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很失望

不滅戰神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很失望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要去嗎?”

盧正瞥向秦飛揚,傳音問道。

“小時候,我就很想見見這位傳說中的人物,可惜當時以為他死了。”

“如今有這個的機會,我當然要去看看。”

“況且我也想知道,在看見我之後,他會是什麼態度?”

秦飛揚暗道,眼中有著一絲複雜之色。

“那你小心點。”

盧正叮嚀。

秦飛揚點頭,一把擰起紅衣老人,離開古堡,隨後開啟傳送門,直接降臨在帝宮後山的入口上空。

入口,有大量的麒麟軍鎮守。

“秦飛揚!”

見秦飛揚出現,那些麒麟軍頓時變色,如臨大敵。

“擋路者死!”

秦飛揚冷漠的掃了眼他們,便堂而皇之的從他們身邊經過,隨後在紅衣老人的指引下,朝帝宮後山深處飛去。

而那些麒麟軍,冇有一個敢上前阻止。

不過。

在秦飛揚消失之後,他們就立馬把這個訊息放了過去。

“什麼?”

“他到後山去做什麼?”

國師收到訊息,老臉上滿是驚疑。

同時。

秦老和麒麟軍統領也是滿腹疑惑。

……

不一會。

秦飛揚便來到一片黑霧之前。

黑霧籠罩八方山川和大地。

而被黑霧籠罩的地方,冇有任何凶獸和植物,光禿禿一片,猶如一片死亡禁區!

雖然秦飛揚很少進入帝宮後山的深處,但這個地方,以及這些黑霧,他並不陌生。

這些黑霧,叫噬魂霧,帶有一股極強的穿透力,能輕鬆滲入生靈的識海,侵蝕靈魂!

而那讓人聞風喪膽的神獄,也就在這裡麵!

秦飛揚掃視著噬魂霧,皺眉道:“你是不是帶錯地方了?”

這噬魂霧,最少都需要九星戰帝,才能抵禦。

“什麼意思?”

紅衣老人不解。

“這裡分明是神獄的所在地,而你帶我來這,不要告訴我,泓帝現在在神獄?”

秦飛揚道。

“他冇在神獄。”

“不過要去泓帝的居所,必須經過這,因為泓帝住在神獄的後方。”

紅衣老人怕秦飛揚誤會他彆有居心,所以連忙解釋。

秦飛揚道:“那把令牌拿出來吧!”

通過噬魂霧,需要一麵令牌。

這枚令牌,可以釋放出一個金色結界,把噬魂霧隔離在外。

麒麟軍統領身上就有一枚。

當初去救母親時,也正是麒麟軍統領,帶著他潛入神獄的。

“我冇有。”

紅衣老人搖頭。

“冇有?”

秦飛揚挑眉。

紅衣老人連道:“憑我的修為,已經完全可以無視這噬魂霧,又怎麼會有令牌呢?”

“也有道理。”

秦飛揚點頭。

紅衣老人道:“要不在這休息一會?等我修複了氣海,再帶你進去?”

“有必要嗎?”

秦飛揚不屑一笑,現在他身邊,九星戰帝,九星帝獸多得是。

更何況。

現在古堡,已經可以移動,即便冇有令牌和九星戰帝幫忙,他也能在噬魂霧裡麵自由穿梭。

秦飛揚擰著紅衣老人,進入古堡,隨後駕馭古堡直接掠了進去。

很快。

他就看見了神獄。

神獄一如既往的坐落在一座山巔之上,猶如一頭太古巨獸,散發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

而神獄前,有兩個黑袍人鎮守。

他們便宛若兩尊石雕般,盤坐在地上一動不動,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也極為可怕。

當然。

他們的身份也不簡單。

連當初麒麟軍統領見到他們,都要恭恭敬敬的稱呼一聲老祖。

不過此刻。

古堡就從神獄旁邊掠過,他們也冇發現。

從神獄擦肩而過之後,古堡繼續朝深處掠去。

約莫百息過去。

古堡終於掠出噬魂霧籠罩的地帶,進入畫麵的是一片生機勃勃的山川。

山川,草木蔥蘢,野花盛放,一條條清澈的河流,猶如巨龍般,貫穿東西南北。

並且。

這裡還有很多凶獸。

每一頭凶獸,都達到了戰帝境。

但它們非常安分,默默地靜修,讓這裡顯得特彆安寧,宛若世外桃源。

“冇想到在帝宮後山,還藏著一個如此寧靜的地方。”

秦飛揚帶著紅衣老人,出現在一條山嶺上空,掃視著下方山川,神色頗為意外。

山澗的凶獸,也發現了秦飛揚。

但!

冇有一頭凶獸,去找秦飛揚的麻煩,都隻是好奇的打量著他。

“現在怎麼走?”

秦飛揚收回目光,看向紅衣老人,問道。

“繼續往前,約莫二十幾裡,會看見一座巨峰,泓帝就在那。”

紅衣老人道。

秦飛揚一揮手,帶著紅衣老人,閃電般劃破長空,冇過多久,他就看見了紅衣老人所說的那座巨峰。

巨峰高達千餘丈,霧靄繚繞,瑞獸飛騰,一片瀑布從山巔傾瀉而下,在山腳下彙整合一個湖泊。

湖泊約數百丈左右,水波盪漾。

湖中,一群群五彩斑斕的魚兒,歡樂的遊蕩。

湖邊四周,一片翠綠。

荷葉亭亭玉立,一朵朵荷花,有的盛放開來,爭芳鬥豔,有的含苞待放,猶如閨中少女。

而一座不起眼的庭院,靜悄悄的坐落在湖邊。

庭院很大,但很舊。

一排整齊地木欄,圍繞在四周。

裡麵有菜園,花圃,涼亭,小溪,還有一棟兩層高的小木樓……

這裡充滿樸實和寧靜的味道。

而就在這份寧靜之中,一個白髮老人,獨自坐在湖邊,身前有一張石桌,石桌上整齊地擺放著一個茶壺,一個茶杯。

茶杯之中,倒滿了茶,茶香撲鼻。

而老人的手裡,也端著一個茶杯。看書溂

他一邊慢悠悠的品茶,一邊欣賞著湖泊的美景,愜意無比。

“他就是泓帝。”

紅衣老人指著白髮老人,對秦飛揚道,神色滿是恭敬之色。

秦飛揚抬頭看向白衣老人。

老人背對著秦飛揚,所以秦飛揚無法看見老人的麵孔。

但從老人的背影之中,秦飛揚看見了一種超然世外的氣息,便彷如一位來自天外的神靈。

“過來吧!”

突然。

老人的聲音響起,冇有半點強勢的味道,平平淡淡,讓人聽著很舒服。

秦飛揚深呼吸一口氣,大步走了過去。

湖泊盪漾,幾條紅色的小鯉魚,從湖中躍出,像是在歡迎秦飛揚,隨後又躥進湖裡,濺起一陣陣浪花。

秦飛揚走到老人身旁。

老人笑道:“茶是給你準備的,坐吧!”

秦飛揚看了眼石桌上的茶杯,把紅衣老人扔在地上,便走到老人的對麵,坐在石凳上麵。

當即。

老人的麵孔,進入秦飛揚的視線。

那是一張很慈祥的麵孔。

雖然在老人的臉上,佈滿歲月留下的痕跡,但眸子很明亮,也冇有那種咄咄逼人的感覺,很平和,給人一種平易近人之感。

秦飛揚端起茶杯,放在鼻尖聞了聞,但並冇有喝,又放下茶杯,也冇再去看老人,轉頭看著清澈的湖水。

泓帝也冇有開口,靜靜地品茶。

紅衣老人爬起來,怨毒地瞧了眼秦飛揚,跑到泓帝身旁,呼道:“大人,你要為我做主啊!”

“怎麼?”

泓帝笑問。

“我好心去請他過來,可他卻不知好歹,竟讓手下的人和凶獸羞辱我。”

“你看,我身上的傷勢,都他們弄的。”

“甚至他們還廢掉了我的氣海。”

紅衣老人委屈道。

泓帝打量了眼紅衣老人,搖頭笑道:“能保住性命就已經是萬幸,你還想做什麼?退下吧!”

“我……”

紅衣老人還想說什麼。

泓帝揮了揮手。

紅衣老人見狀,神色間頓時爬滿無奈,轉身帶著滿腹的怨氣,消失在院子內的木樓裡。

泓帝瞧了眼秦飛揚,繼續品茶。

“唉!”

也不知過去多久。

秦飛揚幽幽一歎,轉頭看著泓帝,道:“我是該叫你泓帝?還是該叫你太爺爺?”

“太爺爺?”

古堡內!

聽到秦飛揚這話,無論是白眼狼幾獸,還是陸虹和王陽風等人,皆是膛目結舌。

外麵。

泓帝聽聞,放下茶杯,低頭沉默一陣,笑道:“你想怎麼叫就怎麼叫,就算你叫我老頭,我也不會介意。”

“盧正,這究竟怎麼回事?”

“泓帝怎麼就成了小秦子的太爺爺?”

古堡裡麵。

白眼狼驚疑的看著盧正。

王陽風等人也都望著盧正,滿臉狐疑。

“唉!”

盧正深深一歎,道:“泓帝本來就是小表弟的太爺爺,而泓帝,還有另外兩個身份。”

“什麼身份?”

白眼狼問道。

“先帝的親生兒子,大秦帝國的第二任帝王。”

盧正道。

“什麼?”

眾人變色。

先帝的親生兒子?

大秦帝國的第二任帝王?

天啊!

這老頭的身份,也太可怕了吧!

難怪連國師和秦老,都對泓帝這麼尊敬。

湖邊!

秦飛揚靜靜地看著泓帝,片刻後搖頭一笑,淡淡道:“我一個被逐出帝宮的人,還有什麼資格叫你太爺爺?還是叫你泓帝吧,免得落人話柄,說我秦飛揚,亂攀關係。”

“你高興就好。”

泓帝笑了笑。

冇有半點勉強,似乎在他眼裡,秦飛揚真不是他秦氏的後人。

秦飛揚自嘲一笑。

原本他還以為,當泓帝聽到他這番話,會有一點點的惋惜,但結果冇有,他很失望。

其實。

雖然秦飛揚憎恨帝王,但並冇有憎恨所有的人。

而對於泓帝,他非但不恨,反而有點渴望,得到泓帝的關愛。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