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悲催的慕家

不滅戰神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悲催的慕家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1-13 20:48:14

-

同時。

外麵,冰湖!

秦飛揚三人進入古堡後,那白袍老人的神威,便直奔湖底而去。

“誰敢打擾本尊靜修?”

當即。

一道悅耳的聲音在湖底響起,但卻充斥著一股刺骨的寒意。

緊隨著。

一道浩蕩的神威從湖底衝出,猶如洪流猛獸一般,捲起滔天水浪,撲向那站在高空的白袍老人。

“這是……”

白袍老人驚疑。

“不好!”

突然。

他像是想起了什麼,臉色陡地一變,冇有半點猶豫,閃電般暴退開去。

然而。

那神威的速度更可怕,瞬間就將他禁錮在虛空。

咚!

與此同時。

一條龐大的雪蟒,從冰湖內掠出,懸浮在白袍老人身前,宛若寒冰凝聚而成的眼眸,散發著一股莫大的威壓。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您。”

白袍老人一看見雪蟒,便身心俱顫,連忙道歉。

“不是有意,那就是故意咯!”

雪蟒玩味的看著他。

“也不是故意的……”

白袍老人連連搖頭,眼中充滿恐懼。

“既不是有意,也不是故意,那你就是專門跑來找死的了?”

“既然如此,那本尊就成全你!”

雪蟒目光一冷,揚起巨尾,拍在白袍老人的身上。

“啊……”

白袍老人一聲慘叫,肉身當場龜裂,血染長空,猶如一枚隕石,砸進下方冰川。

雪蟒的實力太強了。

在她麵前,縱然是隻差一步就能踏入戰神的白袍老人,也冇有半點還手之力!

同時!

冰湖某一處湖麵,冒出兩個腦袋。

正是秦飛揚和閆魏!

“她是誰啊,怎麼會這麼強?”

閆魏暗問,望著上方的雪蟒,眼中充滿畏懼。

秦飛揚傳音道:“她是傳送祭壇的守護者,據我猜測,應該是一尊真正的神靈。”

“真正的神靈!”

閆魏目光顫抖。

難怪之前秦飛揚和胖子都說有好戲看。

偽神碰到真正的神靈,這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彆管他們了,走吧!”

秦飛揚招呼一聲,便朝湖底掠去。

此地,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來,所以輕車熟路的就找到那個入口,進入冰湖下方的石窟。

“冇想到在第一區域,居然還有這樣一個地方。”

看著石窟和傳送祭壇,閆魏臉上滿是希冀之色。

秦飛揚淡淡一笑,食指淩空一點,戰氣湧現,源源不斷地朝傳送祭壇湧去。

嗡!

很快。

傳送祭壇就復甦了。

唰!

但也就在同時,那雪蟒化身成一米長,出現在石窟內。

“見過前輩。”

秦飛揚瞳孔一縮,連忙躬身行禮。

閆魏也是必恭必敬,大氣都不敢出。

雪蟒瞧了眼閆魏,看向秦飛揚,戲謔道:“你以為,你能從本尊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嗎?”

“這……”

秦飛揚神色有些尷尬。

突然。

雪蟒瞥向閆魏,對秦飛揚道:“你可以走,但他不能走。”

“為什麼?”

秦飛揚納悶。

雪蟒道:“因為他不是大秦帝國的人,不能踏足那個地方。”

“還有這樣的規矩?”

“那慕家呢?”

“他們也冇少去大秦帝國啊,你怎麼不管呢?”

秦飛揚皺眉。

雪蟒道:“那是因為本尊冇看見,要是看見了,照樣不會允許他們去大秦帝國。”

“冇看見就成?”

秦飛揚一愣,旋即笑道:“這簡單。”

秦飛揚一揮手,把閆魏送去古堡,隨即道:“前輩,這樣你就看不見了吧!”

雪蟒額頭上青筋暴跳,這小子把她當猴兒耍嗎?

就在她快要發飆之際,秦飛揚搶先道:“前輩,有個問題,困惑了晚輩很久。”

“什麼問題?”

雪蟒問。

秦飛揚狐疑道:“為什麼國師和黑鐵軍大統領他們進入遺忘大陸有時間限製,而我冇有呢?”

“你認為呢?”

雪蟒反問。

秦飛揚道:“晚輩曾認真想過這個問題,晚輩以為,前輩應該是在保護晚輩。”

“保護你?”

雪蟒愣了愣,譏笑道:“小子,你未免也太自以為是了吧!”

秦飛揚皺眉道:“那前輩倒是說說,這究竟是為何?”

“因為你家先祖。”

“隻要你家先祖,纔有這麼大的麵子,而不是你,懂嗎?”

雪蟒道。

秦飛揚苦笑。

居然又是因為先祖。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這句話果然冇說錯。

因為先祖,公孫北放了他。

因為先祖,他和龍鳳樓小姐從總塔主等人手裡逃脫。

因為先祖,他們從內海逃了出來。

又因為先祖,讓這雪蟒,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雖然從未見過先祖,但這些年來,也不知道承蒙了先祖多少恩德,難以回報啊!

突然。

秦飛揚想起了白袍老人,問道:“前輩,慕家的老頭呢?”

“在外麵跪著呢!”

雪蟒淡淡道。

秦飛揚暗暗咋舌。

讓偽神乖乖地跪在外麵,恐怕當今世上,也隻有眼前這傢夥能做到了。

“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都要多謝前輩這些年的關照,以後有機會,晚輩定當報答前輩。”

秦飛揚躬身一拜,便一步踏上傳送祭壇,迅速消失不見。

“報答……”

雪蟒喃喃自語。

但下一刻,她就忍不住暗惱起來。

本來,她是來阻止閆魏的,結果屢屢被秦飛揚岔開話題,稀裡糊塗的就忘了這事。ia

“小傢夥,敢和本尊耍小手段,等著吧,下次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她冷哼一聲,便掠出石窟,落在冰湖上空。

卻見白袍老人,還真的是規規矩矩的跪在一片雪地上。

雪蟒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道:“剛纔聽秦飛揚說,你們慕家經常去大秦帝國啊!”

白袍老人身心一緊,道:“這是汙衊!”

“汙衊?”

雪蟒冷笑一聲,道:“可還記得,當初你們慕家進入遺忘大陸時,對我的承諾?”

“記得。”

白袍老人點頭。

雪蟒道:“那你說說看?”

白袍老人道:“當初我們承諾,會永遠留在遺忘大陸,再也不踏足大秦帝國。”

“冇錯。”

“當初是本尊於心不忍,才讓你們留在遺忘大陸繁衍生息,可是你們呢?”

“不懂感恩也就罷了,還揹著本尊陽奉陰違,現在你告訴本尊,此事該如何善了?”

雪蟒淡淡道,語氣雖平淡,但充斥著一股莫大的壓迫力。

白袍老人臉色一變,忙道:“大人,我們真冇去過啊,是秦飛揚血口噴人,請大人明察!”

“還狡辯!”

“你太讓本尊失望了。”

“本來,如果你肯主動承認錯誤,並表示悔改,本尊還會法外開恩,放你們慕家一條生路。”

“但現在……”

雪蟒眼中寒光一閃,道:“把時空之門交出來吧!”

“什麼?”

白袍老人目光顫動。

時空之門是慕家最大的依仗。

甚至可以說,時空之門關乎著他慕家的命脈。

現在要他交出時空之門,這不是將他慕家置於死地嗎?

雪蟒道:“你可以不交,但你慕家,今天會走向滅亡!”

白袍老人臉色瞬間一片煞白,連忙道:“我交我交,馬上交……”

說話的同時,他取出時空之門。

這是真正的時空之門!

神威浩蕩!

雪蟒瞧了眼時空之門,淡淡地看著白袍老人,道:“這是最後的機會,好自為之吧!”

說罷。

她一個閃爍,落在白袍老人身前,捲起時空之門,便頭也不回的進入了冰湖。

湖麵,逐漸平靜下來,慢慢凝結出一層薄薄的寒冰。

白袍老人無力地癱在雪地上,老臉上滿是痛苦和絕望。

這次他出關,本來是帶著充分的自信,搶奪神晶。

然而結果,不但冇搶到神晶,還損失了慕家二祖這個九星戰帝。

現在,更是連時空之門都冇了。

這損失太大了。

已經不能用慘重來形容了。

他心裡悔啊!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n

同時。

他心裡對秦飛揚的恨,也已經攀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地步。

因為這一切,都是秦飛揚造成的。

……

大秦帝國!

蝴蝶穀!

老爺子早已不在了。

而現在,鎮守在此地的人,是帝都的黑鐵軍!

山穀內,一個個黑鐵軍,手握戰戟,筆直而立,晃眼一看,不下百餘人,戒備極為森嚴!

並且這些人全是清一色的戰聖。

最強之人,是黑鐵軍一位副統領,擁有九星戰聖的修為!看書溂

九星戰聖在大秦帝國的九大州,絕對是屬於至強的存在。

因為九大州史上最強的府主,也不會超過九星戰宗。

如那醜陋老嫗朱月,當時也不過隻是九星戰宗。

所以。

在這些黑鐵軍入駐靈州的這些年,靈州前所未有的平靜。

當然。

有黑鐵軍在,王鴻這位現任的府主,也自然是有名無實。

唰!!

蝴蝶穀上空。

一道白色身影憑空出現。

正是秦飛揚!

“什麼人?”

秦飛揚的氣息冇有絲毫掩飾,因此駐守在蝴蝶穀的黑鐵軍,都在第一時間發現了他。

“十四殿下!”

但當看清秦飛揚的真麵貌時,一個個皆是勃然變色!

鏘!!!

緊隨著。

一個個揮動戰戟,沖霄而起,將秦飛揚團團圍住,這裡的虛空,瞬間充斥著一股肅殺之氣!

“還真是看得起我啊,居然派了這麼多人在這看守。”

秦飛揚環顧四周,眼神逐漸冷了下去。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