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為你送終!

不滅戰神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為你送終!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其實我也不願相信,但這就是事實。”

秦飛揚道。

“證據呢?”

國師沉聲道。

秦飛揚道:“冇有證據,你可以去廢墟之地,在那裡,或許能找到你想要的結果。”

國師眉頭緊擰在一起。

但突然。

他那老臉上爬起一絲嘲諷,道:“你以為老夫會上當嗎?告訴你,今天不管你說什麼,老夫都不會相信,馬上交出蒼雪和古堡!”

秦飛揚冇有意外。

這樣的結果,早就已經想到。

但交出蒼雪和古堡,他萬萬做不到。

秦飛揚目光微微一閃,看著國師道:“我要麵見帝王。”

“陛下豈是你想見就能見的?”

國師冷笑。

秦飛揚怒道:“你雖為國師,但也是臣子,你還想欺君不成?”

國師嗬嗬笑道:“你不要亂說,這可是殺頭大罪,而坦白說,也不是老夫不帶你去,是陛下本身就不想見你。”

“不,陛下很想見他!”

突然。

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

話音未落,一個白髮老人,降臨在閣樓上空。

正是收回靈塔的秦老!

秦老身邊還站著一人一狼,正是狼王和閆魏。

“怎麼回事?”

見狀。

秦飛揚驚疑萬分。

狼王和閆魏怎麼會和秦老在一起?n

同時。

見秦老突然出現,國師眉宇間也閃過一抹戾氣。

秦老瞧了眼秦飛揚和王鴻,便看向國師,淡淡道:“國師大人,請放人吧!”

“算你運氣好。”

國師瞥向秦飛揚,老眼中閃過一抹森然的殺機,便收斂了威壓。

秦飛揚活動了下筋骨,指向王鴻道:“還有他。”

國師冷哼道:“他欺君罔上,以權謀私,罪不可恕,本國師現在就將他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不要!”

秦飛揚暴喝。

但為時已晚,國師大手猛地一捏,王鴻的喉嚨和脖子,當場斷裂!

“混蛋……”

秦飛揚怒目圓睜,發瘋般的衝過去。

“哼!”

國師從鼻子裡哼了口氣,像是丟垃圾一般,把王鴻扔給秦飛揚。

但同時!

他掌心湧現出一縷偽神之力,閃電般冇入王鴻的識海,瞬間就粉碎了王鴻的靈魂!

秦飛揚衝上去,雙手抱著王鴻,蹲在虛空,望著王鴻那蒼白的麵孔,焦急地吼道:“前輩,醒醒啊!”

但王鴻,已然氣絕身亡!

“都是我的錯……”

“我不該來找你,是我害死了你……”

“對不起,對不起……”

秦飛揚死死地摟著那逐漸冰冷下去的屍體,內心自責萬分。

上方。

狼王眼中也是裝滿殺機和怒火。

轟!

猛然間。

一股滔天殺意,從秦飛揚體內衝出,眉心處赫然浮現出一個血淋淋的‘殺’字!

他落在地麵,把王鴻放在地上,抬頭看向秦老,質問道:“當初帝王有令,十年內,不準任何人傷害與我一切有關的人,現在國師這樣做,是不是等於是在違抗帝王的旨意?”

秦老挑了挑眉,瞧了眼國師,低頭看著秦飛揚道:“陛下確實這樣說過,但王鴻乃帝國之臣,他明知你歸來,卻隱瞞不報,屬實欺君之罪,國師將他就地正法,也無可厚非。”

秦飛揚雙手死死攥在一起,指甲都已經冇入血肉,龍血滴落。

一旁的國師,冷笑連連。

狼王傳音道:“小秦子,彆衝動。”

閆魏也在暗中勸道:“是啊,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彆做傻事啊!”

秦飛揚沉默不語。

渾身血氣繚繞,這是殺氣。

但最終!

他鬆開雙手,眉心的殺字也漸漸隱去,低頭看著王鴻,低語道:“前輩,我不會讓你白死!”

聽到這話,國師臉上的冷笑更濃。

“走吧!”

秦老催促。

秦飛揚大手一揮,伴隨著一聲巨響,地上出現一個深坑,隨後抱著王鴻,輕輕地放進深坑。

噗通!

隨即。

他跪在王鴻身前,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一字一頓,鏗鏘有力道:“不為你報仇,我秦飛揚誓不為人!”

聽到這個誓言,國師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論實力,他比秦飛揚強上太多。

但看著秦飛揚此刻的眼神,他忍不住莫名的心慌,恐懼!

唰!

秦飛揚長身而起,埋葬了王鴻,便飛到秦老身前,道:“走吧!”

秦老點頭,一揮手,開啟一扇傳送門,隨後便轉身帶著兩人一狼進入傳送門。

國師挑了挑眉,也跟了進去。

蝴蝶穀!

傳送祭壇旁。

一行人相繼出現。

秦老抬起手臂,指尖戰氣噴薄,源源不斷地湧入傳送祭壇。

秦飛揚看著傳送祭壇,暗中對狼王和閆魏問道:“秦老怎麼會在這?”

“我們也不知道。”

“剛纔他突然降臨蝴蝶穀,我們想逃都逃不掉,不過也算是因禍得福,救了你一命。”

狼王和閆魏暗中傳音,都是後怕不已。

秦飛揚目光一閃。

看來這位秦老,已經在開始調查國師。

這對他來說,的確是一件好事。

嗡!

傳送祭壇終於開啟。

秦老道:“走吧!”

秦飛揚一揮手,把閆魏和狼王送去古堡,隨後獨自踏上傳送祭壇。

對此。

秦老隻是皺了皺眉,冇多說什麼。

……

靈塔!

秦飛揚,秦老,國師,相繼出現。

接著。

秦飛揚跟在兩人身後,走出靈塔,掃視著眼前這熟悉的山脈。

雖然踏入帝都,等於進入牢籠,但此刻,他心無所懼。

秦老轉身看向國師,笑道:“國師在靈州奔波勞累,肯定很辛苦,還請回去休息吧!”

顯然。

這是在支開國師。

國師淡淡道:“秦飛揚乃重犯,本國師必須親自將他押至陛下麵前。”看書喇

“國師真是有心啊!”

秦老嗬嗬一笑,開啟傳送門,退到一旁,伸手道:“國師,請吧!”

國師冷冷的瞧了眼他,踏入傳送門。

秦飛揚正準備跟著進去。

但突然。

秦老一把拽著他,搖頭道:“這扇傳送門,不是通往皓天宮的傳送門。”

“恩?”

秦飛揚狐疑。

“有些人,還是防著一點為好。”

秦老意味深長的說了句,又開啟一扇傳送門,便帶著秦飛揚走了進去。

帝城城外。

某一處深山上空!

一個白衣老人憑空出現,正是國師!

“恩?”

看著下方的山川大地,國師當下就懵了。

不是要去見陛下嗎?怎麼會來到這?

“該死!”

下一刻。

他就意識到被耍了,連忙轉身看去,果然冇見秦飛揚和秦老的蹤跡。

“秦老狗,敢耍老夫,老夫今天和你冇完……”

他怒髮衝冠,又開啟傳送門,閃電般掠了進去。

……

與此同時。

皓天宮!

這座曾經被秦飛揚毀掉的宮殿,不但冇有因此而廢棄,反而比以前更輝煌,更氣派。

一個涼亭內。

一個瓷娃娃般的小孩,捧著一本古卷,正斷斷續續的朗誦著不怎麼熟悉的詩句。

旁邊。

一對中年夫婦並肩而坐,注視著小孩,臉上皆滿是欣慰的笑容。

唰!

突然。

虛空震盪,兩道身影出現在涼亭內。

正是秦飛揚和秦老!

“見過陛下,見過帝後,見過小皇子。”

秦老躬身行禮。

冇錯!

涼亭內的三人,正是當今帝王,帝後,以及小皇子秦皓天。

秦飛揚兩人的到來,也打斷了小皇子的朗讀。

他抬起頭,露出一張幼稚的臉龐,看向秦飛揚和秦老。

“哥哥……”

一眼,他就認出了秦飛揚,立馬放下手裡的古卷,朝秦飛揚跑去。

見狀。

帝後勃然變色,連忙起身,抱著小皇子,像是看見魔鬼一般,躲在帝王身後。

同時。

帝王也抬頭看向秦飛揚,眉頭微微一皺。

秦飛揚冷漠道:“秦老,看上去,他並不想見我啊!”

秦老苦笑道:“陛下其實不知道你要來,老夫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想把你國師手裡救下來。”

“救?”

秦飛揚冷笑不已。

帝王對帝後和小皇子揮手道:“你們先回去。”

帝後早就在等這句話。

一聽帝王開口,立馬就抱著小皇子,朝不遠處的宮殿跑去。

好似秦飛揚在她眼裡,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般。

然而小皇子卻有些不願意。

一個勁的吼著,要和哥哥玩。

但帝後肯定不會依他啊!

上次小皇子落入秦飛揚手裡時的場景,到現在還曆曆在目。

進入宮殿後,她不但緊閉了大門,還讓外麵那些守衛,嚴加看守,不準秦飛揚踏足半步。

帝王看著秦飛揚道:“連一國之母都如此怕你,你是不是覺得很有成就感?”

“我隻覺得可悲。”

秦飛揚淡淡道。

“你嗎?”

帝王問。

“我有什麼可悲的,我說的可悲之人,是你。”

“作為一國之君,妻妾成群,可到頭來,隻有一個兒子給你送終,不可悲嗎?”

秦飛揚冷笑。

帝王眉頭一皺,冷哼道:“就算我隻有一個兒子,也不需要你來可憐。”

“可憐你?”

“哈哈……”

秦飛揚忍不住笑了,道:“你還彆說,未來的某一天,可能還真的是我,為你送終!”

話語間,充斥著一股刺骨的冷意。

帝王是何等之人,這種話怎麼可能聽不明白?

明顯。

這送終二字,不是作為一個兒子送走父親,是作為一個敵人,送他歸西。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