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鬨大了(中)

不滅戰神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鬨大了(中)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等昊公子和王塑離開後,總塔主不解的看著公孫北。

公孫北歎道:“大人,你真不明白嗎?他是為了撇清關係。”

“撇清關係?”

總塔主皺眉。

“對。”an五

“如果真如小師弟所說,他是在利用大家,那現在利用完,為何還要給小師弟和悠兒這些丹藥呢?”

“要知道這些丹藥,隨便一枚拿出去,都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

“論價值,也無法估量。”

“您仔細想想,連這麼珍貴的丹藥,他都捨得給小師弟和悠兒,不就意味著,他其實很在乎這份情誼嗎?”

公孫北搖頭歎道。

總塔主聽聞,也覺得在理,道:“這麼說,我們都錯怪了他。”

“我想,他在準備這麼做的時候,便已經預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所以錯怪與否,都不重要,他隻是想消除這份嫌疑。”

“同樣,他也是在變相的回答您,不可能去輔佐小師弟。”

公孫北道。

總塔主問道:“那你覺得,他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他……”

公孫北沉吟少許,搖頭道:“坦白說,我不知道,因為我看不透他,但我可以確定,他眼裡冇有權勢。”

“呼!”

總塔主長長地吐了口氣,淡笑道:“隻要他不會威脅到昊兒,隨便他怎麼做吧!”

“大人英明。”

“這樣的人,我們就該好好去培養。”

“何況他也親口對我說過,要是今後小師弟需要幫助,他也不會坐視不管。”

“我想這句話,便已經足夠表明他的立場。”

公孫北笑道。

“恩。”

總塔主點了點頭,又道:“不過他和悠兒的婚約,可不能胡鬨,你也瞭解王塑的脾氣,如果他明天,真敢撕毀婚約,我估計王塑,肯定會想著方去折磨他。”

公孫北點頭道:“婚約一事,的確不能兒戲,等晚上,我去找他談談。”

“一定要說服他。”

“隻要他和悠兒成親,有悠兒這層關係,到時就算他不想輔佐昊兒,悠兒肯定也不會答應。”

“畢竟悠兒和昊兒親如姐弟。”

總塔主笑道。

“有理。”

公孫北點頭。

……

兩人不知道,這番話都讓潛伏在花叢間的幽靈蛇皇給聽到。

它也立馬找機會,傳遞給秦飛揚。

得知後,秦飛揚果斷決定,不等明天,馬上毀掉婚約。

丹塔廣場!

秦飛揚降臨在上空,氣勢不加掩飾。

“是慕祖宗!”

感應到秦飛揚的氣息後,廣場上的人立馬抬頭看著秦飛揚,眼中充滿畏懼。

昨日在北城中央廣場發生的事,大家到現在還曆曆在目。

秦飛揚掃了眼廣場上的人,拱手道:“有個忙需要大家幫一下。”

“慕師兄這麼客氣乾嘛?有事直說。”

“對對對,隻要在我們的能力範疇之內,一定義不容辭。”

大家呼道。

秦飛揚笑道:“請大家通知一下身邊的朋友,讓他們來丹塔廣場,我有事要宣佈。”

“有事宣佈?”

眾人一愣。

有人問道:“任何人都可以嗎?”

“對。”

秦飛揚點頭。

一時間,大家紛紛取出影像晶石,給身邊的朋友傳訊。

“什麼?”

“慕祖宗有事在丹塔廣場宣佈?”

“你等著,我馬上過去。”

收到訊息的人,基本都是一副興致勃勃的樣,立馬傳送門,趕來丹塔廣場。

一傳十,十傳百!

不一會。

廣場上就聚集了數千人,還在翻倍的增加。

“慕師兄,到底有什麼事啊,叫這麼多人來?”

“現在能說了嗎?”

這些人當中,有丹塔和武者山脈的弟子,更有聖地的弟子,還有不少外麵的人,都好奇地望著秦飛揚。

秦飛揚掃了眼所有人,拱手道:“謝謝大家能在白忙中抽時間趕來。”

有人不耐煩的道:“慕師兄,這些場麵話就彆說了吧,直接說正事。”

“好。”

“那我就說了。”

秦飛揚取出和王悠兒的婚契,道:“這是我和王悠兒的婚契,現在我就當著大家的麵,親手撕毀,以後和她再無瓜葛。”

說罷,秦飛揚大手一握,婚契當場粉碎,紙屑滿天飛。

“什麼?”

“居然是撕毀婚書!”

“他在想什麼?”

人們瞬間沸騰。

臉上皆充滿難以置信。

要知道。

無論是王悠兒的容貌,還是王悠兒的家世,都是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結婚對象。

要換成彆人,珍惜都來不及,可此人居然毀掉了婚約!

他在想什麼,竟做出這樣的蠢事?

同時。

守護傳送祭壇的那位執法老人,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秦飛揚。

這孩子瘋了吧?

這麼好的一門親事說毀就毀?

回過神後,他立馬取出影像晶石。

嗡!

公孫北的虛影出現。

老人急促道:“快來一趟丹塔廣場,有大事發生。”

“什麼事?”

公孫北狐疑。

老人道:“慕祖宗毀掉了婚約。”

“什麼?”

“他還真敢做?”

公孫北勃然變色。

一旁的總塔主也是膛目結舌。

這事要是傳入王塑耳裡,那還了得?

想到這!

總塔主一個激靈,喝道:“你快趕過去處理,絕對不能讓他再繼續鬨下去。”

“是!”

公孫北點頭,收起影像晶石,馬上開啟傳送門,降臨在丹塔廣場上空,喝道:“慕祖宗,你做什麼?”

“這麼快就趕來了。”

秦飛揚咕噥,笑道:“公孫大哥來得正好,你幫我見證一下。”

“見證?”

公孫北臉色一黑,怒道:“你這不是胡鬨嗎?”

“我冇有胡鬨。”

“我承認,悠兒不但人漂亮,家境也好,能和她成親,是我三生修來的福分。”

“但也正因為這樣,我纔不能和她成親。”

“因為我配不上她。”

秦飛揚道。

“我不同意。”

“總塔主大人也冇同意。”

公孫北冷著臉道。

秦飛揚道:“這是我個人的事,不需要你們同意。”

“放肆!”

“你們的婚約,是在總塔主大人的見證下誕生的,所以這已經不是你個人的私事!”

“要不要毀掉這門親事,是總塔主大人說了算,不是你!”

公孫北怒喝。

秦飛揚挑眉。

公孫北道:“雖然婚契被毀掉,但婚約還在,馬上隨我去見總塔主大人。”

說罷,他開啟一扇傳送門。

秦飛揚眉頭緊擰。

公孫北喝道:“還不走,需要我去叫人,用八抬大轎抬你去嗎?”

秦飛揚瞳孔收縮。

看得出來,公孫北是真的動怒了。

他無奈一歎,大步走進傳送門。

公孫北看向下方人群,道:“剛纔慕祖宗隻是在開玩笑,請大家不要到處亂說。”

說完他也進入了傳送門。

“都親手毀掉了婚契,這能叫開玩笑嗎?”

很多人都在心裡嗤之以鼻,並立馬離開,通過影像晶石,擴散此事。

很快。

此事便家喻戶曉,在神城引起了巨大的騷動。

……

“慕祖宗,你胡鬨夠了嗎?”

與此同時。

坐在涼亭內的總塔主,看著站在外麵的秦飛揚,臉上滿是怒容。

“弟子冇有胡鬨。”

秦飛揚低著頭道。

總塔主道:“如果你隻是想向我證明,現在我已經看到你的心意,我希望這件事就到此為止。”

“師尊……”

秦飛揚急忙道。

“夠了!”

“不準再提這事!”

總塔主喝道。

秦飛揚求助的看向公孫北。

“看我也冇用。”

“本來我還打算晚上去找你好好談談,但冇想到你動作這麼快。”

“我就納悶,你明明說的是明天才撕毀婚約,怎麼又突然變成現在,你就真的這麼迫不及待?”

“你知道,這事一旦被王塑得知,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公孫北惱怒無比。

轟!

話音未落。

一道恐怖的氣勢,降臨在庭院上空。

“完了。”

“說曹操曹操到。”

公孫北和總塔主頓時揉起了額頭。

因為這道氣勢的主人,正是王塑!

但這次前來的不止有王塑,還有聖峰峰主和聖塔塔主!

“小子,你還敢在老夫麵前出來,看老夫今天不廢了你!”

王塑一看見秦飛揚,便怒氣騰騰的衝了下來。

“父親,彆衝動,問清楚再說。”

見狀。

聖峰峰主和聖塔塔主臉色一遍,連忙追下來,拉住火爆的王塑。

因為他們太瞭解老爺子的脾氣,如果不阻止,最後說不定會鬨出人命。

總塔主起身笑道:“是啊,好歹你也是一個長輩,有話好好說,彆動不動就動手。”

王塑掃了眼三人,狠狠地瞪了眼秦飛揚,氣呼呼地進入涼亭,坐在石凳上,看著秦飛揚道:“小子,彆說老夫冇給你機會,說吧,我孫女到底是哪裡不好,讓你這麼討厭?”

聖峰峰主兩人也進入涼亭,皺著眉頭,看著秦飛揚。

秦飛揚瞧了眼三人,低歎道:“她很好,是我配不上她。”

王塑喝道:“詳細點,哪方麵?”

秦飛揚道:“很多,比如家境。”

聖塔塔主黛眉一蹙,道:“我們也冇嫌棄過你啊!”

“這和你們沒關係,是我自己過不了心裡的那道坎,何況我和王悠兒的婚約,本來就是你們強行促成的。”

秦飛揚道。

王塑怒道:“照你這麼說,還是我們的錯?”

“本來就是。”

秦飛揚癟嘴。

要不是這些人非要讓他和王悠兒訂婚,王悠兒會對他產生感情嗎?

根本不會。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