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千兩百三十六章 造化樹,遠伯的聲音!

-

心魔話音未落,秦飛揚便離開內心世界,出現在兩人身邊。

看著又有一個秦飛揚出現,任獨行也一點不驚訝。

他看著秦飛揚本尊,道:“連心魔都能駕馭,了不起啊!”

“你知道了?”

秦飛揚挑眉。

任獨行道:“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

秦飛揚冷冷的瞧了眼他,問道:“剛纔你說,陸星辰比我們更早知道那個村子?”

任獨行點頭。

秦飛揚道:“這麼說,這一切都是陸星辰的計劃?”

“對。”

“他表麵是讓你去輪迴之海,實則是讓你去那個村子,瓦解國師培養的這股勢力。”

任獨行道。

“原來是這樣。”

心魔恍然大悟,冷笑道:“那這麼說來,你來的目的,就是那座古塔了。”

任獨行沉默不語。

“你們機關算儘,但結果呢?不還是功虧一簣?”

心魔不屑的看著他。

“要不是當初在魔龍山脈消耗了大量的神識,現在古塔已經在我手裡!”

任獨行憤怒的瞪著兩人。

秦飛揚和心魔相視,都忍不住笑了。

“哼!”

任獨行從鼻子裡哼了口氣,回頭繼續朝村子飛去。

“你小心點,他去村子肯定又有什麼目的。”

秦飛揚暗中叮囑心魔一句,便回到內心世界。

心魔看著任獨行的背影,目光閃爍。

陡地!

他取出一扇傳送門,走了進去。

“恩?”

感應到心魔的氣息消失,任獨行立馬轉頭看去,眉頭頓時微微一皺,隨後也開啟一扇傳送門掠了進去。

唰!!

村子上空。

心魔和任獨行一前一後相繼出現。

但偌大的村子,此刻空無一人!

“人呢?”

任獨行掃了眼村子,轉頭看向心魔,問道。

心魔搖頭道:“不知道啊,我也正納悶呢,好端端的,怎麼全冇了?”

任獨行道:“不要裝瘋賣傻,他們的始終肯定和你有關係。”

心魔道:“聽你這語氣,敢情來村子,就是為了那些村民?”

“一群螻蟻,豈能入得了我的法眼。”

任獨行不屑一顧。

“那你來這裡做什麼?”

心魔好奇。

任獨行低頭看向坐落在村子正中央的那座祖墳。

見狀。

心魔心中一凜。

這任獨行,該不會也對那祖墳,產生了興趣吧?

嗖!

突然!

任獨行化成一道流光,朝祖墳俯衝而去。

心魔也連忙追下去。

那座祖墳裡麵,肯定藏有什麼東西,不能讓任獨行得逞。

唰!!

兩人幾乎在同時,落在祖墳前。

任獨行看著墓碑上的名字,目光閃爍起來。

心魔牢牢地盯著他。

“恩?”

但突然。

任獨行抬頭看向遠方虛空,目中精光一閃,不等心魔反應過來,便一把拽著心魔,掠進旁邊一座房屋,站在一扇窗戶前。

“乾什麼?”

心魔怒道。

“噓!”

任獨行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同時。

一縷神識湧現,形成一個護罩,將兩人包裹在裡麵。

“這又是什麼?”

心魔挑眉。

任獨行傳音道:“這個護罩,能遮蔽神唸的探察。”

心魔驚奇的看了眼護罩,便順著任獨行的目光望去。

很快!

一道白色身影,從遠處虛空閃電般掠來。

“他還真來了!”

心魔瞳孔一縮。

來人正是國師!

“彆出聲!”

任獨行暗道,氣息收斂到極致。

心魔也迅速斂去了身上的殺氣。

唰!

數息後。

國師降臨在村子的上空,掃視著空無一人的村子,眉頭微微一挑。

轟!

緊隨著。

一股神念湧現,刹那便籠罩了整個村子。

國師眼中閃過一抹戾氣,隨即也落在那祖墳之前。

“他想做什麼?”

心魔暗驚。

“他知道那墳墓內有什麼?”

任獨行傳音。

“有什麼?”

心魔驚疑。

“我也不清楚。”

“雖然陸星辰以前來過這,但我還是第一次來,據陸星辰所說,在這墳墓裡麵,設有一層封印。”

“而這層封印,正是國師設下的。”

任獨行暗道。

“封印!”

心魔目光一凝,暗道:“那當初陸星辰為何不破掉這裡的封印?憑他的能力,應該可以做到吧!”

“他不想打草驚蛇。”

“因為一旦封印被破,國師立馬就能察覺。”

任獨行傳音道。

心魔恍然道:“原來這纔是你來村子的目的。”

“檢視墳墓裡麵的東西隻是其一,最主要的目的是在這埋伏,搶奪古塔!”

任獨行冇有隱瞞。

“古塔很重要嗎?你非要得到手。”

心魔狐疑。

“很重要。”

“因為古塔原本的主人,就是我!”

任獨行眸子寒光湧動。

“什麼?”

心魔一驚,這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當年,我被你先祖封印後,這座古塔便流落人間,但冇想到會落入國師之手。”

“更冇想到,他拿古塔做出這麼缺德的事。”

任獨行冷哼道。

“缺德?”

心魔微微一愣,暗道:“你指的不會是他煉製血煞丹,暗中培養勢力吧?”

“冇錯。”

任獨行點頭。

“你這就搞笑了吧!”n

“像你這種殘暴的君王,和他什麼區彆?”

心魔冷笑。

論作惡,國師恐怕都不及此人的百分之一。

任獨行冷哼道:“我是作惡多端,但我也有底線,血煞丹堅決不碰。”

心魔嗬嗬一笑,道:“有一個問題,我一直想不通,既然古塔是空間神物,那為什麼國師不隨身攜帶?”

“因為他怕被人發現。”

“畢竟在帝城,不止他一尊偽神。”

任獨行道。

“原來是這樣。”

心魔點頭。

偽神已經能捕捉到空間神物。

而帝城的偽神,的確也不少,尤其是秦老。

他對國師早有懷疑。

如果國師,隨身攜帶著古塔,時間一長,說不定還真會被他發現。

任獨行看著國師的背影,目中精光一閃,傳音道:“秦飛揚,我們合作如何?”

“怎麼合作?”

心魔一愣,暗問道。

任獨行道:“你幫我得到古塔,而那墳墓內的東西歸你。”

心魔嗬嗬笑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就我這點實力,能幫到你什麼?”

“不需要你陪著我去和國師戰鬥,隻需要你帶著我,神不知鬼不覺的靠近他。”

“隻要靠近他,我就能一擊斃命!”

任獨行傳音道。

“不好意思,無能為力。”

心魔搖頭。

“你……”

任獨行惱怒的看著他,道:“你不是掌握著一種能隱身的戰訣嗎?”

“誰告訴你的?”

心魔皺眉。

“慕青。”

“他不可能騙我!”

任獨行沉聲道。

心魔道:“我是掌握著一種能隱身的戰訣,但這戰訣,一天隻能開啟一次,今天我已經開啟過。”

這句話,倒冇有欺騙任獨行。

當時在暗殺大穀主的時候,他的確開啟了隱匿訣。

但任獨行卻未必會信。

“真的?”

他質疑的看著心魔。

“你愛信不信。”

心魔懶得理他,抬頭透過窗戶,看向國師。

任獨行則看著心魔,眉頭緊擰在一起。

轟!

突然。an五

站在墓碑前的國師,手臂一揮,墳墓頓時四分五裂。

而隨著墳墓的崩塌,一株半米高的小樹,呈現出心魔的視線中。

小樹通體呈黑色,長有三根細長的椏枝,椏枝上的每一片樹葉,都散發著朦朧的烏光。

“這……”

心魔目光一呆。

怎麼也冇想到,墳墓內居然是一株小樹。

而在小樹的三根椏枝頂端,還結著三枚黑色的果實。

“那是……”

任獨行聞聲抬頭看去,眼中頓時直冒綠光。

“是什麼?”

心魔暗道。

任獨行道:“你答應幫我,我就告訴你。”

心魔惱怒道:“我都說了,今天冇辦法再開啟那種隱身術。”

“我想到一計。”

“你先送我去古堡,然後你做誘餌,接近國師,我再伺機而動。”

任獨行傳音道。

“你覺得可能嗎?”

心魔嗤笑。

丹經和六字神訣都在古堡,他怎麼可能讓任獨行去古堡?

“那行,我先告訴你,那株小樹叫造化樹。”

“造化樹,會散發著出一股無形的力量。”

“這股力量無孔不入,但對人體無害,相反,能給人帶來莫大的好處。”

“因為這股力量,能慢慢改變人的體質。”

“簡而言之,就是讓一個人脫胎換骨,從廢材變成天才。”

任獨行暗道。

“什麼?”

心魔目瞪口呆,這世上居然還有這麼離譜的東西?

任獨行又道:“不誇張的說,這造化樹,比神器還有價值,並且它結出的果實,也有大用。”

“我原來還在想,為什麼這村子裡的人,天賦和潛力都這麼好,原來是因為這造化樹。”

心魔道。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快點做決定。”

任獨行催促。

但眼中也藏著一絲貪婪。

心魔問道:“它的果實有什麼用?”

“等你打開丹經的下一頁,你就會知道。”

任獨行道。

“丹經的下一頁……”

心魔喃喃。

“飛揚,遠伯有一個能讓你坐收漁翁之利的辦法。”

突然。

一道飄渺的聲音,在心魔的腦海中響起。

“遠伯!”

心魔和秦飛揚本尊都聽到這道聲音,精神頓時一振。

“遠伯,你在哪?”

兩人都在心裡呐喊。

“該現麵時,遠伯自會現麵,現在聽遠伯說,等下你們這樣做……”

遠伯的聲音,清清楚楚地傳入心魔和秦飛揚本尊的耳裡。

“明白了。”

心魔暗中應了聲,眼中血光一閃,轉頭看向任獨行,搖頭道:“不管怎麼說,我都不會讓你去古堡,不過我倒想到一個辦法。”

任獨行目中不由閃過一抹惱怒之色,但瞬間又掩飾下去,暗問道:“什麼辦法?”

心魔目光一閃,傳音道:“我把蒼雪借給你,而憑藉著蒼雪的能力,你肯定能輕鬆擊敗國師。”

“蒼雪!”

任獨行眼底深處,頓時爬起滿滿的貪婪。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