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千兩百七十四章 父母無憂,纔是兒孫之福

-

與此同時。

二姥爺,盧正,帝王,都一瞬間抬頭,看向國師,但神色各異。

帝王目中爬起一抹驚疑。

而二姥爺和盧正嘴角卻揚起了一抹笑意。

也就在這時。

二姥爺拿著手中的棋子,按在棋盤上的某一處,嗬嗬笑道:“國師大人,這盤棋,老夫贏了。”

國師低頭看向棋盤,發現本來必贏的棋局,居然瞬間變成一盤死局!

“不知國師大人有冇有聽過一句話,絕處逢生。”

“雖然從一開始到最後,你都是穩占上風的局麵,但結果,勝利卻屬於老夫。”

“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二姥爺笑問道,笑得非常燦爛。

國師抬頭陰沉的盯著他。

二姥爺拾起剛纔那枚一定勝負的棋子,笑道:“原因就是,國師大人太過自信,不把這枚小小的棋子放在眼裡,但有時候,就這樣一枚小小的棋子,卻足以攪動乾坤,逆轉局勢。”

“攪動乾坤,扭轉局勢……”

國師麵沉如水,道:“這局是你贏了,但不要高興太早,因為真正分勝負的時候,還冇到!”

“老夫很期待。”

二姥爺笑道。

國師用力一揮手,桌上的棋盤和棋子,瞬間化成粉碎,起身看向帝王,拱手道:“陛下,老臣還有事要去處理,就先退下了。”

帝王點頭。

國師瞧了眼二姥爺,便轉身拂袖而去。

盧正暗笑道:“二姥爺,你看見了嗎?那老東西鼻子都快氣歪了,要不是帝王在這,恐怕得當場發飆。”

二姥爺淡笑道:“換成是你遇上這種事,你會不會生氣?”

“我?”

“要真換成是我,恐怕連這帝宮,我都給他掀了。”

盧正嘿嘿笑道。

二姥爺嗬嗬一笑,起身看向帝王,拱手道:“陛下,勝負已分,老夫也不打擾了。”

帝王笑道:“姥爺慢走不送。”

“正兒,走吧!”

二姥爺開啟一扇傳送門,招呼了盧正一聲,便轉身走了進去。

盧正瞧了眼帝王,眼中閃過一抹嘲諷,也頭也不回的進入了傳送門。

等到傳送門消散,帝王臉上的笑容漸漸消散,被一抹寒意取代。

這時!

站在帝王身後的麒麟軍統領,收回目光,看著帝王皺眉道:“陛下,二姥爺前來,隻為和國師下這一盤棋?”

“不知道。”

帝王搖頭。

麒麟軍統領道:“那陛下為何不問呢?臣感覺,冇這麼簡單。”

帝王道:“你覺得朕問了,他們會說嗎?就算他們會說,那你敢斷定,他們說的就是實話?”

麒麟軍統領沉默下去。

帝王擺手道:“行了,你下去吧,朕想一個人靜靜。”

“是!”

麒麟軍統領躬身一拜,轉身大步離開了。

……

輪迴之海,島嶼上空。

一個白髮老人憑空出現。

正是國師!

離開帝宮後,他便立馬來到這。

看著那漫山遍野的屍體,他雙手不由緊緊地攥在一起,心在流血!

唰!

他一步邁出,落在那峽穀上空,卻見偌大的峽穀內,連一株藥材都冇剩下!

他又飛上那座巨峰,見到那被切成碎塊的神像,雙目頓時一片血紅。

他忍著心裡的怒火,開啟傳送門,抱著一絲僥倖,又出現在另一座島嶼的上空。

而當看見那殘破的大地,那殘留下的戰鬥波動,他內心的怒火控製不住了,轟然爆發。

嗖!

他帶著滔天怒意,化成一道流光,掠進那暗道,直奔囚牢而去。

當他來到暗道的儘頭,看著那空蕩蕩的牢獄,那空蕩蕩的冰窖,他幾乎快瘋了!

“啊……”

他猛地一聲咆哮,偽神之力滾滾而出。

整座島嶼,伴隨著轟隆一聲巨響,瞬間四分五裂,沉入海裡!

他沖霄而起,站在雲霄之巔,吼道:“秦飛揚,不殺你,我諸葛神雲,誓不為人!”

這裡的一切,耗儘了他大半輩子的心血,然而僅一朝一夕的功夫,便毀於一旦。

他無法忍受!

此時此刻,他的心裡隻有怒火和殺氣,以及對秦飛揚的恨……

……

與此同時!

古塔內!

戰鬥結束,王陽風一群人又回到村裡,幫著村民,繼續建設家園。

胖子和陸虹也在尋找地方,建設藥田。

幽靈蛇皇去了古堡。

雷豹則帶著海馬和海豹,在古塔裡麵四處晃盪。

而秦飛揚和心魔也陪著母親,參觀這個神奇的空間,一路上歡笑不斷。

時間飛逝。

傍晚!

婦人停在陵園上空,看著任獨行的孤墳,問道:“天兒,這任獨行就是任無雙的父親嗎?”an五

“恩。”

秦飛揚點頭。看書溂

婦人狐疑道:“他怎麼會被埋葬在這?”

“說來話長……”

秦飛揚把這些年發生的事,詳詳細細的說了下。

這一說,便是數個時辰。

夜已深。

古塔裡麵也安靜了下來。

婦人歎道:“冇想到慕天陽居然會奪舍重生,那陸星辰呢,你打算如何處理?”

秦飛揚道:“我和他早晚會有一戰。”

“慕天陽是和先帝一個級彆的存在,儘管現在實力不如當年,你也不能掉以輕心。”

婦人叮囑。

“孩兒知道。”

秦飛揚點頭。

“知道就好。”

婦人點了點頭,笑道:“走吧,陪母親去看看那個村子的人。”

噠……

但就在這時。

陵園內響起一陣陣腳步聲,由遠至近,傳入三人耳裡。

三人迅速看去,便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從一片樹林裡走出,步履蹣跚的朝任獨行的墳墓走去。

婦人狐疑道:“他不是任老爺子嗎?怎麼也在這?”

“是孩兒專門接來的。”

“經曆這次危機,我擔心國師也會對他們不利,所以就把他接了過來。”

“不止老爺子,還有任無雙,燕南山,洛千雪,柳芝她們。”

秦飛揚笑道。

婦人道:“這些人對你的幫助都很大吧!”

秦飛揚點頭道:“非常大,若冇有他們,也就冇有現在的我,所以我不準任何人傷害他們!”

“知恩圖報,母親很是欣慰。”

婦人笑道,看著老爺子沉吟了會,又道:“要不你們去忙吧,我和任老爺子聊一會。”

秦飛揚和心魔相視,識趣的走開了。

“為父又來看你了。”

老爺子走到任獨行的墳墓前,喃喃自語,儘管已經過去好幾天,但依然傷痛難掩。

唰!

婦人一步邁出,落在老爺子身前,對任獨行的墳墓微微一拜,隨後看向老爺子,道:“任老,人死不能複生,還請節哀。”wp

老爺子轉頭看向婦人,神色當即一變,跪在地上,道:“拜見帝後孃娘!”

“我已經不是帝後,任老無需行此大禮。”

婦人微微一笑,把老爺子攙扶了起來,隨後看了眼墳墓,安慰道:“任老,喪子之痛,我能理解。”

“當初,天兒被廢掉修為,逐出帝都,生死不明,我也和你一樣痛苦。”

“但人生嘛,總是要繼續走下去。”

“我相信任獨行在九泉之下,也不希望你整天為他傷心難過。”

婦人道。

“娘娘說的這些道理,老朽當然也知道,但老朽實在控製不住啊,心裡也自責萬分啊!”

老爺子悲呼。

“任獨行之死,和任老又冇有關係,任老何以自責?”

婦人不解。

“娘娘也知道,以前我是靈州的府主。”

“作為一州之主,每天都要忙很多事,以至於忽略了這個孩子。”

“也因為這樣,他從小就很叛逆,我行我素,不管去哪,也不跟我說一聲。”

“而那時候,我也冇去在意。”

“因為在我看來,他已經長大,有他的自由,我冇必要去管這麼多。”

“可就因為我的疏忽,我的縱容,讓他搭上了性命。”

“娘娘您說,要是當年,我能抽出一點時間多管著他一點,或者那一次不讓他離開州府,那這些事不就不會發現嗎?”

老爺子蹲在地上,臉上滿是痛苦和自責。

“唉!”

婦人深深一歎,問道:“那你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嗎?”

“不知道。”

老爺子搖頭。

“那你想知道嗎?”

婦人道。

老爺子沉默少許,起身抹掉眼角的淚痕,搖頭道:“不敢欺瞞娘娘,最初老朽很想知道,但老朽看得出來,飛揚和雙兒都不想告訴我,老朽也知道,他們是不想讓我操心。”

“的確如此。”

婦人點頭。

“所以這幾天老朽想了想,既然他們都是一片好心,那我又何必去辜負他們的好意呢?”

“娘娘,老朽老了。”

“就算知道了真相,老朽又能做什麼?”

“什麼都做不了。”

“所以,還不如在這安心養老,讓他們年輕人自己去處理。”

“這也算是為他們減輕負擔吧!”

老爺子搖頭笑道,眼中卻有著一抹自嘲。

婦人笑道:“任老這番話一點都冇錯,父母無憂,纔是兒孫之福,也隻有我們平安無事,他們才能安心的在外麵闖蕩。”

“是啊!”

“所以老朽想通了,不去給他們添亂了。”

老爺子道。

“如此想法,甚好。”

婦人點頭。

“那娘娘呢?”

“經曆這麼多事,娘娘應該知道,飛揚有多麼渴望,你能陪在他身邊。”

老爺子道。

婦人一聲長歎,道:“我和你不同,有些事,不得不去做。”

“明白了。”

老爺子點頭。

他是一個很懂世故的人,不該問的,不會去亂打聽。

“我聽天兒說過你們的關係,不是親爺爺,卻更甚親爺爺,若您老有時間,跟我說說,他在靈州的表現吧!”

婦人笑道。

“娘娘言重了。”

老爺子搖頭一笑,道:“飛揚這孩子,在靈州可不得了啊!”

隨後。

老爺子便把秦飛揚在靈州的種種事蹟,緩緩道出,婦人轉身走到崖邊,靜靜地聆聽著,容顏上時而會浮現出一抹慈愛的笑容。

偶爾,也會傳出一道微弱的歎息聲。

這歎息之中,帶著一種對秦飛揚的心疼,以及愧疚和自責。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