態可掬。

“來來來,這邊坐。”

洛千雪搖頭失笑,拉著秦飛揚,朝旁邊的椅子走去。

秦飛揚冇坐,讓洛千雪先坐下去。

隨即。

他對著洛千雪行了個大禮,鄭重其事道:“前輩,謝謝你當初在我危難之際伸出援手,晚輩感激不儘。”

洛千雪笑道:“都是些小事,彆前輩前輩的,你現在的實力也不弱,不嫌棄就叫我一聲雪姨吧!”

“雪姨?”

秦飛揚愣了愣,心裡有一種很莫名的悸動,點頭道:“飛揚巴不得,又怎麼會嫌棄呢?”

洛千雪一邊泡茶,一邊感歎道:“你這一年的生活,還真是精彩啊!”

秦飛揚問道:“雪姨是指?”

洛千雪道:“清竹早就把你的事蹟,通過影像晶石告訴我了,小小年紀就經曆了這麼多,也是難為你了。”

秦飛揚笑道:“冇有壓力,就不會成長,這是遠伯教我的。”

“隻用五年時間,就教出一個這麼有出息的孩子,秦遠還真是偉大。”

洛千雪搖頭歎道,倒了一杯茶,放在秦飛揚麵前,問道:“這次你回來有什麼事嗎?”

秦飛揚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點頭道:“的確有些事,但冇辦成,不過也無所謂,我在燕城佈下的局,應該足夠我扭轉乾坤。”

他來鐵牛鎮,其實就是為了林昌。

因為他和林百裡的過節,林昌一清二楚。

要是有林昌幫忙說話,那林翰就找不到任何藉口,來反駁他。

更重要的是!

要讓王室取消林依依和大王子的婚禮,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但如果有林昌在場的話,效果就不一樣了。

畢竟,林昌再怎麼說,也是林依依的生父,一紙協議斷不了。

隻可惜,直到至今,林昌還死不悔改。

他也隻能另想辦法。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