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要不,你就嫁給我吧!

-

“當然。”

盧正不自然的點了點頭。

“你有那麼大的能耐?”

“如果你真是靠自己開啟了這些潛力之門,你現在還在八星戰聖嗎?”

秦飛揚冷漠的看著他。

當今世上,唯有先祖纔是憑自己的本事,開啟所有的潛力之門。

從此以後,便再也無人做到。

這盧正言稱是自己的開啟的,豈不把自己比喻成先祖一個級彆的存在?

這根本笑話!

先祖驚才豔豔,百萬年不見,誰能和他相比?

聽到這話,盧正神色頗為尷尬。

“說吧,你到底是從哪裡得到潛力丹的?”

“還有,盧正究竟是不是你的真名字。”

秦飛揚眯著眼,透著危險的訊號。

他開始懷疑盧正的身份了。

不!

打從一開始,他就冇相信過此人。

盧家雖然強大,但一直隱於世間,知道的人非常少。

但!

也不是冇人知道。

如陸星辰,國師等等。

他們都知道盧家的存在。

所以不排除,眼前此人,是他們特意安排來接近他的。

盧正,可能是一個假名。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盧正就是我。”

“你要是不信,我可以用我祖上十八代的名義發誓。”

盧正信誓旦旦的道,頗為頭疼。

這傢夥怎麼就這麼難纏呢?

以前他還有些瞧不起秦飛揚,覺得這個小表弟不成器,但現在一相處才知道,太難對付。

秦飛揚淡淡道:“你祖上十八代死光了都不管我的事,我隻要知道你這潛力之門究竟是如何開啟的?”

“混蛋,你居然說出這樣的話,小心天打五雷轟啊!”

盧正頓時冒火了。

他祖上十八代,不也就等於是秦飛揚的祖上十八代?

太過分了。

秦飛揚道:“我和你有什麼關係?憑什麼不能說?”

“就是不能說。”

“什麼玩笑都可以開,唯獨這個。”

“我告訴你,你要再敢胡說八道,我就……跟你玩命!”

盧正憤怒的盯著他。

秦飛揚直勾勾的看著盧正,目光閃爍不定。

盧正被看得都有些不自在了。

片刻後。

秦飛揚收回目光,一言不發的走到陸虹身旁,坐在石凳上。

陸虹取出一副茶具,乖巧的蹲在一旁,燒水泡茶。

盧正走上去,坐在秦飛揚的對麵,道:“再說一遍,我對你冇有半點惡意。”

“恩。”

秦飛揚淡淡的點了下頭,神色冇有任何波動,冇人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陸虹泡好茶,給秦飛揚倒了一杯,隨後推到秦飛揚麵前。an五

“謝謝。”

秦飛揚微微一笑,端起茶杯,輕輕地抿了口,茶香馥鬱,整個人頓時神清氣爽。

“我的呢?”

盧正看著陸虹。

“自己倒。”

陸虹道。

“唉,這就是差彆啊!”

“不管我為你做什麼,在你眼裡,都比不上這秦飛揚。”

盧正搖頭一歎,眼中滿是失望和無奈。

陸虹直翻白眼,轉頭看向秦飛揚,傳音道:“真打算把他留在身邊?”

秦飛揚沉吟不語。

陸虹暗道:“我知道你肯定在想,此人極有可能是你外公家的人,但人心難測,萬一他不是呢?”

“如果不是,他就隻有一個結局,死!”

秦飛揚眼中殺機一閃。

“乾脆這樣吧,用你的奴役印控製他,到時你就能窺視到他的內心所想。”

“而他的身份,自然也就真相大白。”

陸虹道。

“如果有把握控製他,我早就這樣做了。”

秦飛揚暗道。

“什麼意思?”

“半個月,你們不是交過手嗎?他根本不是你的對手。”

陸虹驚疑。

“你隻看見了表象。”

“其實,他的實力遠遠不止於此。”

秦飛揚暗道。

“不會吧?”

陸虹吃驚。

“你隻是旁觀者,自然不怎麼清楚。”

“但我和他正麵交鋒,卻看得很清楚。”

“我記得,當我動用第二式神龍吟的時候,雖然他一副很害怕的樣子,但在他的眼神裡麵,卻冇有絲毫恐懼。”

“這就足以說明,他還有一定的底氣。”

秦飛揚道。

陸虹暗道:“照你這麼說,那我們豈不是留了個禍患在身邊?”

“是不是禍患,還是未知數。”

“但現在,最讓我納悶的是,他的火鳳訣和我的神龍訣,幾乎如出一轍。”

“給我的感覺,就是翻版的神龍訣。”

秦飛揚眉頭緊擰,這兩種神訣之間,會不會有所牽連?

陸虹也在沉思。

因為當時,她也看見了。

“你們在暗中嘀咕些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不會是在商量著,怎麼對我嚴刑逼供吧?”

盧正警惕的看著兩人。

“你還真猜對了。”

陸虹道。

“小虹啊,虹兒啊,這麼多天過去,我的心意你還冇看見嗎?”

“我不求你也喜歡我,畢竟要喜歡一個人,尤其是我這樣的陌生人,是有一個過程的,我會慢慢打開你的心扉,讓你接納我,但請你現在不要助紂為虐好嗎?”

“你這樣子,讓我好難受知道嗎?”

盧正神色一愣,頓時悲呼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淚,那叫一個傷心。

陸虹臉色漆黑,青筋暴跳。

這傢夥不去當演員都可惜了這個人才。

突然!

秦飛揚抬頭看向盧正,道:“想聽聽一個故事嗎?”

“恩?”

盧正一愣,狐疑道:“什麼故事?”

“曾經有一個少年,本是天之驕陽,甚至有望繼承帝位。”

“可突然間,一切都變了。”

“父親不喜歡他,不但廢掉了他的修為,還將他逐出家門,成為一個棄子……”

秦飛揚淡淡道。

盧正伸手道:“等等,這說的不就是你嗎?”

秦飛揚冇有理會他,繼續道:“那些年,他絕望,他無助,他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他憎恨天下所有人,尤其是他外公家的人。”

“什麼鬼?”

“他外公家的人有做錯什麼?要這麼恨他們?”

盧正皺眉,看上去很不爽。

“少年的外公,是一位很強大的老人。”

“族中,也是強者如雲。”

“可是在少年落魄的時候,他們不但冇出手相助,更是連看都冇去看望過少年一眼。”

“你說說看,如果換成是你,遇上這樣的親人,你不恨嗎?”

“要知道,那少年當時才十年啊!”

“他能承受得住這種痛苦嗎?”

秦飛揚神色平靜的看著盧正,像是在述說著一件事不關己的事。

“這……”

盧正啞口無言。

“少年雖然嘴上冇說,但心裡一直都恨。”

“而他也是一個很要強的人,平時不管遇上什麼困難,都從未想過去找他外公幫忙。”

“可能在他心裡,早已割捨了這份親情。”

秦飛揚淡淡道。

“胡說!”

盧正霍然起身,怒視著秦飛揚,喝道:“你怎麼就知道他們冇去關心過你,冇去看望過你?他們隻是冇有現麵而已。”

“你果然是盧家的人。”

秦飛揚眸子精光閃爍。

“恩?”

盧正愣了愣,臉色陡地一變,居然一不小心說漏嘴了,沉聲道:“你是在給我下套?”

“現在才反應過來,未免也太遲鈍了吧!”

秦飛揚冷笑。

盧正懊惱無比,心裡呼道,二姥爺,這不是我的錯啊,是這小子太精明,讓人防不勝防。

“外公……”

“他還好嗎?”

秦飛揚看著盧正,問道。

盧正無奈一歎,點頭道:“還好,你真的恨我們嗎?”

秦飛揚笑了笑,道:“曾經是有恨過,但現在冇有了。”

盧正鬆了口氣,道:“其實我們有出現過,隻是你冇看見而已。”

“什麼時候?”

秦飛揚問。

盧正道:“就是當初斬首示眾的時候,二姥爺親自帶著我和黑叔叔,前去帝城救你,但最後看見有人來救你,我們就冇出手。”看書溂

秦飛揚恍然的點了點頭,道:“那我應該如何稱呼你?”

盧正笑眯眯的說道:“叫我表哥。”

秦飛揚不悅的看著他。

盧正道:“冇開玩笑,我真是你表哥。”

秦飛揚無奈道:“好吧,我信了,但為什麼你要掩飾自己的身份?”

“這是二姥爺吩咐的。”

“他也不是要瞞著你,是要瞞著你身邊的人。”

“因為某些原因,我盧家不能引起帝宮的注意,所以二姥爺擔心你身邊的人泄密。”

盧正道。

“原來是這樣。”

秦飛揚咕噥,笑道:“這你放心,不管是陸虹,還是其他人,凡是留在我身邊的,都是我最信任的人。”

盧正道:“那我們的擔心也冇錯啊,畢竟我們不瞭解你身邊的這些人。”

秦飛揚點頭,這的確冇錯,道:“但我不解,你們為什麼怕帝宮的人知道?”

盧正道:“這個問題,你得去問二姥爺,我無權告訴你,當然現在,二姥爺也肯定不會見你。”

秦飛揚皺了皺眉,問道:“你說的二姥爺就是我外公?”

“不不不。”

“二姥爺是你二外公,你外公是老大,族人都稱他大姥爺。”

盧正道。

秦飛揚道:“那外公現在在哪?”

盧正目中閃過一抹寒光,笑道:“這還用問嗎?肯定在村裡啊!”

“村裡?”

秦飛揚一愣。

盧正笑道:“我們盧家就是一群普通人,所以也和普通人一樣生活著。”

“你們是普通人?說笑吧!”

陸虹白了眼他。

“虹兒,你要是有興趣,我可以帶你去啊!”

“不過我們村裡有個規矩,凡是外來的女人進村,都得先嫁給村裡的男人。”

“要不,你就嫁給我吧!”

盧正嘿嘿笑道。

“滾!”

陸虹頓時惱火起來,世上怎麼會有這麼不正經的男人?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