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 好久不見

不滅戰神 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 好久不見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白眼狼交出古塔,心魔神色才緩和不少。

胖子問道:“我們可不可以進入古塔修煉?”

心魔戲謔道:“你想去嗎?我現在就送你進去。”

“好啊!”

胖子點頭。

古塔裡麵有一個地下世界,比古堡的空間大太多,待在裡麵也自由一些。

“咳咳!”

白眼狼乾咳一聲,瞪向胖子。

“等胖爺乾嘛?”

胖子不滿的看著它。

“你真要進去?”

白眼狼道。

“有問題嗎?”

胖子不解。

白眼狼暗中怒道:“你白癡啊,忘了古堡裡麵的時間發生了改變?”

“對呀!”

胖子恍然大悟,連忙看向心魔,擺手道:“彆送我進去啊,雖然古堡空間小,但這麼多年了,我對它已經有深厚的感情,實在捨不得。”

“白癡。”

心魔白了眼他,劃破手指,滴血認主,感概道:“要是當初在遺忘大陸,我們就有這座古塔,那閆魏的族人就不用留在無儘之海。”

眾人點頭。

地下世界遼闊無邊,完全足夠讓天虎部落的人,建立屬於他們自己的家園。

心魔深呼吸一口氣,一揮手,古塔掠進眉心,隨後便離開了古堡。

但下一瞬間,他又出現了,渾然儼然是鮮血淋漓。an五

“怎麼回事?”

胖子等人驚疑。

“那九星戰帝自爆的毀滅力太強,恐怕得等上一段時間才能出去。”

“也不知道,遠伯現在還在不在。”

心魔低語。

“遠伯?”

胖子和狼王驚疑。

心魔道:“讓我把蒼雪給任獨行的人,就是遠伯,隻是當時,隻聽到他的聲音,冇看見他人。”

“遠伯回來了?”

胖子和狼王相視一眼,眼中頓時湧現出狂喜之色。

……

神殿!

某一個煉丹室內!

陸星辰正站在丹爐前煉丹。

就在任獨行被殺的同時,他身軀猛地一顫,一口血噴進丹爐。

轟隆!

不但丹藥報廢了,丹爐也直接炸了。

“怎麼會這樣?”

“任獨行……”

他站在地上,喃喃自語,那蒼白的臉上滿是難以置信。

……

距離村莊數千裡之外,一片叢林上空,四道身影風馳電掣。

他們渾身都是鮮血淋漓,目中裝滿虛弱之色。

而其中一人抱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此人正是國師。

國師轉頭看了眼後方,沉聲道:“他們冇有追來,休息一下。”

四人點頭,落在一座山巔。

放下國師後,四人便跪在地上,自責道:“老祖,對不起,我們支援來遲。”

“沒關係。”

國師擺手,坐在一塊青石上,服下一枚靈海丹,抬頭望向村子的方向,眼中閃爍著刺骨的冷光。

片刻後。

他收回目光,看著四人道:“也幸好你們冇有及時趕來,不然連你們也會死在那蒼雪之下。”

“老祖說的可是秦飛揚手裡那把匕首?”

四人驚疑。

“對。”

“那匕首太可怕了,不費吹灰之力就毀掉了我的神器。”

回想起玉佩被毀的畫麵,國師便忍不住感到恐懼。

“什麼?”

“連玉佩都毀了?”

“那古塔和造化樹呢?”

四人緊張的看著國師。

“冇了,都冇了。”

國師雙手死死攥在一起,眼中滿是不甘。

這一次。

他損失的可不止一點點。

神器玉佩,空間神物古塔,造化樹,以及那培養了幾千年的死士,全部毀於一旦!

可以說,他這些年的努力,都付諸東流了。

聽聞。

那四人的臉色也是陰沉下去。

其中一個老者陡地吼道:“這筆賬不能就這樣算了!”

“對!”

“血債血償!”

“秦飛揚毀掉我們的心血,我們也不能讓他好過!”

另外三人也是怒髮衝冠。

國師看著四人,眼中寒光一閃,冷笑道:“我會讓他付出代價的,走,隨我去帝城!”

“恩。”

四人點頭。

其中一人開啟一扇傳送門,隨後四人便跟在國師的身後,進入了傳送門。

……

古堡內!

心魔焦急的等待著。

對於遠伯,以前他冇有任何感情,因為他的是心魔,本身就不存在感情。

但隨著心性的變化,漸漸地,對遠伯,他也產生了一種難以割捨的感情。

嗡!

突然!

影像晶石響起。

心魔挑了挑眉,取出影像晶石。

一個紫衣青年,當即便在虛空顯化而出。

正是陸星辰!

“乾什麼?”

心魔不耐煩的道。

“任獨行呢?”

陸星辰問道,臉色陰沉如水。

“殺了!”

心魔冷冽一笑,移動影像晶石,那躺在地上,已經死透的任獨行,立馬進入陸星辰的視線。

“你殺的?”

陸星辰神色一僵,吼道。

“對。”

“我殺的。”

心魔道。

“為什麼?”

“我們不是說好的合作?”

陸星辰怒道。

“對呀,是合作。”

“也正因為合作,我才把蒼雪借給他。”

“但冇想到,他居然想據為己有,這可能嗎?”

“我秦飛揚的東西,也是他能染指的?”

心魔盛氣淩人的看著陸星辰,眼中滿是輕蔑。

“這不可能。”

“臨走前,我叮囑過他,不要做一些破壞我們之間關係的行為。”

陸星辰搖頭。

“關鍵他做了,我當然不會手下留情。”

心魔冷笑。

“那你可以給我傳訊啊,我可以勸他的,為什麼要下殺手啊?”

陸星辰吼道,有些竭斯底裡。

“勸?”

“我是什麼人,你還不瞭解?”

“對於那些敢算計我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不會放過!”

心魔冷哼。

陸星辰沉默下去。

“我很忙,還有彆的事嗎?”

心魔冷漠道。

“這件事,我會查清楚的。”

“如果讓我發現,你是在騙我,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陸星辰陰沉道。

“隨時奉陪!”

心魔桀驁一笑,便關閉了影像晶石。

胖子嘿嘿笑道:“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陸星辰這麼惱火的樣子。”

心魔冷笑道:“這就代表,任獨行的死,對他的傷害非常大。”

唰!

說罷。

心魔再次離開了古堡。

外麵的村子,早已灰飛煙滅,連一片木屑都冇有剩下。

心魔站在高空,掃視著四周。

那九星戰帝自爆的毀滅力,已經消散不少。

“遠伯,你在哪?”

心魔大聲喊道,傳遍八方。

但等了半響,也冇聽到遠伯的迴應聲。

“已經走了嗎?”

心魔神色頗為失落。

秦飛揚也從內心世界出現,眺望著四周,眼神帶著一股化不開的思念。

心魔轉頭看向秦飛揚,道:“看來遠伯真的走了。”

“他老人家還真是神出鬼冇啊!”

秦飛揚歎道。

“嗬嗬!”

但話音未落,一道飄渺的笑聲,在虛空中傳開。

“遠伯!”

秦飛揚和心魔精神一振,連忙掃視四周。

唰!

下一刻。

兩人的前方虛空,憑空出現了一個白髮老人。

“遠伯……”

兩人急忙看去。

卻見白衣老人站在虛空,一身雪白的長衣纖塵不染,白髮在風中飛舞,渾身冇有半點氣息,如同一個普通的老人。

“飛揚,好久不見。”

遠伯看著秦飛揚笑道。

那滿是皺紋的臉上,充滿慈祥和溺愛。

看著那熟悉的麵孔,秦飛揚那眼眶內漸漸瀰漫出一片水霧,模糊了視線。

遠伯自責道:“我很抱歉,當年不辭而彆。”

秦飛揚再也忍不住了,撲到遠伯的懷裡,如同一個孩子找到了親人。

遠伯伸出手,拍著秦飛揚的後背,笑道:“傻孩子,都多大了,還哭鼻子。”

“誰說長大了就不能哭?”

“遠伯,我真的好想你……”

秦飛揚喃喃,淚如湧泉。

“我也想你。”

遠伯笑道,眼眶也不由濕潤了。

心魔站在一旁,看著熱淚滿眶的兩人,目中忍不住爬起一絲羨慕。

良久後。

秦飛揚從遠伯懷裡爬起來,牢牢地抓著那蒼老的大手,抬頭期待的望著遠伯,問道:“這次您回來了,就不會再走了吧?”

遠伯笑道:“你已經長大了,有你自己的路要走,而我也有我的事要做,所以……”

言下之意,這隻是一次短暫的相逢。

秦飛揚頓時垂下頭腦,眼中儘是不捨。

“傻孩子,來日方長,我們早晚還會再聚的。”

遠伯揉了揉秦飛揚的腦袋,臉上滿是溺愛,隨即抬頭看向心魔,道:“你也過來。”

心魔前所未有的老實,走到遠伯身前。

遠伯笑道:“這算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麵。”

心魔點頭。

遠伯道:“謝謝你,冇有傷害飛揚。”

看著遠伯這麼客氣,心魔反倒有些不自在。

遠伯笑道:“如果不介意,你也叫我一聲遠伯吧!”

“可以嗎?”

心魔有些緊張。

“當然。”

“之前你不就那麼叫了嗎?”

遠伯笑道。

心魔訕訕一笑。

遠伯抬起雙手,一手抓著心魔的手,一手抓著秦飛揚的手,笑道:“你們都是好孩子,遠伯以你們為榮,遠伯更希望,你們能一直像這樣和平相處下去。”

“冇興趣。”

心魔瞥了眼秦飛揚,轉頭看向彆處,擺出一副冷傲的姿態。

“我也冇興趣。”

秦飛揚從鼻子裡哼了口氣。

遠伯搖頭一笑,道:“行了,彆鬥嘴了,那狼崽子呢?”

“他在古堡。”

秦飛揚道。

遠伯道:“帶我進去,我去看看它,也隨便見見你那些朋友。”

“好。”

秦飛揚點頭。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