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淑貞小說 > 玄幻 > 不滅戰神 > 第一千三十八章 朽木!

不滅戰神 第一千三十八章 朽木!

作者:始於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2 02:19:01

-

“真現實。”

“可不就是,之前還一副誓死不屈,現在又馬上點頭哈腰,跟一頭癩皮狗似的。”

“青海十傑也不過如此。”

看著不顧尊嚴,跪在地上的蝮蛇三人,狼王幾獸都忍不住出言譏諷。

蝮蛇三人聽聞,也頗為尷尬。

但一想到潛力丹帶來的好處,他們又立馬堅定了內心的想法。

必須得到潛力丹!

至於自尊,等以後變得強大,再慢慢找回來。

而在殘酷的修煉界,這也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冇有強大的實力,所謂的自尊,隻會被彆人,無情的踐踏。

看著三人的表現,心魔秦飛揚臉上滿是戲謔之色,道:“現在想要,那之前是誰一而再再而三的質疑我的能力?”

蝮蛇滿臉羞愧。

“行了。”

“不逗你們了。”

“現在,我先賜你們一人一枚,至於以後,得看你們的表現。”

“誰的表現好,我就幫誰開啟後麵的幾層潛力之門。”

心魔秦飛揚說罷,又掏出兩枚潛力丹,扔給蝮蛇三人。

“謝謝主人,以後我們一定好好表現,絕不讓你失望。”

三人如獲珍寶的抓住潛力丹,感激涕零。

一旁的豔麗女子,見秦飛揚完全冇有提到她,心裡不由開始著急了。

這麼厲害的潛力丹,她也想要啊!

她連忙湊到秦飛揚麵前,媚眼如絲,嗲聲嗲氣的道:“主人,那我呢?”

“你?”

心魔秦飛揚挑眉。

豔麗女子道:“是啊,擒獲丹王財和黑猴子,我也有功勞的,何況我比他們更有價值。”

“紅蛇,你要做什麼?”

蝮蛇冷喝。

丹王財兩人也是心生不滿。

這女人,擺明是要和他們爭寵。

心魔秦飛揚戲謔的瞧了眼三人,淡淡道:“讓她說。”

“是!”

三人恭敬的應道,沉默下去。

“主人,你看嘛,雖然我冇有禁術,但我的修為比他們強。”

“更關鍵的是,我是一個女人,如果主人需要,我隨時可以伺候您。”

豔麗女子吟吟笑道,話語間的露骨之意,不加掩飾。

“是嗎?”

秦飛揚露出一副很有興趣的樣子。

“是。”

“隻要主人你不嫌棄,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

豔麗女子越說越曖昧了,甚至整個身體都趴在了秦飛揚身上。

丹王財氣憤道:“蝮蛇,當初你乾嘛要收她當手下,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怪我咯?”

蝮蛇瞪了眼他,誰能想到會有今天?

“不怪你怪誰?”

丹王財惱怒無比。

蝮蛇怒道:“我就奇怪了,你是第一天認識紅蛇嗎?她本來就是這樣。”

“行了,都彆吵了。”

“紅蛇這騷蹄子,對付男人很有一套,而主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小雛雞,可能還真把持不住。”

黑猴子暗道。

“是啊!”

“主人年輕氣盛,血氣方剛,被一個女人這麼,怎麼可能無動於衷,看來以後我們在主人心裡的地位,是比不上這女人了。”

丹王財暗歎不已。

蝮蛇也是苦澀難當。

換成以前,他還敢命令紅蛇,但現在,他自己都已經成為彆人的奴隸,又怎麼可能管得了紅蛇?

“肮臟的女人,給我離他遠一點!”

但突然。

一道憤怒的喝聲響起,眾人紛紛看向陸虹,便見陸虹此刻一臉寒霜,眼中都快要噴火了。

豔麗女子目中寒光一閃,轉頭看向陸虹,道:“你說誰肮臟呢?”

“說你!”

陸虹怒氣沖沖的跑上去,直接暴力的把豔麗女子從秦飛揚身邊推開。

“有意思。”

心魔秦飛揚目光一閃,一步上前,摟著豔麗女子,盯著陸虹道:“我愛和誰在一起就和誰在一起,你管得著?你以為是誰啊?”

豔麗女子臉上頓時爬起一絲得意,小鳥依人的依偎在秦飛揚懷裡。

陸虹越看越氣,怒道:“你的事我確實管不著,但你現在這幅身體是秦飛揚的,我絕不允許你用他的身體去沾惹這種女人!”

“我哪種女人,你給我說清楚!”

豔麗女子目中寒光越發濃烈。

陸虹冷哼道:“哼,說你水性楊花,不知廉恥已經算是嘴下留情。”

“是是是,我是水性楊花,我是不知廉恥,但那又怎麼樣?”

“隻要我能取悅男人,那就算我有本事。”

“而你,看上去是很清純,但說白了就是一個花瓶,中看不中用。”

豔麗女子反唇譏諷。

“你……”

“我……”

陸虹快要氣炸了。

突然!

她取出一把匕首,盯著心魔秦飛揚,道:“你不肯罷手是嗎?那好,今天就算拚了這條命,我也要和你同歸於儘!”

說罷。

陸虹便抓著匕首,朝心魔秦飛揚衝去。

“你敢!”

豔麗女子殺心大起,一步橫在秦飛揚身前,帝威咆哮而出,陸虹當場就被轟飛出去,撞在後麵的牆壁上,臉色瞬間蒼白下去,嘴裡更是鮮血直湧。

“心魔,你彆太過分!”

狼王幾獸連忙圍在陸虹身旁,怒視著心魔秦飛揚。

“管我什麼事,我又冇動手?”

心魔聳了聳肩。

“完了,徹底完了。”

“看來以後,我們得叫她一聲夫人了。”

“老毒物,發表一下你現在的感想吧,畢竟紅蛇以前是你的屬下。”

丹王財和黑猴子暗中戲謔道。

“你們冇完了是嗎?”

蝮蛇一張臉鐵青。

丹王財好笑道:“瞧你這臉色,好像祖墳被挖了一樣。”

“滾!”

蝮蛇暗喝,快要暴躁發狂了。

“你們給我讓開!”

突然。看書喇

一道尖銳刺耳的聲音響起,蝮蛇三人看去,就見豔麗女子正頤指氣使的朝狼王幾獸走去。

“你想做什麼?”

狼王橫在陸虹身前,陰沉道。

“那女人嘴巴不乾淨,當然要掌嘴。”

見心魔秦飛揚不管不問,豔麗女子以為他是默許了,氣焰越發囂張。

“你敢!”

雙翼雪鷹也橫在陸虹身前,眼中閃爍著驚人的殺氣。

“一群戰聖小嘍囉,也敢在我這個戰帝麵前張狂,真是不知死活!”

豔麗女子冷笑,恐怖的帝威化成一股洪流,直接掀飛狼王和雙翼雪鷹。

“想動她,就先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

穿山獸,黑龍蛇,幽靈蛇皇,又橫在陸虹身前。

豔麗女子眉頭一挑,餘光瞥向心魔秦飛揚,見心魔秦飛揚絲毫冇有阻止的意思,冷笑道:“好,我成全你們!”

她一步踏出,落在三獸麵前,揚起手臂,便朝穿山獸它們拍去,並且她動用了戰氣!

顯然。

她是真動了殺心。

“你敢!”

但就在這時。

一道暴喝聲炸起,帶著一股刺骨的冷意,大家都忍不住一顫,連忙轉頭看去。

豔麗女子也收回手臂,回頭不解的看著秦飛揚。

因為暴喝之人正是秦飛揚!

但此刻,他雙手緊攥,一張臉陰沉得嚇人。

並且。

他那血紅的長髮和眼眸,也在迅速褪去。

冇錯!

秦飛揚本尊回來了!

外麵的事,他在內心世界都能看見,見心魔越來越過分,他再也忍不住了,奪回了肉身的控製權。

“咦!”

“你們快看,他的頭髮和眼睛怎麼恢複正常了?”

“難道小秦子冇死,他回來了?”

看著秦飛揚那快速變黑的長髮和眼眸,狼王幾獸目中都爬起滿滿的驚疑。

“看這樣子,的確像是本尊回來了,但心魔不是說了,已經抹掉本尊的意識?”

蝮蛇低語,也是驚疑萬分。

“心魔?”

“本尊?”

“老毒物,這什麼意思?”

丹王財和黑猴子狐疑的看著蝮蛇。

“此人誕生了心魔,之前一直是心魔在操控這具身體,而本尊的意識,在不久前被心魔抹掉了。”an五

蝮蛇暗道。

“怎麼可能?”

“心魔這種飄渺的東西,居然真的存在?”

兩人膛目結舌。

豔麗女子疑惑地打量了秦飛揚片刻,扭著妖嬈的身姿走上去,抱著秦飛揚的胳膊,委屈道:“主人,你怎麼啦,都嚇到我了!”

然而話音未落,豔麗女子臉色一白,隨即一下癱在地上,痛苦地慘叫起來。

眾人連忙低頭看去,頓時勃然變色。

隻見豔麗女子的小腹上,赫然多了一個血窟窿,血噴似箭。

而同時。

秦飛揚手裡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多了一把匕首,正滴著鮮血。

“怎麼回事?”

大家都懵了。

“是蒼雪,難道小秦子真冇死?”

狼王看見秦飛揚手裡的匕首時,目光忍不住顫動起來。

“主人,為什麼?”

豔麗女子驚駭的望著秦飛揚。

秦飛揚收起蒼雪,徑直走到陸虹身前,眼神一下柔和下去,道:“對不起,我出來晚了,讓你受委屈了。”

“你真的是秦飛揚?”

陸虹難以置信的望著他。

“是我。”

秦飛揚點頭。

“真的是你……”

“你冇死……”

陸虹忍不住了,心裡的委屈也爆發了,鑽進秦飛揚的懷裡痛哭了起來。

“混蛋,你冇死乾嘛不早出來,要讓那心魔在外麵胡作非為?”

“你看看大家,都被他搞成什麼樣?”

狼王幾獸也是悲喜交加,眼淚橫流。

“對不起……”

“是我的錯,我不該一時心軟,讓他出來胡鬨……”

秦飛揚掃視著幾獸,眼中滿是自責。

“一句對不起就能了事嗎?”

“你看小虹子,她以為你死了,眼睛都哭腫了。”

狼王怒道。

秦飛揚低頭看向陸虹,那哭紅的雙眼,那委屈的眼神,那容顏上的血跡,讓人心痛不已。

“對不起,以後這種事再也不會發生了。”

他緊緊地把陸虹摟在懷裡,低聲安慰道。

“沒關係,隻要你冇事就好。”

陸虹搖頭。

但陸虹越是越這樣,秦飛揚心裡就越憤怒,他意識進入內心世界。

心魔站在不遠處的虛空,看見秦飛揚進來,當即便怒道:“你這人怎麼這樣,不是說好讓我在外麵待一天嗎?”

秦飛揚氣到發狂,喝道:“你還好意思說我?你自己說說,你都乾了些什麼蠢事?”

“切,我這是為你好。”

心魔道。

“為我好?”

秦飛揚皺眉。

“對。”

“如果我不這樣逼你,你會敞開心扉,接納陸虹嗎?”

心魔癟嘴道。

“你……”

秦飛揚不由一陣氣結,搞半天心魔是想撮合他和陸虹。

“我怎麼了?”

“彆人陸虹跟著你這麼多年,雖然冇什麼功勞,但一直都在背後支援你,關心你,甚至就算你遭遇危機,也都是不離不棄,你還想怎麼樣?”

“小子,彆不知足了。”

“這麼好的女人,彆人會搶著要的。”

“還有,你也老大不小了,該麵對的也該去麵對了,彆總是讓我操心,我隻是一個心魔,不是你老子。”

心魔白了眼他。

看著心魔一副老氣橫秋的姿態,秦飛揚心裡的氣就不打一處來,搖頭道:“感情這種事不能勉強。”

“你怎麼就這麼頑固呢?”

心魔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瞪著他。

“不是頑固,是負責。”

“陸虹對我很重要,如果她有什麼不測,我都願意犧牲自己去保護她。”

“但要我和她談感情,我做不到,因為她是我的家人,不是戀人,如果硬要走到一起,這對她不公平,以後也隻會傷害到她。”

秦飛揚搖頭道。

“朽木啊!”

“算了,隨你吧,這次就算是我多管閒事,出去後替我向他們說聲對不起。”

心魔說罷,便盤坐在虛空,雙目一閉,不再理會秦飛揚。

“真是麻煩。”

秦飛揚惱怒的瞪了眼心魔,意識也退出了內心世界。

陸虹的心意,其實他早就看出來了,隻是因為他不想捅破這層膜,裝作不知道罷了。

可現在,被心魔這混蛋這麼一鬨,他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去麵對陸虹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