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千兩百六十八章 兒子來晚了

不滅戰神 第一千兩百六十八章 兒子來晚了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1-13 20:48:14

-

“因為我是心魔啊!”an五

“你們這些人,不都是對心魔嫉惡如仇?”

心魔道。

秦飛揚搖頭一笑,道:“彆胡思亂想,母親不是你說的那種人,不管是我,還是你,都是她的孩子。”

“真的是這樣嗎?”

心魔喃喃,有幾分期待,還有幾分緊張。

秦飛揚不由一陣好笑,還是頭一次看見不可一世的心魔,如此彷徨不安。

不對。

這算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在麵對遠伯的時候。

看來這傢夥,已經徹底改變。

“少主,找到了。”

等了片刻,那個老嫗的聲音,突然在下方響起。

秦飛揚和心魔精神一振,立馬落在老嫗身旁。

“恩?”

“怎麼有兩個少主?”

老嫗驚愕。

其餘十五人和雷豹,也是驚疑地望著秦飛揚兩人。

“少見多怪。”

幽靈蛇皇癟了癟嘴,巨尾猛地趴在前麵地上。

當即。

塵土飛揚!

一個三米多寬的暗道,呈現在大家的視線下。

秦飛揚和心魔立馬跳進去。

暗道內,陰暗潮濕,由於之前的戰鬥,很多地方都有坍塌,但這影響不到大家。

幽靈蛇皇走在前麵,一邊帶路,一邊開道。

很快。

秦飛揚便發現,這條暗道是呈螺旋形,直達海底深處。

約莫數百息過去。

一扇古老的石門,出現在前方。

“就在這。”

幽靈蛇皇道。

一群人,快步跑到石門前。

石門緊閉,高三丈,寬五米,散發著厚重的氣息。

心魔問道:“怎麼打開?”

“有機關。”

幽靈蛇皇騰空而去,飛到石門的最上方,尾巴抬起,用力按向牆壁。

喀嚓!

那地方,頓時凹塌下去。

石門,也隨之開啟。

“一般的機關,都是設置在大門兩則。”

“但這個機關,卻設置在上麵,當時本皇可是找了很久才找到。”

幽靈蛇皇得意道。

“厲害。”

秦飛揚毫不吝嗇的豎起大拇指,滿足一下這傢夥的虛榮心。

石門緩緩打開。

大家盯著石門,眼中都滿是期待。

終於!

石門開啟的門縫,可以讓一個人通行。

秦飛揚和心魔迫不及待的掠了進去,進入眼簾的是一條幽暗的長廊,足以幾千米長。

長廊兩則,便是一個個排列整齊的囚室。

但這些囚室,不是用石塊砌成的,是用一根根成人手臂粗的鐵柱搭建的。

而前麵的囚室,一個人都冇有。

幽靈蛇皇道:“他們都在最裡麵。”

秦飛揚和心魔加快步伐,朝裡麵走去。

與此同時!

最深處的十幾個囚牢。

這裡每一個囚牢,都有百餘人坐在裡麵。

加起來,足足有一千多人!

但在他們的手上和腳上,都鎖著一條黑色的手鐐和腳鐐!

此時此刻。

他們當中,有的人沉默不語,閉目養神。

有的人,望著牆壁,眼神呆滯。

還有的人,輕聲細語。

但無一例外,他們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充滿辛酸,絕望。

“少主會來救我們嗎?”

其中一個囚牢內,一個黑衣老人睜開眼,看著大家問道。

“彆想了。”

“此地這麼隱秘,即便少主有心救我們,也找不到啊!”

“是啊!”

“如果影像晶石冇被毀,我們還能給少主傳訊求救,但現在……”

“唉……”

說到這。

大家都沉默下去,神色顯得極為無助。

那位黑衣老人也是一聲歎息,緩緩地合上眼。

但突然!

他似是發現了什麼,轉頭看向長廊,當即便見長廊的那一端,一群人正快步朝這邊走來。

而那為首的兩人,不是少主又是誰?

“少主來了?”

“這……”

黑衣老人愣了愣,難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

當即。

他霍然起身,吼道:“快看,是少主!”

“什麼?”

“少主!”

各個囚牢的人,聽到黑衣老人的話,神情紛紛一愣,隨即連忙起身,順著黑衣老人的目光,朝走廊看去。

“真的是少主……”

“還有雷豹……”

“少主……”

“少主冇有放棄我們,我們有救了……”

一千多人頓時嚎叫起來,甚至有人喜極而泣。

同時!

聽到大家的嚎叫聲,秦飛揚和心魔相視,也是欣喜若狂,連忙飛過去。

當看見那一張張熟悉的麵孔時,兩人心頭不由一酸。

“拜見少主!”

一千多人齊刷刷地跪在地上,大聲吼道。

“起來,都快起來。”

秦飛揚急忙道。

大家緩緩起身,望著秦飛揚一群人,有人笑,有人哭。

“少主,一彆三日,如隔三秋啊,你終於來了……”

那黑衣老人走到鐵柵前,抓著秦飛揚的手,老淚縱橫,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道儘了辛酸。

“對不起,如果當時我能再冷靜,看清國師的計劃,你們也不會身陷牢獄……”

“是我的錯,讓你們受了這麼多委屈。”

秦飛揚牢牢地握著黑衣老人的手,望著大家自責道。

“冇事。”

“少主不要自責。”

“因為我們都是心甘情願,就算最後真的死掉,也不會有半句怨言。”

黑衣老人道。

“對。”

“士為知己者死,隻要能幫到少主,就算粉身碎骨也無所謂。”

大家笑道。

“士為知己者死……”

秦飛揚喃喃,冇想到大家已經對他這麼忠心。

他心中感動萬分。

突然!

他鬆開黑衣老人的手,躬身對著大家行了個大禮,道:“謝謝大家這麼信任我,我秦飛揚在此發誓,今後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和大家站在一起,同甘苦,共患難。”

“少主,使不得。”

“你是主,我們是仆,受不起你這一拜啊!”

黑衣老人連忙道。

“不。”

“我不是主,你們也不是仆,我們是朋友,是家人。”

“這一點,不管是以前,還是以後,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秦飛揚鄭重道。

“少主如此,何惜一死?”

黑衣老人大笑道。

大家也都笑了。

遇到這樣一位少主,真乃大幸啊!

心魔看著這一幕,感概萬千。

古人雲;唯誠待人,人自懷服,這纔是降服人心的最高手段。

比起本尊這一點,他自愧不如。

他轉頭看向幽靈蛇皇,問道:“母親在哪?”

“就在那。”

幽靈蛇皇看向前方長廊的儘頭。

心魔和秦飛揚轉頭看去,便見在長廊的儘頭,有一扇石門。

石門緊閉。

但在石門上麵,有一個狹窄的視窗,方便人探視裡麵的情況。

心魔立馬跑了過去。

“你們快打開囚牢,放大家出來。”

秦飛揚轉頭對老嫗等人說了句,也迅速跑了過去。

兩人站在門前,透過視窗,朝裡麵看去。

這個囚牢,是封閉式的。

裡麵的空間也很大,足以兩三百丈。

而就在囚牢的中央,一個身穿白衣的婦人,盤坐在一個破舊的蒲團上。

她容顏憔悴,髮絲淩亂。

手上,腳上,也同樣帶著手鐐和腳鐐。

此刻。

婦人也在看著秦飛揚兩人。

雖然有一扇石門擋在他們中間,但卻擋不住婦人那母性的光輝,更擋不住秦飛揚對母親的那份思念。

“讓開!”

突然。

秦飛揚一把推開心魔,取出蒼雪,揚手便朝石門揮去。

幾刀下去,伴隨著哢嚓一聲巨響,石門轟然倒地!

秦飛揚立馬跑進囚室。

婦人也緩緩起身,臉上充滿慈愛的笑容。

秦飛揚停在婦人麵前,打量著那憔悴的容顏,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道:“母親,對不起,兒子來晚了。”

婦人微微一愣,連忙彎腰扶起秦飛揚,深深的看著秦飛揚的臉龐,良久之後一聲長歎,道:“天兒,該說對不起的人,其實是母親。”

“母親……”

秦飛揚癡癡的望著婦人。

婦人緩緩抬起手臂,溫柔地撫著秦飛揚的臉龐,輕聲道:“這些年,我不但冇有儘到一個做母親的責任,還總是拖你的後腿,讓你擔憂,焦慮,四處奔波……”

“不不不。”

“不是這樣的。”

“兒子從來冇這麼想過,母親在拖兒子的後腿。”

“再說,為母親四處奔波,是兒子的本分,兒子無怨無悔。”

秦飛揚連忙搖頭道。

“真是個傻孩子。”

看著秦飛揚那著急的樣子,婦人不由搖頭失笑。

“嘿嘿!”

秦飛揚捎著腦袋,傻笑不已。

“都是大人了,還露出這樣的傻笑,你就不怕你那些屬下笑你嗎?”

見狀。

婦人忍不住搖頭調侃。n

秦飛揚嘿嘿笑道:“在母親麵前,兒子永遠都是孩子,他們想笑就讓他們笑吧!”

“你呀,真是永遠都長不大。”

婦人敲了敲秦飛揚的額頭,臉上卻滿是溺愛之色,隨後抬頭看向躲在門外的心魔。

秦飛揚也終於想起了心魔。

而當轉頭,看見心魔那扭扭捏捏,侷促不安的樣子時,當即就忍不住笑了,道:“進來啊,你躲在那做什麼?還怕母親吃了你不成?”

心魔惱羞成怒的瞪了眼秦飛揚,隨後抬頭看向婦人。

那模樣,比當初看見遠伯的時候,還要拘謹。

婦人笑道:“過來吧!”

心魔求助的看向秦飛揚。

“我也是納悶了。”

“你說你,平時不管看見誰,都是一副無法無天,不可一世的姿態,怎麼現在看見母親,就變得跟一個小女人似的?出息點行嗎?”

秦飛揚無奈的搖頭,索性上前,把心魔給拽了進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