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千兩百六十九章 怎麼會是他?

不滅戰神 第一千兩百六十九章 怎麼會是他?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小女人?”

心魔眉毛一挑,當即怒道:“你也好意思說我?平時你在彆人麵前,不也是囂張跋扈,而現在在母親麵前,不也跟個小綿羊一樣?”

秦飛揚臉色一黑,轉頭惱怒的瞪著心魔,道:“這話你可得說清楚,我什麼時候囂張跋扈過?彆破壞我在母親心裡良好的形象。”

“你還良好形象?”

“我還三好學生呢!”

心魔滿臉鄙夷。

秦飛揚青筋暴跳,怒道:“和我作對,你是不是感覺特舒服?”

“你這算是說對了,還真是特彆舒服。”

心魔戲謔一笑,臉上滿是挑釁之色。

“你行。”

秦飛揚從鼻子裡哼了口氣,轉身走到母親旁邊,道:“母親,彆聽他瞎說,兒子一向都很老實規矩的。”

“切!”

心魔直接豎起中指,走到婦人麵前,躬身道:“見過母親。”

和秦飛揚這麼一鬨,他心裡的緊張感也消失了。

秦飛揚臉上也有著一絲笑意。

他向來不是一個愛胡鬨的人,這樣做,自然也是為了緩解氣氛,幫心魔消除心中的緊張感。

婦人上前攙住心魔的手,笑道:“彆這麼拘禮。”

“這就是母愛嗎?”

心魔喃喃。

那從婦人手中傳出的溫度,讓他有些迷醉。

婦人伸出手,把兩人擁入懷裡,臉上滿是慈愛,笑道:“你們都是我的好孩子,母親以你們為榮。”

秦飛揚笑容滿麵。

心魔則是一臉沉迷。

這就是母親的懷抱?好溫暖啊!

作為心魔的他,從來冇有感受過這樣的溫暖,更彆說偉大的母愛。

他忍不住迷戀。

尤其是婦人那一句,都是她的好孩子,讓他的心徹底融化。

“母親……”

心魔低聲喃喃,雙手不由自主地抱緊母親,深怕下一刻就會消失一般。

母子三人相擁一起,真情流露,門外的幽靈蛇皇和雷豹,都不忍心打擾。

冇多久。

老嫗等人,也把大家解救了出來。

隨後老嫗來到囚室外,站在幽靈蛇皇旁邊,瞧了眼母子三人,正準備向秦飛揚彙報。

“彆打擾他們。”

“他們好不容易纔團聚,就讓他們單獨相處一會吧!”

幽靈蛇皇傳音道。

“好。”

老嫗點頭,隨後轉身對著大家,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大家心領神會,都一言不發的站在長廊和囚室內。

一時間,牢獄內陷入一片死寂。

“好了。”

“大家都在外麵等著呢,彆讓他們等太久。”

片刻後。

婦人瞧了眼老嫗等人,拍了拍秦飛揚兩人的後背,笑道。

“恩。”

秦飛揚兩人點頭,戀戀不捨的離開了母親的懷抱。

隨即。

兩人看向母親手上和腳上的鐵鐐,眼中皆是寒光閃爍。

“國師那個老匹夫,我一定不會讓他好過!”

秦飛揚冷哼,取出蒼雪,手起刀落,伴隨著鏗鏘一聲,鐵鐐當即斷裂。

這些鐵鐐都是用重力神鐵打造的,能禁錮生靈的修為。

也就是說。

一旦被這些鐵鐐束縛,不管修為多強,都會變成平凡人,任由擺佈。

心魔看了眼秦飛揚,抬頭看向婦人,笑道:“母親,我們出去吧!”

“好。”

婦人點頭。

秦飛揚和心魔一左一右,攙扶著母親,走出囚室。

“拜見主母。”

老嫗等人立馬單膝跪地,恭敬的呼道。

婦人一一掃視過去,臉上滿是欣慰,笑道:“大家無需多禮。”

“謝主母。”

眾人起身,好奇的打量著婦人。

婦人儀態端莊,笑意盈盈,表現得非常和善。

幽靈蛇皇湊到秦飛揚耳邊,低聲道:“該去處理正事了。”

秦飛揚雙目微微一眯。

幽靈蛇皇所說的正事,無疑就是那個自我封印的偽神。

秦飛揚轉頭看向婦人,問道:“母親,你可知這裡有一尊自我封印的偽神?”

“偽神!”

婦人一驚,搖頭道:“不知道啊,在哪?”

“帶路。”

秦飛揚看向幽靈蛇皇道。

“好。”

幽靈蛇皇點頭,轉身朝囚牢外飛去。

秦飛揚笑道:“母親,請。”

婦人皺了皺眉,快步跟上。

偽神可不是小事,必須慎重對待。

但突然。

秦飛揚目光一閃,道:“母親,等等。”

“怎麼?”

婦人停下腳步,轉頭狐疑的看著秦飛揚,心魔也是一臉不解。

秦飛揚從懷裡取出一枚複容丹,遞到婦人身前。

婦人看了眼複容丹,不解的看著秦飛揚。

心魔瞧了眼婦人的神色,憤怒的看著秦飛揚,道:“混蛋,你做什麼?難道連母親都不相信?”

秦飛揚瞥了眼他,看著婦人道:“情勢所逼,還望母親見諒。”

“母親理解。”

婦人笑了笑,接過複容丹,毫不猶豫的放入嘴裡。

而片刻過去。

婦人的容貌也冇有半點變化。

秦飛揚鬆了口氣。

這種時候,他就怕發生意外。

因為現在這局勢,最不能的就是掉以輕心,否則一步走錯,滿盤皆輸。ia

唰!

秦飛揚又一個閃爍,進入古堡,看向丹王財道:“還有冇有複容丹?”

“有。”

“上次你叫我煉製的時候,煉製了很多。”

丹王財取出一個乾坤袋,裡麵足有幾千枚複容丹。

秦飛揚一把抓住乾坤袋,離開古堡,看著那老嫗道:“這裡麵都是複容丹,驗證一下他們的身份,若有異常,直接殺無赦!”

“是!”

老嫗接過乾坤袋,恭敬的應道。

秦飛揚看向母親,笑道:“我們走吧!”

婦人點頭,朝外麵走去。

心魔走到秦飛揚旁邊,暗問道:“你會不會也太謹慎?”

“局勢如此,不謹慎不行啊!”

秦飛揚暗歎。

心魔沉默下去。

雖然秦飛揚的做法,讓他有些不滿,但秦飛揚的顧慮,也無可厚非。

婦人轉頭瞧了眼兩人,眼中滿是讚賞之色,問道:“你們來這裡,國師知道嗎?”

心魔冷笑道:“他知道我們來了輪迴之海,但並不知道,我們已經找到他的老巢,更不知道,他的後人已經被我們屠殺殆儘!”

“屠殺殆儘!”

婦人目光一顫,道:“這是不是也太殘酷了點?”

“母親,你還看不清現在的局勢嗎?國師就是想謀朝篡位,你知道他們的來曆嗎?”an五

秦飛揚指向老嫗等人。

婦人搖頭。

秦飛揚道:“他們就是國師培養出來的死士,幸好讓我們提前發現,把他們解救了出來。”

“解救?”

婦人不解。

秦飛揚道:“這件事說來話長,等離開這,再慢慢告訴母親。”

“好。”

婦人點頭。

轟!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囚牢內,突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勢。

“恩?”

秦飛揚和心魔眉毛一挑,轉頭看去,便見一個魁梧大漢,從人群中掠出,渾身殺氣騰騰。

“果然藏有奸細!”

秦飛揚目光一冷,喝道:“廢了他!”

嗖!

雷霆之力滾動,雷豹猶如一個鬼魅,閃電般掠到囚室,直接一爪子簡單粗暴地轟碎了魁梧大漢的氣海。

“啊……”

大漢一聲慘嚎,撞向後方的牆壁。

“秦飛揚,你不要得意太早,總一天,你會死在老祖手裡,大秦帝國也會改名換姓……”

魁梧大漢怨毒的盯著秦飛揚,吼道。

“改名換姓?”

秦飛揚和心魔相視,眼中滿是嘲諷。

“雷豹,你看著辦。”

秦飛揚冷冷的丟下一句話,便和心魔陪著母親,跟在幽靈蛇皇身後,繼續朝外麵走去。

而當走出囚牢大門,幽靈蛇皇就停了下來。

“在哪?”

秦飛揚掃了眼前方的暗道,皺眉道。

“就在這。”

幽靈蛇皇看向囚牢大門的左側石壁。

秦飛揚和心魔抬頭打量著石壁,石壁渾然一體,除了上方掛著一盞油燈外,再也找不到任何東西。

“看我的。”

幽靈蛇皇嘿嘿一笑,騰空而起,輕輕推了一下那盞油燈。

那油燈,居然可以移動!

轟隆!

隨著油燈的移動,那原本渾然一體的石壁,也當即裂開一條縫,隨即緩緩打開。

一股刺骨的寒流,頓時洶湧而出。

“這麼隱秘的暗門和機關,你居然都能找到?”

心魔詫異的看著幽靈蛇皇。

幽靈蛇皇得意一笑,傲道:“你也不看看本皇是誰?”

“那你究竟是怎麼找到的?”

心魔皺眉。

“這是秘密。”

幽靈蛇皇神秘一笑。

“其實也不是什麼秘密。”

“幽靈蛇除了天生冇有氣息,以及能改變肌膚的顏色外,對四周環境的溫度,也非常敏感。”

“而這扇暗門,雖然能隔離裡麵的寒流,但它憑著本身特殊的能力,還是能感應到一二。”

“而隻要發現這裡有異常,那要找到暗門和機關,也自然不是難事。”

婦人笑道。

“原來是這樣。”

心魔恍然大悟。

幽靈蛇皇瞳孔收縮,佩服道:“主母果然見多識廣。”

婦人搖頭一笑,轉頭看向暗門。

暗門已經開啟一半,洶湧而出的寒流更加可怕,三人的眉梢和發間,都結出了一層冰霜。

而裡麵,的確是一個冰窖!

並且非常大!

而在冰窖中央,赫然矗立著一座冰雕!

冰雕晶瑩剔透,能清楚的看見,裡麵困著一個黑髮老人!

“怎麼會是他?”

婦人看見黑髮老人的時候,目光微微一顫,容顏上滿是難以置信。

“母親認識他?”

秦飛揚和心魔驚疑的看著婦人。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